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突如其来的圣旨
看着一点点阖上的大门,容珏抱着慕轻歌,皱眉道:“歌儿,日后莫要随便给谁治疗了,谁要是有问题让他们自己去找大夫。”

    “好。”

    慕轻歌也知道容珏这一段时间很不高兴,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以后我都会以我们珏王府为重的。”

    “记住你说的话。”容珏脸色这才好看一点,在慕轻歌脸上亲了一下,看到她不过出来一会就被晒得满是汗的额头,微微皱眉:“现在天气如此热,早就让你莫要出来送人了,你偏生不听。”

    说时,抿唇,用袖子替她擦拭着额头的汗。

    四周都有来来往往的下人,见容珏亲自替慕轻歌擦汗,个个都红着脸走开了。

    慕轻歌笑了一下,不过还是忍不住道:“皇叔都要走了,总不能不送一下人家吧。”现在正值一年最热的时候,虽然现在算不得晚,但是太阳已经很辣了,方才到门口去送容擎之她就出汗了。

    容珏不语,伸手拉着她往屋里走。

    回到前厅,他让人过来给她扇凉,看着她微凸起的肚子,道:“现在孩子也四个多月了,天气越来越热了,要不我们找一个时间,去避暑山庄避暑?”

    “好啊。”现在天气确实热,慕轻歌现在怀孕,出汗比平时多了很多,一听小脸上禁不住兴奋,“看看谁有空,我们想上次一样,和他们一起去啊!”

    “叫上他们作甚?”容珏却不同意,“我们自己去便好了。”

    “人多热闹嘛!”慕轻歌笑眯眯的,抱住容珏的腰撒娇的蹭了蹭,想起什么又有些担心,“但是现在局势不是有些紧张么,现在夏季事儿又多,我们就这样走开了,不太好吧?”

    “无碍。”容珏摸摸她脑袋,面容温柔的道:“我最近将事情处理一下,差不多了我们就出发。”

    “好。”

    慕轻歌以为容珏很快就能将事情处理好了,然而,也不知道是商业上出了问题,还是他招兵买马,暗中操作的事情被人察觉了端倪,他这些天忙碌得几乎是脚不沾地。

    而且,他脸色有些不是很好看。

    慕轻歌担心他,察觉了便禁不住问了几句。

    也不知道容珏是不想她但是,还是慕轻歌多想了,他温柔的亲亲她的脸蛋,道:“最近没风没浪的,哪来什么事,莫要担心这些,你应该在府中好好养胎才是。”

    慕轻歌见此,也不再多问了。

    然而,没过几天,容珏跟她说,他有事需要外出几天,与她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眼底还多了一抹阴鸷。

    慕轻歌看东西很准,这个时候,可以很肯定是出了什么严重的事了。

    不得不问:“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跟我说说?”

    容珏知道慕轻歌心细如发,叹了一声,摸摸她的脸蛋道:“有人暗中在给我使绊子,具体是谁我已经查出来了,只是牵扯过多,需要我亲自出面清查处理。”

    “原来这样啊。”慕轻歌听罢,才放松一些,不过想起他上一次翻墙受伤的回来,还是禁不住担心,“这次的事情和你上次和将离受伤是同一件事不?”

    “不是。”容珏没好气的挂一下她的鼻子,“上次的事情涉及到将离,就算我不解决,第二流火也帮忙着解决了,哪里还会留到现在?”

    慕轻歌觉得也是,只是,她心底有些不安:“你这一趟去,具体需要多久才能回来?”

    容珏沉吟一下,道:“具体时间不能定,大概需要十来天才行。”

    十来天,其实也不算长。

    但是也不短。

    慕轻歌皱眉,正要开口,容珏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下,笑道:“莫担心,这些天我外出每天都给你飞鸽传书汇报情况可好?”

    “真的?”慕轻歌眼睛一亮。

    容珏没好气,“难道还能骗你不成?”

    慕轻歌闻言,这才笑了。

    容珏也放心不下她,叮嘱道:“我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太多,倒是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乖一些,不许偷偷的溜出去玩知晓么?”

    “知道了。”慕轻歌哭笑不得,“我是那种为了贪玩,不顾全大局的人么?”

    容珏笑而不答,想起什么,叮嘱道:“外面有什么流言,都不要轻信,无论谁请你出面医治病人,都要推却,知否?”

    “好。”慕轻歌乖乖听话道。

    “我已经府表兄还有端木流月打过招呼了,他们会替我照看着你的。”容珏道:“你有什么是,也要及时让人通知我。”

    “好。”

    容珏叮嘱了慕轻歌很多,最后直到将离催他,他才浅吻慕轻歌几下,和将离急忙忙的离开了。

    容珏外出办事,慕轻歌当然也不能只顾着养胎什么事都不做,无论如何,她也要让容珏无后顾之忧,所以她除了吃喝睡,全部时间在替容珏着手处理各种账本和项目。

    而她在西厢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就让姬子琰坐在一侧练字。

    也不知道是容珏离开的时候吩咐过他什么,姬子琰这一段时间表现得很乖巧,平时他很黏慕轻歌的,知道她忙之后却从来不吵她,晚上也不要求她给他讲故事,慕轻歌说什么都听。

    这确确实实让慕轻歌省了不少心。

    不过她到底心疼他,为了不让他孤单,自从容珏走了之后,她便将姬子琰抱到房间来,两人一起睡。

    这么风平浪静的日子过了好几天,却被一道圣旨给打破了。

    当时慕轻歌正好在西厢和几大商主讨论事务,管家匆匆来,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王妃,皇上身边的刘总管来了,让您出去接旨。”

    慕轻歌皱眉,让几大商主自行讨论事务,就牵着姬子琰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问管家:“可知晓刘总管这个圣旨,是为何事?”

    “不知。”管家摇头,心里却有些担心,“要不,老奴飞鸽传书,给王爷禀报一番?”

    “不用。”慕轻歌不赞同,“还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先莫慌。王爷现在在外办事,最需要的是专心,飞鸽传书也不便捷,别胡乱让他担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