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终于拆线
“半个月?”太后嫌长:“怎么这么久?”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懒得说话。

    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原本容擎之半个月内就可以拆线的,但是,今日伤口扯伤得如此厉害,怕是半个月都未必可以拆线。

    “你这是什么态度?”太后恼怒,“擎之不是说你很有本事么,为何一点伤口还要脱那么久”

    “母后,珏王妃到底是人,伤口没有些时日,哪里是说好就好的?”容擎之好声好气的劝了几句太后,见太后情绪平复下来,才继续道:“母后,您先回宫吧,拆线的时候,我便让人通知您,您亲自来接我回去如何?”

    “那就如此说定了啊。”太后道:“可不许忽悠母后。”

    “一定一定。”

    太后叮嘱了好几句容擎之,并警告的瞪了慕轻歌和容珏几眼,才走了。

    看着她的背影掩没在珏王府的门后,容擎之一张嘴唇都白了下来,腹部一阵阵的抽痛,但是他还是强忍着,对容珏和慕轻歌道:“原来这些天母后一直在吵闹,真是抱歉了。”

    “皇叔,先莫说这些,你忍着点。”慕轻歌见容擎之身上的伤口出血个不停,便唤来人将他推回手术室,她去给他重新料理一番伤口。

    有些伤口撕裂得特别厉害,慕轻歌查看一番,发现有些要重新缝合才行。

    因为这个,容擎之就避免不了要多养几天伤。

    不过,无论如何,让容擎之出去当说客还是有用的,之后的日子里,太后便不再来闹了。

    不过,回宫之后,就命令人松了一大批补品过来会容擎之补身子。

    她送过来府中的东西,慕轻歌和容珏都一一替容擎之收下。

    只要太后不闹,他们就什么都乐意。

    太后安静下来,但是,不知为何,慕轻歌懂医,医术高明的事情忽然之间在一夜里,就在街上传开来了。

    然后,几乎人人都知晓,皇甫凌天双腿是她医治好的,容擎之的重疾如今也在她的医治下逐渐好转,更知道段王爷段王妃每天都亲自前往珏王妃,请求她医治段世子的腿。

    还有就是,就连医首大人也在公共场合里盛赞珏王妃的医术,说他是他见过最天才的一个医者,弄得街上的人个个都啧啧称奇!

    半个月一晃,很快就过去了。

    还没到半个月,也就是从几天前开始,太后就每天都派人过来问容擎之什么时候可以拆线,而且每天都派人来要姐容擎之走。

    慕轻歌对此真是烦不胜烦,容擎之知晓之后,便让她给她拆线。

    慕轻歌一开始没同意,因为他之前有些伤口是重新缝合的,最好养二十天左右拆线最好,如今十五天都还没到。

    但是太后有时候一天派人来几趟,像是在珏王府多住一天,容擎之就会没命一样,慕轻歌在第十五天知道不会对容擎之有什么大的伤害之后,就给他拆线了。

    决定的当晚,也给太后传了消息过去。

    一大早的,她还没给容擎之拆线,管家就说太后就亲自过来接人了。

    当时慕轻歌和容珏还在用早膳,听完管家的话,两人都有些受不了,慕轻歌几乎是没了吃早膳的胃口:“怎么这么早?”

    管家叹息,无奈道:“事实上,太后已经在门外等了好一会了。”

    慕轻歌叹了一口气,和容珏商量了一下,念在太后是长辈的缘故,再加上这半个多月来她态度还可以,所以,也不好将她晾在门外,就让人将她接到另外一个厅子去等。

    管家颔首,想起什么,看着容珏和慕轻歌道:“王爷王妃,和太后前来的还有蒹葭公主。”

    “本王上次的话你没听见了?”容珏冷冷道:“不准她踏上台阶半步,若果她要是敢硬闯,就像上次一样,将她扔出去!”

    管家迟疑:“但如果太后”

    容珏态度强硬:“如果太后对本王的决定有异议,也不必进来了。”

    “是。”管家应着,就去办了。

    慕轻歌和容珏用完早膳,容珏本来是打算去办事的,但放心不下慕轻歌,便不顾慕轻歌的劝阻,陪着她进去手术室去给容擎之拆线。

    两人这边刚进入手术室,管家便匆匆来报,道:“王妃,太后说想亲自过来看看您是如何给擎亲王拆线的,您看怎么办?”

    慕轻歌皱眉,正要开口,坐在病床上的容擎之便忙道:“绝不能让母后看到我的伤口,不然她可又要大惊小怪了。”

    上次太后直接动手推怀孕着的慕轻歌,让他有些后怕。

    管家叹息:“奴才怕是劝不动。”

    “劝不动没关系,你不用劝。”慕轻歌倒不是很在意,对管家道:“拆线很快的,用不了多少时间,你现在就回去跟她说,我已经拆完线了,只是在给皇叔配药而已,皇叔很快便可以跟她回去了。”

    管家这才走了。

    慕轻歌这才给容擎之消毒,然后拆线。

    “皇叔,拆线会有一点痛。”慕轻歌拿着拆线的镊子,对容擎之道:“如果你觉得自己忍不了,就跟我说一声,我用一下局部麻醉。”

    用针线缝合起来的地方已经长出新肉了,线也和新肉黏在一起,要将之拉扯出来,本来就会痛,腹部皮肤比较敏感,所以,会更加痛一点。

    “没关系”容擎之笑道:“这点痛还是能忍的。”

    就算再痛,也比不上动手术醒来的第一天那浑身撕裂了的疼痛。

    “嗯,那就忍一下,麻醉药到底对人体不太好,我个人不太建议使用。”慕轻歌笑了一下,开始动手给他拆线。

    这个动手术的伤口比较宽,针数比较多,慕轻歌从容擎之体内拉出的针线,都带着微微的血丝,她看着,皱了皱眉:“其实,再过两天拆线会更好。”

    容擎之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在慕轻歌给他拆线的时候没有丝毫变化,闻言苦笑道:“无碍,我回府多养几天也是可以的。要是我再多在这里呆几天,母后或许又会找你们麻烦了。”

    “其实也不急这一两天。”

    容擎之看了一眼从进来手术室起,就没给过他好脸色,甚至在慕轻歌撩起他的衣服,让给他消毒拆线脸色就紧绷着的容珏,但笑不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