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不安的赵凝儿
其实,不乐意他在珏王府的人,又何止他母后一人?

    从手术后,慕轻歌每天只来看他一次,而且每次前来容珏必须跟着,他就知道,这事定然和容珏有关。

    他行走了那么多地方,容珏依然是他见过最深不可测的人。虽然他鲜少言语,但是有些东西有些事情,他比任何人都看得透彻。

    他的那些心思,或许,从一开始,就在他眼下无处遁形。

    不然,以两人以前的交情,还不至于让他在珏王府上住几天都不乐意。

    终于拆完线,慕轻歌给了他几包药,道:“既然伤口已经愈合,就不必吃什么药了,这些药一天吃一顿就好,如果觉得自己身子差不多了,也可以不吃。”

    药吃多了,对身子始终不好的。

    “好。”容擎之接过要药,心底有些复杂,“珏王妃,珏儿,这段时间,皇叔麻烦你们了。”

    “皇叔客气了。”端木雅望让容擎之做到特意为他准备的轮椅上,正要让人进来推他出去,容珏却制止了她,淡淡道:“我来吧。”

    慕轻歌一愣,然后笑了,“好。”

    容擎之眼皮为垂,纤长的睫毛一颤,也笑了一下。

    三人一起到前厅和太后汇合。

    “擎之!”太后早就在里面坐立不安了,眼睛一直盯着门口不放,所以,当容珏推着容擎之进门的时候,她立刻就看到了,眼底一喜,忙跑了过去。

    “母后,当心些。”容擎之有些担心的道。

    太后没理会容擎之,她俯身捧着容擎之的脸左看看右看看,慈爱笑了:“多养了半个月,气色果真不一样了,如今要比之前好多了。”

    “这下你放心了吧?”容擎之笑道:“珏儿和珏王妃这一段时间对儿臣可是照料得非常细心的。”

    太后轻哼了一声,也不去看慕轻歌和容珏一眼,看到容擎之坐着轮椅,眉头便拧起:“好端端的,怎么坐一个轮椅啊?”

    容擎之解释道:“母后,我身上的伤口还没完全好呢,随意走动很容易拉上伤口,还要多养些日子才能行走自如。”

    “上次来的时候说养伤口,这不是已经养了半个月了么,怎么还不好?”太后皱眉:“你之前中箭,一直没几天就能活蹦乱跳了!”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尼玛,这中箭的手术怎么能跟治疗癌症相比?

    动手术的伤口就不一样了好么?

    “母后,这哪能一样?”容擎之耐着性子解释道:“儿臣当初可是一个病危之人,如今珏王妃出手,替孩儿捡回一条命已经算是好了。况且,生病治病又不是游玩,哪里能不吃一点苦头的?”

    “但是,你这一次苦头也吃得太多了,指不定有人是故意的呢!”

    容擎之无奈的道:“母后,您要是如此说话的话,日后儿臣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还敢替儿臣看病?”

    “胡话,哀家出面,谁敢不医治你?”太后轻斥一声,想起容擎之这句话,不悦的道:“擎之,你怎么说话的?母后这不是心疼你吃苦么,你怎么反倒责怪起哀家来了?”

    “儿臣知道母后之心。”容擎之叹息道:“但是,这次儿臣能捡回一条命,是真的多亏了珏王妃,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好好谢谢他们。”

    “这个母后知道,母后岂是那种赏罚不分明之人?”太后看了一眼慕轻歌和容珏,微微扬着下巴道:“哀家回宫之后,会向皇上好好的备报一番,让皇上重赏你们。”

    慕轻歌暗暗翻了翻白眼,暗忖珏王妃什要什么没有,还需要皇上的重赏?

    还有,虽然他们也不需要太后什么道谢,但是,她既然要道谢,那就要有点道谢的态度好么,道个谢还要一副高人一等的嘴脸真的好么?

    容擎之也皱了皱眉,但没再说什么,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道:“珏儿,珏王妃,大恩不言谢,皇叔就此别过,待身子完好之后,定然亲自上门拜访重谢。”

    容擎之说完,慕轻歌便叮嘱了他几句需要注意的,然后和容珏一起送容擎之和太后离开。

    慕轻歌和容珏也没有出门,就送到大门处就停下来,目送太后和容擎之离开。

    珏王府终于开门,蒹葭公主却在珏王府台阶下方等了好久了,一看到珏王府大门开了,就禁不住兴奋起来,刚想跑上台阶想看看容珏的影子,却还是被几个侍卫给拦下了。

    她气急不已,“放开我,我要见珏哥哥!”

    “凝儿,你怎么还愣在这儿,哀家不是让你不要在外面等,进马车歇着的么?”太后从珏王府门前出来,看到赵凝儿,一边走下台阶一边问。

    蒹葭公主噘嘴,脸色难过的看着闭合的珏王府大门,一言不发。

    太后岂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不过她素来对赵凝儿喜欢容珏这件事抱着不赞同态度的,不过多次劝说无果,她也心疼她,所以才很多事都顺着她。

    如今,她这幅狼狈模样,太后看着便禁不住的皱起了眉,道:“凝儿,跟你说了多少次,日后莫要再找这些辛苦罪受了,那个孽孙,值不得你替他伤神。”

    蒹葭公主不语。

    容擎之瞥了她一眼,唇边挂笑:“凝儿,表皇叔此次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捡回来一条命,你瞧也不瞧表皇叔一眼,一开口就是珏儿的事,可真让表皇叔伤心啊。”

    赵凝儿这才想起容擎之的存在,脸色有些不好看,被他这么一说脸色更是一阵尴尬,见太后也因为容擎之的话儿脸色微沉,忙亡羊补牢的道:“皇叔,你身子可好了?”

    “好多了。”容擎之应着,便让人将他连人带着轮椅的带上了马车。

    赵凝儿看着容擎之的神色,发现他神色果真好了不少,虽然脸庞还是有些瘦削,但是,神采奕奕的,精神特别好。

    看着这样的他,难以想象他二十多天前还是一个病危之人。

    难不成慕轻歌的医术真是如此好?

    “凝儿,表皇叔出事这段时间,母后有劳你的照顾和陪伴了。”容擎之察觉了她的视线,桃花眼含笑道。

    不知为何,容擎之明明是笑着的,赵凝儿却感觉到了危险,捏着手指不安的应了一声:“太后待凝儿如此之好,这是凝儿应该做的。”

    容擎之但笑不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