第六百九十九章 太后又来闹事
容擎之到底足够坚强,在昏睡了半个白天,还有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早上,他总算是醒来了。

    他醒来的时候,慕轻歌熬不住,和容珏一起在那一张床上睡着了,他醒来有一点声响,还是容珏敏感,一下子便感觉到了,睁开了眼睛。

    他一睁开眼睛,往里一看,便看到了容擎之那一双疲惫而憔悴的眼睛。

    容擎之也看到他了,不过他反应有些迟缓,好片刻才反应过来,然后眼睛才动了一下,又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苍白的唇瓣有些粗重的喘息着气。

    显然他非常痛苦。

    容珏看着怀里眼底有些青黑色,睡得香甜的慕轻歌,想了想,还是没有叫醒她,小心翼翼的放开揽着她的手,下了床,然后毫无声息的下床进房间去看容擎之。

    进去时,他还带上了门。

    “皇叔。”

    他站在床边,淡淡的唤了一声。

    容擎之苍白的嘴唇动了几下,很困难的才睁开了眼睛,看着容珏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但是他眼睛还是忍不住朝门外看来一眼过去。

    然而,门,早已经掩上了。

    他疲惫的双眼闪过失落。

    容珏自然没有错过他眼底失落的神色,冷淡的道:“歌儿有孕在身,给你动手术,再加上手术后需要的你醒来,她已经累了一整天了,希望你能少给她写负担。”

    容擎之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眼珠子定了一下,然后眼皮闭了闭,然后又张了张,显然是同意了,他张开的眼睛有些无法言说的压抑和痛苦。

    情绪非常复杂。

    容珏淡淡道:“皇叔,请好好保重身子,我不希望有第二次。”话罢,也不多话,转身就出去了。

    慕轻歌是在容珏离开手术室后一个时辰之后才醒来的。

    她醒来之后,发现门外早已经光亮一片,太阳明熙温暖,一看就知道不早了。

    她看着,吓了一跳,“我怎么睡了那么久?”

    这么想着,她忙掀开被子要起来,然后朝床的一边一看,才发现容珏不在身边了,她伸手在容珏睡的地方一摸,发现是凉的。

    也就是说,他早就醒来了。

    “醒来怎么也不叫我啊!”慕轻歌这么想着,连忙翻身下床,推开门去看容擎之醒来没。

    然而,推开门的时候,她敏感的发现,门已经完全阖上了

    她微微皱眉,想起了容珏,便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她进去的时候,容擎之还在睡着,她皱眉,“都这个时辰了,应该醒来了才对啊。”说着,她伸手在他的脉搏上一探了一下,然后又探看了一下他其他情况,终于可以确定,他其实已经醒来过了。

    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后,还是给他准备新的营养液,还有新的药物治疗。

    弄好这一切之后,她正要离开手术室,顾家三人便来到手术室门口,问:“珏王妃,擎亲王可醒来了?”

    “嗯,醒来了。”慕轻歌笑得如沐春风,对在手术室候着的几个丫鬟吩咐几句,让他们将早膳端过来这里之后,笑问顾家三人:“你们要去看看情况么?”

    “好。”

    三人有些迫不及待。

    三人进了房间之后,纷纷替容擎之号脉了一番。

    最后,三人出来房间的时候,脸上震惊得没法形容。

    “珏王妃,这真是太神奇了!”顾先生一张脸激动得通红,“擎亲王身上虽然有手术上遗留的重大伤口,但是,他身上那致命的胃疾确实消失了。”

    “对啊。”顾染锦也点头应和,“而且,擎亲王如今外伤确实重了点,只要这些日子好好养身子,可真是没有任何性命之忧啊!”

    “的确,这个手术很成功,希望接下来皇叔的康复情况也良好吧。”慕轻歌笑了笑,老实说,这一个手术成功她也很高兴,她也想不到,来到这样的时代还能让他做手术,确实是一个很大的惊喜。

    他们高兴,她的高兴也不比他们少。

    “皇天不负有心人,一定可以的。”

    顾家三人很乐观的笑道。

    而接下来这一天,容擎之断断续续的醒来了两三次,醒来一次气息就比之前好一次,不过,他依旧说不出话来,只是,看到慕轻歌的时候眼神会特别的专注。

    不过,慕轻歌并没有留意到。

    在第三天的时候,容擎之的情况终于稳定了许多,在慕轻歌和顾家三人过来看他情况的时候,他也可以说话了:“珏王妃。”

    他一说完,不知道磕碰到哪了,整张脸刷地就白了,哆嗦着嘴唇严重的喘着气。

    慕轻歌一看,吓了一跳,忙安抚道:“皇叔,你现在不但不能动,还不能说话,你说话可是会扯动到肺部的,太过激动还会出血也说不定呢!”

    容擎之当真不说话了,喘息着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

    再过了几天,容擎之的情况才是真正的好了很多,可以好好说话了,睡觉的时间也少了很多,还有,能和一些流体的补身子的汤水了。

    在他能喝汤水之后,慕轻歌去手术室就少了些,让她信得过的人去伺候了。

    她这样做,一来是因为她也有不少事儿需要处理,二来,她这些天忽略了容珏,让他非常不高兴,开始限制她进入手术室的次数。

    她一天最多只能进去一次,而且还是只有他的陪同下才能进去。

    这天,慕轻歌陪着容珏和姬子琰用早膳,她正估摸着自己应该是早上去看容擎之还是中午还是晚上去看好,忽然,管家便走过来,脸色很不好看的道:“王爷王妃,太后又来了。”

    慕轻歌咬牙扶额:“怎么又来了?”

    之所以说又,是因为自从她给容擎之做手术第二天之后,她就好像什么都不顾了,和蒹葭公主每天几乎都会过来闹一场,如今,几乎整个皇城的人都知道她慕轻歌在草菅人命,要弄死她儿子了。

    对于她的闹腾,慕轻歌从来就不曾理会过的,但是,如此天天的闹,她也厌烦得紧。

    “这一次太后闹得最厉害。”管家皱眉道:“哭喊着,要给你跪下来呢!”

    慕轻歌叹了一口气,问容珏:“这该如何是好?”堂堂太后,给自己孙儿媳下跪,这不是要折杀她么?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的呢!可不想将自己孩子的福气给折杀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