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针筒治疗
段世子见段王爷如此生气,眼底的警告意味也很重,想了一下,强行将心底的不安压下,将手神给了慕轻歌。

    慕轻歌扬眉,也没有对他怎么着,伸出两根手指按在他的脉搏之上。

    她两根手指只在他的手腕上停留了两秒,然后就移开了。

    段王爷段王妃看着,忙问:“珏王妃,小儿怎么样?”

    “就那样。”慕轻歌瞥了两人一眼,说完两个字,就弯腰要从医药箱里拿东西。

    管家见了,担心她的肚子,忙道:“王妃,让老奴来。”说着,他周到的从旁边移过来几张凳子,弯腰提起庞大的医药箱放在凳子上面,并贴心的为她打开医药箱。

    “谢谢。”慕轻歌笑了,管家对她是真的好,处处为她着想。

    这样的忠心,真的不是随便就能有人做得到的。

    管家摇摇头,“王爷出门前特意叮嘱老奴要好好照顾您,要是您什么差池,老奴可是死千万次都不足惜。”

    慕轻歌笑了一下,没说什么,侧身在医药箱里找东西。

    段王爷段王妃对慕轻歌‘就那样’三个字不是很满意,忍不住问道:“珏王妃,你说的就那样是说明意思,能说详细一点么?”

    “你们觉得呢?”慕轻歌哼笑了一下,一百年找东西一边道:“你们这些天连药都没给他吃一下,你们还想他的身子好到哪里去?”

    “现在我们只敢让小儿吃你开的药啊!”段王妃带了点讨好的道:“其他大夫御医开的,我们根本就不敢随便让他吃。”

    “他的身子可是需要料理的,料理身子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还需要多好的大夫?”慕轻歌翻一个白眼,对段王妃这种讨好的行为一点都不欢喜。

    他们这样做,只会浪费她更多时间而已。

    段王妃一噎,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慕轻歌则不理会她,认真的找东西,没一会之后,便照出来十多样她需要的东西。

    这些东西有小盘子,有各种药水,还有她特制的医药用针。

    这一要用针很是特别,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看到她摆弄一下针孔,就对段世子道:“手腕伸过来。”

    慕轻歌这些东西,段王爷等人都没看过,觉得非常怪异。

    当然,这些东西,最怪异的莫过于她手上的针筒了。

    看着针筒上细长的针尖,他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段世子脸色也白了一下,身子猛地往床里缩,警惕的道:“你,你想干嘛?”

    慕轻歌眯眸,声音冰冷的道:“我的耐性可是很有限的,如果你不想医治,现在就开口说,我立刻离开!如果你想医治,就乖乖配合,不要给我提那么多问题!”

    “我,我”段世子身子瑟缩一下,忍不住道:“为何你之前给我医治,没用到这样的工具?”

    慕轻歌抿唇,冷冷的看着他。

    段王爷段王妃知道慕轻歌生气了,他们深怕她走,忙对段世子道:“儿啊,我们大家都在呢,珏王妃还能害你不成?快些配合珏王妃,不然珏王妃可真的要生气了!”

    慕轻歌则翻了一个白眼,什么叫做‘我们还在,她还能还段世子不成?’,他们的意思是,他们不在的话,她就会还他了?

    不过

    谁说他们在,她就不敢对段世子怎么样了?

    她眼底冷光一闪,暗暗嗤笑了一下。

    而段世子没留意慕轻歌的神色,段王爷段王妃的话让他放心了不少,忙朝她伸出手来。

    “另外一只。”慕轻歌没好气的道。

    段世子忙伸出另外一只手来。

    慕轻歌看着,在他手腕的血管上用酒精擦拭一下,然后就将针尖伸了过去。

    看着慕轻歌手中的针尖一点点的靠近他,段世子的手腕在瑟瑟发抖,不过他强忍着将脸撇开了。

    在感觉到皮肤被一个小小的,冰凉的东西抵住的时候,他几乎是脸色全白了。

    慕轻歌当然不可能安慰他什么,轻笑了一下,将针插入他的血管,然后一点点的抽他体内的血液。

    而整个过程,段王爷段王妃则是揪着心看着的,因为,这样尖细的东西,他们打心里感到害怕和抵触。还有,看到慕轻歌手中原本空着的针筒忽然一点点的装满了血,他们皱起了眉。

    “珏王妃,你,你这是作甚?”段王妃从来没有见过人是这样要人血的,“为何要抽世子的血?”

    慕轻歌头也不回的道:“我想,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你。除非你懂医,我还能跟你说一点。”

    段王妃被慕轻歌这样呛声,脸色有些不好看,但又奈何不了她,只能抿着唇看着自己儿子干心疼了。

    慕轻歌当然懒得理会她,看抽得差不多了,便将针尖拔了出来,同时递给撇过脸不敢看的段世子一根棉花棒,“自己按着伤口。”

    “好,好了?”段世子转过头来,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臂道。

    慕轻歌翻一个白眼,见他不接棉花棒,随便给他扔了过去,“如果不按住伤口,出了什么意外,可不要怪我。”

    段世子一愣,看到自己手臂那个地方出了一点点血丝,虽然觉得没什么,但还是拿起棉花棒将那个小伤口按住了。

    慕轻歌抽好处,便将它储存起来。

    段王爷段王妃也没管她,担心的问段世子:“儿啊,你感觉怎么样?会不会不舒服?”

    “不会。”被慕轻歌扎了一针,段世子反而安心下来了,摇头道:“我原来很害怕的,但是,整个过程我几乎感觉不到痛,就算有也是比蚂蚁咬还要轻。”

    “哦,这样啊!”段王爷段王妃一听,这才放心了。

    慕轻歌放好抽到的血浆,用盘子将几十只细长的银针放到特制的药水里去泡浸,然后用针筒将拿出来的各种药水调和一下,然后抽了一针筒。

    然后,她对管家道:“帮我将他掰正一下,将他的亵裤脱下来一点点。”

    呃!

    在场的人一听,就愣了一下,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管家也有些迟疑:“王妃,您,您这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