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给你们一个建议
唉!

    她就知道会这样。

    慕轻歌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这个,而是对管家道:“你给我将他转一个身,对着我便好。”

    管家还在为慕轻歌之前那一句话耿耿于怀,觉得她医治病人之后,会让自己吃亏,所以还是有些迟疑。

    慕轻歌扶额,“管家,听我的吧。”

    “是。”

    主子命令,管家也不好反驳,况且,在场这么多人,慕轻歌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定然是问心无愧的,他不要将事情想偏了才是。

    管家和段王爷一起动手,将段世子转了一个身。

    然后两人都看着慕轻歌,没有开口,但是模样都在说,真的要脱亵裤么?

    “我来吧。”慕轻歌知道他们会多想,也知道他们不会轻易动手,上前来,将段世子里衣的下摆往上撩了起来一点,然后在将他的亵裤往下面扯。

    “咳咳!”

    看着她这个动作,段王妃有些脸红,想到儿子大了,轻咳两声,所以就撇过脸头去了。

    而管家和段王爷都是男子,倒是觉得无所谓,看着慕轻歌的动作。

    而段世子则心跳如雷,既期待又忐忑。

    慕轻歌则根本不管他们如何想,只是将段世子的亵裤往下扯了一点点,就顿住,并动手将手中的针扎进去了。

    呃!

    段王爷和管家一看,发现事情并非他们想象中那样,没有任何不适宜观看的东西,慕轻歌人家也根本没有用自己的皮肤碰到段世子的皮肤一下。

    管家这才松了一口气,缓缓的笑了。

    打一下针,不过几秒的事情,慕轻歌将针孔拔了出来,淡淡道:“针打好了。”

    “谢谢珏王妃。”段王爷想化解方才的尴尬,笑着道谢,并询问:“可否,这样便可以了么?”

    “当然不会如此简单。”慕轻歌将针管弄好,放置好,“段世子是要医治腿的,他腿上我什么都还没做呢,怎么会有变化?”

    话罢,也不等段王爷开口,然后对段世子道:“接下来就要开始用针灸和药物直接治疗腿了,你做好一点,将裤管撩起来,确保我医治你的腿的时候医治的地方裸露出来。”

    “哦。”

    之前慕轻歌给他医治过,段世子自然知道如何做了,遂乖乖照做。

    慕轻歌则根本就不管他,用镊子捏一两根用药水泡浸着的银针出来看看银针情况,觉得差不多了,便对段王妃道:“我需要一条干净的毛巾和一个盆子。”

    “好。”段王妃忙吩咐下人找来。

    慕轻歌将大部分的泡浸银针的药水倒到盆子里,将雪白的毛巾泡浸了进去,眼看段世子已经将自己的裤子弄好了,便将长长的一条毛巾敷在了他的腿上。

    一边敷,她一百年用镊子捏起泡浸过药水的银针,将之旋进了段世子的腿里。

    “嘶!”

    她手中的银针不过一动,段世子便脸色一白,呼痛了一下。

    “怎么了?”段王爷地方见此,忙问。

    段世子白着脸,瞟了一眼依旧专注的将银针往他腿里旋进去的慕轻歌,小声道:“有嘶,有些疼!”说着,他猛地抓住了床单,脸色都白了。

    段王爷段王妃心疼儿子,见此,忙问慕轻歌:“珏王妃,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一次治疗小儿会疼得如此厉害?之前好像都不会这样啊!”

    “我没有治疗的时候他甚至连感觉都没有。”插好一根银针,慕轻歌继续捏起第二根,头也不抬的道:“如今他能有感觉,而且感觉如此敏锐,难道不是一件好事么?”

    话罢,又道:“况且,如此长的一根针,只要是正常的,扎进去哪里会不痛的?”

    “也对。”

    的以为段王妃一听,也认同。

    然而,他们话音刚落下,段世子忽然‘啊’的叫了一声,“好痛!”说着,他整个人往后挪,要避开慕轻歌扎进他腿部的银针。

    慕轻歌眸子一闪,“段世子,你这是不想配合治疗么?”

    段世子痛得脸色苍白,“但是真的很痛,我一时间忍不住。”

    “既然忍不住,不如不要医了如何?”慕轻歌眯眸,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顿住了手中的动作。

    “儿啊,你就暂且忍一忍吧。”段王妃虽然心疼儿子,但是,她更希望他将双腿医治好,“只要忍过了,你日后想要怎么样的好日子没有?”

    段世子想想,也觉得是。

    他咬咬牙,对慕轻歌道:“你继续吧。”

    慕轻歌瞟了他冷汗直冒的脸,笑了一下,继续施针。

    “啊”

    这一次,段世子痛呼得更厉害了,他双目猩红,几乎当场哭了出来,“好痛好痛,我忍不了了!”

    段王爷段王妃一看这情形,顿时手足无措起来,“珏王妃,小二痛成这模样,好像很难配合医治啊,这该如何是好?”

    “治病的过程,哪里有不痛苦的。”慕轻歌脸色淡淡,不以为然的道:“你们最好按住他,不要让他随便动,不然他要是再我扎针的时候腿乱动,让我扎错了位置,出了什么事,可不能怪我医术不精了。”

    段王爷段王妃闻言,忙叫人来,将段世子按得丝毫动弹不得。

    一共十来根银针,慕轻歌一共用了莫约两刻钟的时间来施针,整个过程完毕之后,段世子浑身都是冷汗,整个人脸色苍白得可怕。

    而段王爷段王妃脸上全是心疼,“珏王妃,世子日后医治,该不会也是如此痛苦吧?”

    慕轻歌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没有不痛苦只有更痛苦。”

    段世子瞬间脸无人色。

    慕轻歌也不理会他,静静的等待时间过去,她将针拔了出来,在将泡浸了药水的毛巾敷在他腿上,摆弄好自己的东西,让管家背起医药箱就要走。

    段王妃忙问:“珏王妃,您下次什么时候来?”

    “治这样的腿疾,自然是每天来好了,每天医治,定然能好得很快。”慕轻歌说时,笑了一下,“不过我现在有孕在身,可不适合舟车劳顿,这一点怕是做不到的了。”

    段王爷段王妃对望一眼,心里很想开口让慕轻歌每天来,但是又有些迟疑,正欲言又止之际,慕轻歌忽然道:“不如,我给段王爷段王妃一个建议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