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太后松口
“皇家的孩子?”太后冷笑了一声,指着容珏道:“擎之,当年你也不小了,他是谁的种你应该能看出来,怎么还会说出这种糊涂话来?”

    容擎之脸色一变,忙抓住太后的一角衣袖,道:“母后,休得再提但年那件事了!当年的事纯属是误会,皇上也明白的,您怎么还抓着那件事不放?”

    慕轻歌听着,微微皱眉

    当年那件事?

    指的是皇甫蔚天执意要离开皇城,千里迢迢带着容珏去爵彦那件事么?

    这么想着,她看向容擎之,见他竟然侧着身子,用力的抓住太后的袖子,伤口被拉扯得更厉害了,身上出血更加严重了。

    她抿唇,正要开口,太后也看到容擎之身上出血得厉害,忙道:“好了好了,擎之,母后不提这件事便是了,你如此着急的抓着母后作甚,快好好躺下。”

    容擎之见太后容色松懈下来,这才松了一口气,暗暗看向容珏,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他的话,他脸上神色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就是紧紧的搂住慕轻歌不放,显然是方才太后推慕轻歌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

    “珏王妃,你没事吧?”怀孕的人,到底是惊吓不得的。

    多少女子,就因为被惊吓而流产的,他有些担心。

    “我没事。”慕轻歌摇摇头,说着,眼睛看向他腹部。

    容擎之自然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看着自己腹部殷红了的一片,心头苦笑了一下,对太后温声道:“母后,你回宫吧,您每天如此在珏王府门口吵闹,想必已经轰动朝野了,你这样会让皇上很难做的。”

    “这事不怪哀家。”太后冷冷道:“是皇上太偏心这个孽障,而罔顾你的性命了,如果你一直是在府中好好治病,哀家自然不会闹得如此难看!”

    “母后!”太后对容珏直呼孽障,这让容擎之心里听着都不舒服。

    “好了,母后不说就是了。”太后对容擎之是真的好,她摸着这认真的脸,笑道:“母后都听你的,母后送你回府,让御医过来检查一下你的身子,然后就回宫。”

    “母后,您先回宫去。”容擎之将太后的手拿下来,温声哄着道:“儿臣的身子是珏王妃医治好的,后续治疗,怕是还是需要珏王妃亲自经手才行,暂且不回府中了。”

    “擎之,你怎么如此糊涂啊?”太后一听,非常生气,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在珏王府才住了多少天,就动一下都一身血,如果再这样住下去,不出几天,可真是命都没有了啊!”

    “母后!”容擎之见太后偏激的情绪又来了,不禁一喝,抿唇冷静的看着她:“您能不能先听儿臣说一些话?”

    太后被容擎之喝得一怔,好片刻才回过神来,有些惶然的抖着唇开口:“擎之,你要说什么?”

    “母后,抱歉。”太后这样子容擎之也不好受,声音温柔下来,道:“儿臣不是故意的,儿臣只是想你冷静下来,听我说说我想说的话。”

    太后看着他,片刻后,道:“好,你说。”

    “母后,您认真的看看,儿臣现在这模样真的比当初在擎亲王府差么?您可否还记得,孩儿在府中的时候,醒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容擎之知道太后因为自己刚才的语气伤心了,抓住她的手,温声道:“而你看看现在的我,虽然身上有伤,但我如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会说不到两句就昏迷过去。”

    太后一听,想起方才容擎之对她喝的那一声,再看着他炯炯有神的双眼,还有抓住自己双手那温热的温度,眼底闪过一抹松动,“好像是便好了,说话利索了,也有力气了。”

    容擎之一笑,“对,那是因为孩儿的肺疾好了。”

    “好了?”太后怔怔的,“擎之,你莫要联合外人骗母后,当真是好了?”

    “母后,是真的,这关乎生死的事,儿臣岂敢儿戏?”容擎之摸着太后的手,道:“您也知道,我昏迷就是因为肺疾的缘故,如果肺疾不除去,我怕是再也张不开眼睛见您了。”

    太后几乎不敢回想容擎之当时昏迷时候那恐惧的心情,见他如今能说话还有力气抓她的手,心下禁不住动容得红了眼。

    不过,她在看到他身上的血迹时,心底有是一痛,“但是,你身上为何会有如此多血迹?你身上当初明明是没有伤口的。”

    “因为儿臣身上的肺疾是被珏王妃动手术除去的。”容擎之温声道:“虽然动手术过程中会造成一些外伤,就像儿臣以前中箭拔箭一般,箭拔出了,想要伤口愈合就必须割掉烂肉,伤口会比拔箭之前更严重一些的道理差不多的。”

    话罢,怕太后乱想,又忙道:“这动手术的过程中,虽然会对身子造成一些伤,但是,那些都只是外伤,痛一些日子过去就好了,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当,当真?”太后这一次总算是将容擎之的话听进去了,闻言喜极而泣,“擎之,你没骗母后?你真的没有性命之忧了?”

    “当然是了。”容擎之见太后这样,也放心下来,恢复以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打趣太后道:“儿臣现在可不再是御医口中都无法医治的病危之人了,日后风花雪月不在话下呢!”

    “你这孩子!老是想这些没正经的!”太后嗔他一句,想到什么,皱眉道:“如果是一些外在之伤,回府医治也可以的啊,为何一定要在这里?”

    “母后,你也看到了,儿臣如今动一下就会扯到伤口,回府怎么也要坐马车的,在马车上如此颠簸,儿臣的伤口岂不是”

    “好,那就不回府了。”太后一听,就心疼了,忙道:“在你伤口养得差不多,母后就来接你回府好不?”

    “好。”容擎之安心下来,想起什么,看向慕轻歌,笑问:“珏王妃,我身上的伤,大概要多久能治愈?”

    “治愈的话至少还要一两个月。”慕轻歌道:“但是,如果好好养伤的话,半个月后就可以拆线了回你府中休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