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逍遥自在
现在,慕轻歌最注重的就是安全

    既然她在珏王府里的时候不敢出去,在段王府里就更加不敢随便出去了。

    而且,她知道,现在每天都会有人前来段王府杀她,护着她的那些暗卫频频遭到袭击。

    不过,幸亏,一切如她所想的,段王爷并不敢让她在他府上出事,所以,他的人其实也替她挡去了不少埋伏和暗杀。

    她手下的暗卫,反倒是比之前安全了不少。

    所以,慕轻歌在段王府住下来,到底还是安全的。

    环境安全,吃得好住得好,身边还有小屁孩陪伴,容珏还每隔一天都有书信过来给她,慕轻歌活得非常轻松,看看账本,处理一些事务,顺便给段世子治疗一下腿,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然后,眨眼间的,慕轻歌就在段王府住了半个多月。

    这半个多月里,慕轻歌因为轻松自在,所以脸色是越来越好了。

    她过得非常轻松。

    但是,和她相比,段王爷段王妃段世子一家三口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了。

    在慕轻歌和姬子琰吃着早膳的时候,段王爷段王妃特意过来慕轻歌的厢房一趟,一脸郑重的道:“珏王妃,我们有些事想和你谈一谈。”

    “哦?”

    慕轻歌喝着珏王府厨子给她顿的补身子的血燕粥,闻言顿下了下来,笑道:“不知两位想和本王妃谈些什么?”

    “就是关于世子的腿的事。”段王府迟疑一下,还是开口道。

    “段世子的腿?”慕轻歌垂首给姬子琰盛了一碗粥,似笑非笑的问:“段王爷段王妃难道觉得我医治不好,又想来给我提意见了?”

    “不是,并非是提意见。”段王妃一一听慕轻歌这么说,便有些着急了,忙开口道:“只是有些事问一下而已,我们是绝对相信珏王妃您的医术的!”

    要知道,忠勇侯的腿疾,还有擎亲王那重病,都是她妙手回春医治好的,医术之高明,不言而喻了。

    他们哪里会怀疑她的医术?

    “那两位想说的是什么?”慕轻歌一边给姬子琰搅拌腾腾的粥散热,一边直接的道:“两位不必多虑,有什么直说便是了。”

    段王爷段王妃闻言,对望了一眼,交换了一下意见。

    终于,段王妃开口,“珏王妃,请问您什么时候给小儿动手术?”

    其实,本来他们是不想问慕轻歌这一件事的。

    但是,他们都想自己儿子的腿快些好,还有,动完手术后,慕轻歌这尊大佛快些走。这都大半个月了,由始至终,慕轻歌都没有提过要给端动手术的事,他们急得跟惹蚂蚁上锅似的。

    这半个月来,他们三番四次想要问慕轻歌这件事,但是,慕轻歌之前因为他们质疑她医术的事,已经非常不高兴了,如果此次他们又贸然开口,他们怕她会盛怒,再也不给自己儿子医治了,所以只能忍着。

    谁知道,这一忍,便是半个多月!

    这半个多月来,段王爷承受着外界非常大的压力,外面的人几乎对他步步紧逼,让他尽快想办法让慕轻歌快些离开段王府。

    方才,他接到一个通知,让他再也忍不住了,决定亲自开口去催她。

    他不相信了,一个明明随时都可以动的手术,为何要拖半个月之久!

    她就算想赖在段王府也不能这样的啊!

    “动手术?”慕轻歌手下动作一顿,很好奇的问:“我什么时候说要给段世子动手术了?”

    呃!

    段王爷段王妃一愣,然后双双沉下来脸。

    段王爷的脸色特别不好看,他脸色阴沉的看着慕轻歌:“珏王妃,您这是耍我们玩呢!”

    明明之前慕轻歌给自己儿子医治的时候,说动手术的话,自己儿子双腿立刻就能好了的,如今,她竟然不给他儿子动手术了?!

    “王爷,先莫急。”这一次,还是段王妃能沉得住气一些,她暗暗的拍拍段王爷的手,道:“或许珏王妃其实是另有打算呢?”

    慕轻歌瞟了她一眼,笑道:“段王妃果真聪明。”

    珏王妃暗暗松了一口气,忙道:“珏王妃您这话是何意?不动手术,小儿腿又如何能好?”

    “其实,我从来没有说过段世子双腿只有动手术才能好吧?”慕轻歌说着,鼓起两颊给姬子琰吹一下粥,觉得差不多了就推到他面前,让他吃,就道:“要知道,表兄双腿,我就没有给他动手术。”

    段王爷段王妃闻言,脸色都好看了不少。

    不过,还是忍不住提出提问:“但是珏王妃,上次您说,只需要动一次手术小儿的腿就能好的,为何你偏生不给小儿动手术?”

    而要在拖了半个多月的时间?!

    “手术到底是有风险的啊!”慕轻歌眨眨眼,很无辜的道:“我之前有跟你们说过的吧?还有,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段世子好么?”

    段王妃抿唇,问:“如何是为了世子好?如果能早一些将腿医治好,那岂不是对世子来说更好么?”

    “非也非也。”慕轻歌摇摇头,想了想,问他们:“皇叔从珏王府回去之后,你们可曾去看过他?”

    “从珏王府回来的当天就见过了。”容擎之堂堂亲王,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自然是要去慰问的。

    “你们应该能看到皇叔其实非常憔悴,还坐着轮椅是吧?”

    段王爷段王妃颔首,“是。”

    慕轻歌点头,“那你们可知,你们见到皇叔的时候,皇叔其实已经动完手术二十来天了?动手术是要有很大的皮肉损伤的,皇叔养了二十来天,手术后遗的伤口带来的痛楚,让他这么久了连站立都痛苦,段世子我用针扎一下他都嫌疼,又如何能承受皮肉撕裂的疼痛?”

    段王爷段王妃一听,还来不及说话,慕轻歌便笑道:“我看段世子如此怕痛,为了他好,才选择了针灸治疗这一重温和的方式的呢!”

    段王爷段王妃还是有疑虑,“手术都很痛苦么?”

    “当然痛苦了。”慕轻歌道:“就好比生孩子,针灸治疗相当于顺产的,而动手术则是和开腔破肚取孩子差不多。”

    段王爷段王妃一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