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母子见面
容珏不答,只问:“皇叔现在能搬动么?”

    “小心一点,应该可以的。”慕轻歌说着,也知道容珏想做什么,“难道,你觉得应该直接让皇叔去解释?”

    “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么?”

    慕轻歌点头,不过也有担心,“不过,皇叔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也不能激动,如果太后言语过激,他又或者太过激动,恐怕不太妙。”

    还有,容擎之现在每天都需要依靠输液维持体能的,这个世界上制作的输液瓶输液器等登场粗制滥造,很不利于移动。

    “但是,这是解决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容珏皱眉道。

    慕轻歌身为医者,必须遵守医德的,她最担心的莫过于病人的身体,想了想,道:“不然,我们询问一下皇叔的意见,再做决定可好?”

    容珏颔首。

    于是,两人去找了容擎之。

    容擎之当时刚醒来没多久,看到慕轻歌脸上都忍不住有了笑意,不过并不明显,对他们两人点点头,道:“你们来了?”

    慕轻歌点点头,容珏则不应,由始至终冷着脸。

    慕轻歌询问了几下容擎之的身体,然后便将太后在门外大闹的事情说了给容擎之听,并告诉他,她和容珏的想法。

    容擎之一听,脸色有些凝重,很认真的抱歉道:“抱歉,母后做得确实有些过了,我这便出去与母后见一面,跟她说明一下情况。”

    “好。”

    于是,慕轻歌便让府中人几个人一起,将容擎之放到她专门让人制作的推床上,将他推到了大门一个角落的隐秘处,就对管家道:“你和他们在这里看着皇叔,我和王爷出门去看看。”

    外面很吵闹,人应该不少,不宜将容擎之推到外面去,万一磕着碰着就麻烦了。

    “王妃,这些事老奴做便行了。”管家看着她微凸的肚子,微微担忧:“太后和蒹葭公主的情绪都有些激动,万一”

    “无碍,不是有王爷在么?”慕轻歌笑眯眯的,抱住容珏的手臂道:“况且,太后可不是谁都能请得动的,需要我和王爷一起出去才行。”

    这一点,容珏显然也赞同,看了管家一眼,便揽着慕轻歌的肩膀朝大门走去了。

    他们还没走到大门处,就听到外面一片吵闹声。

    “太后,不要跪啊!”慕轻歌听到蒹葭公主尖着嗓子哭喊道:“他们不孝,他们将来会被上天降罪的,您何苦因为他们而为难自己?”

    “你放开我!”太后怒道:“身为儿孙,他们竟然如此不将哀家放在眼内,他们根本就不配做父母,不配拥有孩子!他们的孩子出生了,也是会是来到这个受罪的!哀家这就跪下来,让上天收回他们的孩子,省得他们孩子跟着他们一起作孽!”

    “太后”

    容珏和慕轻歌这些天最担心的莫过于孩子了,这些话,听在两人的耳朵里,简直就是诛心!

    l两人的脸色都齐齐的冷了下来,容珏拦住慕轻歌肩膀的手更紧了些,冷冷的对着看门人道:“开门!”

    容珏的脸色太可怕了,看门人哆嗦了一下,忙跑过去,将门开了。

    而门一开,慕轻歌和容珏一站在了众人面前,吵闹声倏地停止了。

    慕轻歌站在门槛外的地方,朝外面看了一眼过去,才发现珏王府外聚满了人。

    不过,百姓都只敢在大街上看热闹,而站在珏王府朱门前的,就只有太后和蒹葭公主,还有几个一起前来的几个宫女。

    太后双腿弯着,几乎是半身跪地,如果不是蒹葭公主和几个宫女强行将她拉着扶着,她恐怕真的就在珏王府门前跪下来了。

    不过,这些天她真的憔悴了许多,脸上胭脂未施,丝毫没有了往昔的端庄高贵,皮肤非常显老,皱纹非常深刻。

    再加上,或许由于挣扎的缘故,她头上朱钗凌乱,灰白的发丝显得有些散乱,一身高贵袍子也有些不整,休息不好,眼窝深沉眼袋青黑,双目浑浊通红,像极了一只疯婆子。

    看到慕轻歌和容珏出来,她咬着牙,狠狠的瞪着他们:“你们,终于肯出来了!”说着,她就要挣开蒹葭公主几人的搀扶,扑过来怒道:“擎之呢,你们到底将哀家的擎之怎么样了?!”

    不过,她人还没走到慕轻歌和容珏跟前,两个时辰就挡在了他们面前。

    太后怒:“你们滚开!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挡在哀家跟前?!”

    两个侍卫低垂着头,不语。

    而蒹葭公主看着容珏忽然慕轻歌,眼底眸光一闪,也走了过来,扶住太后双肩,看着容珏道:“珏哥哥,太后好辛苦的,表皇叔就算出了事,你也给个说法啊,你们这样拖着,这不是在凌迟着太后的心么?”

    太后一听,浑浊的双目圆瞪,疯了似的猛地伸手推开那两个侍卫:“擎之死了?你们杀了擎之?哀家要杀了你们!”

    太后的言行举止太疯狂了,力气非常大,两个侍卫自然不敢对她动手,被她推得连连后退,差点就撞到慕轻歌了,容珏揽住她的腰往后退了几步,冷声道:“够了!”

    他声音很冷,像是淬了冰似的,原本还想添油加醋的蒹葭公主心下一颤,什么都说不出来了,白着脸往后退了一步。

    就连很疯狂的太后也愣了一下。

    容珏看都不去看蒹葭公主一眼,看着太后,正要说话,后面传来了容擎之带了点病弱的声音:“母后。”

    听到容擎之的声音,太后呆住了,一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好片刻之后,她眼圈就红了,一动不动:“擎之?”

    “母后,是儿臣。”容擎之轻声说道:“您进来看看孩儿”

    “擎之!”

    太后什么都不顾了,哭喊着跑了进去,因为太过激动,差点被门槛给绊着了。

    而蒹葭公主听到容擎之的声音,脸色则蓦地沉了下来,眼底全是不敢置信,表皇叔竟然还没死?而且,他之前不是早已经昏迷不醒,醒来也说不出话了么,如今怎么能说话了?

    这么想着,她正要上前一探究竟和真假,就被另外两个侍卫给拦住了。

    她怒:“你们敢拦本公主?!”

    容珏揽着慕轻歌的肩膀往回走,转身时淡淡道:“将她扔到街上去,日后不许她踏上珏王府台阶半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