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三章 荣爵忽然失联
他们心头一阵心颤,他们想想当初他们看到容擎之的情形,有一阵后怕,瞬间就被慕轻歌给说服了。

    再也不提这一件事了。

    也因为慕轻歌这么一说,他们倒是的耐心她对他们儿子不够尽兴尽力,对她倒是愈发的客气起来了。

    慕轻歌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在段王府也过得愈发的如鱼得水起来。

    容珏离开这段时间,每隔一天就会有一封书信来的。

    书信的篇幅不会太长,通常是一句话带过自己的情况,然后其他全部都是关心她和姬子琰的。

    慕轻歌每次收到信,都会回复他,让他注意身子。当然,她从来不会在信中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更不会要他早些回来。

    她担心他看到这些字眼会乱了分寸,将事情提上日程,然后反而失了办事的时机。

    这样,她反倒是会误了他的大事。

    不过,容珏说他会出去一段时间,最少半个月。

    但是,慕轻歌没想到,他这一去,竟然一个月都还没说何时回来。

    他在那边呆得越久,就证明事情越棘手,肯定是有人弄出了不少事儿将他拖在了那边,让他无暇分身,必须好好处理。

    所以,慕轻歌不由得有些担心他。

    苏日安容珏从来未曾在书心里提过一句那边的不好,但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而且,一个月没回来,她真的有些想他了。

    容珏怎一次出去太久,就连一向和他作对的姬子琰,这一个月来都问了好几次哥哥什么时候回来,而慕轻歌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为好,每次都说很快了。

    从来没有给他一个确切的日期。

    姬子琰最近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慕轻歌知道他想容珏了,所以,辩经不住心疼起来,也有些愧疚。

    因为,因为她,姬子琰都相对的也变得比较危险起来了,所以,自从来了段王府之后,她没出去过段王府一步,她也没有让姬子琰离开过段王府一步。

    她甚至鲜少让他离开过他们的厢房半步。

    小孩子都是爱玩的,爱野的,几天没能出去完,他还能接受,但是如果连续一个月呆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每天的活动就只有那个厢房内外,怎么可能受得了。

    但是,姬子琰真的很懂事,从来不会吵闹这些。

    就是有时候会眼巴巴的看着外面。

    那小眼神,让慕轻歌心疼得厉害,有时候会忍不住让人带他到市集去逛逛去玩玩,但是他念慕轻歌粘得厉害,她不出去,他也不出去。

    慕轻歌心疼他更是心疼到骨子里去了,对他几乎是百依百顺,无论他有时候要求多么的小性子,慕轻歌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慕轻歌的做法,管家看在眼里,心里一阵触动。

    要知道,慕轻歌其实只是姬子琰的嫂子而已。

    但是,她真正的做到了长嫂如母这一点,对待姬子琰,她不疏远也不客气,是真真正正的去接纳姬子琰,将他当作是自己的孩子去疼惜去照顾。

    能做到她这个地步的,管家几乎敢肯定,这个世上没有多少人。

    如果容珏娶的如果不是慕轻歌,姬子琰这个异乡投奔哥哥的外来者,绝不可能得到如此多的关怀。

    只有慕轻歌能做到对姬子琰毫不吝啬的疼爱。

    管家也一直记得,慕轻歌那天对他说,‘别让我家小屁孩委屈了’的时候,语气有多么温柔。

    看着这样的慕轻歌,他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主子的眼光。

    或许,除了慕轻歌,所有人都知道,皇后太后皇帝曾多次让容珏娶侧室纳妾,容珏却从来都是置之不理,守诺今生只娶慕轻歌一人。

    对此,很多人都不明白,为何慕轻歌出身一般,长相虽然绝佳却也算不上最好的,容珏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疼她入骨。

    但是管家明白,这个世上,只有慕轻歌能让容珏心动,也只有她一人值得。

    她值得容珏费尽力气的替她外面的所有风雨,让她接触到的,只是府中的一些事物,又或者只是几个情敌的挑衅。

    容珏将她恰到好处的保护了起来。

    一个多月过去了,段世子的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不出几天,慕轻歌便能回去珏王府住了,这本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

    然而,这一天,容珏本应该来书信的,但是,她却没收到。

    慕轻歌当天一个晚上都没睡好。

    整个晚上心神不宁的,但是为了不吵着姬子琰,她忍着。

    第二天早上,她早早的找来管家,两人商议此事。

    “管家,王爷该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慕轻歌昨晚睡不好,一大早脸色都有些苍白。

    容珏的书信是飞鸽传书到珏王府的,每一次都是有专门的人秘密的从珏王府送到段王府,然后由管家送到慕轻歌手中的。

    所以,这一次慕轻歌没收到信,他自然也知道。

    他心下也担心不已,“或许,王爷有急事”

    “管家,无论他如何急,也不会让我急的。”慕轻歌抿着有些苍白的唇,很坚定的道:“他肯定是出事了,你不用管我,快些联系上那边的人,并想办法援助一下。”

    “好。”

    管家也不敢啰嗦,连忙点头应着,然后很认真的叮嘱慕轻歌:“王妃,您不要太过担心了,王爷如此厉害,无论什么事都能挺过来的。倒是您怀着小主子,莫要轻举妄动啊,这些事交给老奴办就好。”

    所有的资源重要人脉都只能在西厢才能调动,他知道,慕轻歌现在被堵在段王府,心里很着急,他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忙提醒道。

    “我明白的。”慕轻歌点头道,“你快些去吧。”

    管家闻言,便下去了。

    而管家刚下去,段王爷段王妃忽然之间也来了,道:“珏王妃,秦小姐想见见您,不知您可有空?”

    “秦子清要见我?”慕轻歌眯眸:“她可有说何事?”

    段王爷段王妃笑着摇头,“没有,珏王妃您可要见?不见的话,我们便替您去回绝掉。”

    慕轻歌瞥了两人一眼,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点头:“好,我见她,让她进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