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气死他们了
管家办事效率非常好,在慕轻歌吩咐之后,前后不过一个时辰,段王府安排给她的房间,里面的东西,除了她还看得过眼的桌子椅子什么的,其他东西全换了。

    床啊,被子枕头柜子衣柜小榻什么的,论多大件的东西,只要是对慕轻歌好的,她喜欢的,管家都从珏王府搬来了。

    管家一直觉得,自家王妃无论什么都要最好的,这样王爷才能放心。

    当然,最先搬来的,还是小屁孩。

    和他一起前来的还有珏王府最好的几个厨子,伺候的人管家也挑了好几个过来。

    当然,管家很懂的挑人,春寒就没有来。

    追云追月倒是来了。

    第一顿膳食,也是珏王府的两个厨子,根据容珏的吩咐给慕轻歌煮她爱吃的,还有给她补身子的各种日常补品。

    段王爷段王妃膳食时间,礼貌去请她一起,他们还没到厢房门后呢,慕轻歌就扬声道:“段王爷段王妃回去吧,我们自己吃就好,不用劳烦你们等了。”

    段王爷段王妃一听,站在门前,进不是退也不是,脸色非常尴尬。

    最后,忍着脾气走了。

    自从慕轻歌来了之后,他们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

    因为,不止请她出去用膳这件事,慕轻歌房间换东西的时候动作也很大,珏王府前前后后,不知道多少人随意进出段王府。

    丝毫不将段王爷段王妃放在眼内,当时二人知道的时候脸色也是够难看的。

    当然,在看到慕轻歌将他们精心给她不知的东西都扔出来门外,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段王爷是一个人精,眼神冷两下就忍了过去,但是,这一次从她的房间回来,段王妃却忍不了,气得饭都吃不下,一张端庄的脸有些扭曲拍案:“她是不是太过不知好歹了,竟然……”

    “好了。”

    段王爷喝住她,“你难道不知道她之前是怎么对待蒹葭公主,怎么对待叶家小姐吏家小姐的么你什么时候见她知过好歹了?”

    段王妃自然是一个有头脑的,瞬间不吭声了。

    段王爷道:“蒹葭公主有太后护着她都不怕,狂妄得一不顺心就将人给废了,可见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吃了亏闷声不吭的主儿!在我们向圣上施压让她过来给孩子治病,我就知道,她定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随我们的意了。”

    段王妃哼了一声,“活了几十年,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脾气的人!”

    “怎么没有?”段王爷轻笑了一下,“珏王爷不就是?”

    整个房间安静了片刻。

    段王妃看看外面什么人都没有,才松了一口气,不敢接这个话题。

    不过,也不知道段王妃想到了什么,忽然变得忐忑起来,小小心翼翼的和段王爷道:“她之前一直呆在珏王府,所有人都无法对她下手,原本以为此次借圣上的手引她出来,对我儿子来说是一件好事,也给了其他人一个机会,如今,她忽然就要在我们府中住下来,她要是出了什么事,珏王爷岂不是会要端了我们段王府?!”

    段王妃何其聪明,她当然知道,慕轻歌的狂妄是她性格使然,但是,人的棱角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磨平,然后会变得越来越圆滑起来。

    圆滑的人,特别是在大家族里圆滑的人,都会将收敛二字奉为人生前进的信条。

    然而,慕轻歌没有。

    她的字典里好像没有收敛二字。

    她活得很洒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甚至越来越嚣张了。

    嚣张起来毫无顾忌!

    连段王府都丝毫不放在眼内!

    她知道,她一个女子,如果没有人护着她,为她挡去外面的所有风雨,将她护得几乎密不透风,她是不可能活得如此肆意的。

    所以,她几乎难以想象,容珏他是如何的宠爱她。

    是如何的娇惯着她。

    不然,她区区一个三品官女的出身,凭什么嫌弃段王府替她布置好的一切东西?

    要知道,那些东西可是和她段王妃日常用的东西一个等级的!

    而她,轻而易举的将那些东西抛弃出门!

    所以说,容珏要对她多好,才会在他们成婚也不过半年左右,就养成了她如此娇惯的性子?

    “你以为我不明白这一点么?”段王爷眯着精明的双眼,冷然道:“如今,我们能做的,就只有暂且叫那边的人收一下手,让她暂且不要出事。”

    段王妃皱眉:“那些人是有多么想要她的性命你是知道的,她离开珏王府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愿意为了我们段王府的而放弃这一点?”

    话罢,不等段王爷开口,又道:“还有,你知道,想要她性命的,可不止他们几方而已,就算你能让他们暂且收手,你能叫站在我们对敌方的人收手么?”

    “所以,我们只能也想办法护着她了。”段王爷叹息,无奈的道。

    段王妃脸色非常不好看,显然是非常不乐意这样做了,毕竟,有一个他们如果杀了就能得到很大好处的人住在你府上,占着你的便宜,而你不但不能伤她,还要护着她。

    这想想都很憋屈好么?

    段王妃皱眉嘀咕:“真不明白,以前她双目失明,还没出嫁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怕的,如今怎么会变化如此大?还能想到这个方法赖在我们府中?”

    “她每次出门,跟着她的那些暗卫都是少了不少人的,至今不知道换了多少人了,她怎么不知道她现在处境多危险?”段王爷则一点都不惊讶,道:“还有,她多聪明你之前还没领教过么?我们从来就没看透过她,以前那一切或许不过是假象罢了。”

    段王妃皱眉,迟疑的问:“真的确定她就是帝女星?不是秦小姐?”

    段王爷想起了秦子清那张冷清的脸,嗤笑了一下,“要是她,她会如此着急么?”

    段王妃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皱眉:“不过,外面早已经翻天了,她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是帝女星这一回事啊?”

    段王爷不知想到了什么,暗暗冷笑了一下,不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