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视觉反差
秦子清来时,身上是一袭纱裙,纱裙轻盈飘逸,将她漂亮的身段显得更加纤细修长,衬得她肌肤更加雪白,嫩得跟掐得出水来似的。..

    最意外的是,随来不施粉黛她今天竟然施了淡妆,将一张原本就绝美的脸修饰得更加不可方物来。

    同为女子,慕轻歌在看到她的时候,都禁不住看呆了一下。

    “哼!”

    此次跟着秦子清一起前来的则还有顾飞霜,她将慕轻歌的神色看在眼内,抬起下巴高傲的哼了一声,“怎么,被秦小姐美得迷住了吧?”

    慕轻歌瞥了顾飞霜一眼,懒得理她。

    秦子清皱眉,“飞霜,不许如此与珏王妃说话。”

    顾飞霜很听秦子清的话,闻言虽然不乐意,但还是瞬间不说话了。

    慕轻歌看着她们两人,则在心底暗暗嗤笑了一声。

    顾飞霜对她这个珏王妃不敬,如果秦子清真的有心,早就应该让她跟她道歉而不是只是让她闭嘴而已了。

    不痛不痒的说一句话,还真是假!

    管家脸色也不好看。

    “珏王妃,你近来可好?”秦子清看着慕轻歌,温声问道。

    “我挺好的。”慕轻歌也跟她闲扯一句,“倒是秦小姐看着好像清减了不少,想必是思虑太多,积劳成疾了。”

    秦子清笑了一下,也不否认。

    慕轻歌瞥了一眼顾飞霜,淡淡开口:“我记得红药谷谷主前些日子好像已经离开皇城了,顾小姐怎么还在皇城?”

    “怎么,我在皇城,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批准不成?”顾飞霜呛声道。

    “当然不。”一旁的姬子琰要腻入她怀里,慕轻歌温柔的摸着他的发丝,不咸不淡的回答道:“就怕你有一天会后悔用这样的方式呆在皇城而已。”

    她妹妹已经因为秦子清而死,秦子清未曾因此替她妹妹做过一点事,她竟然还死命要呆在她身边,替她效力,真是够愚蠢的。

    到时候,她不知道还会怎么死呢!

    慕轻歌这话一语双关,秦子清和顾飞霜两人都听出了她意有所指。

    秦子清没什么反应,倒是顾飞霜一怒,正要开口,秦子清便轻笑一下,声音轻柔温和:“珏王妃觉得飞霜留在子清身边不好?”

    “好与不好,你自己明白。”

    秦子清浅笑不语。

    顾飞霜则不高兴了,尖着嗓子叫嚣道:“你少在这里搅合是非,我好不容易才求得秦小姐答应我留在她身边伺候的,要是你让秦小姐改变主意,我定然跟你拼命!”

    她声音很尖锐,慕轻歌听着都觉得耳膜疼。

    慕轻歌懒得理她,她真不明白,顾飞霜和她妹妹好歹是堂堂红药谷谷主的关门弟子,怎么就愿意呆在秦子清身边伺候呢?

    她们到底图秦子清什么?

    难道真的觉得帝女星是秦子清,然后留在她身边能成大事?

    几人一开始都谈得如此不愉快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不确定。

    慕轻歌觉得这样的场合不适合孩子在场,拍了拍怀里孩子的脑袋,道:“琰儿,我跟客人有事要聊,你先与管家回房间去玩一会。嗯?”

    “哦。”姬子琰由始至终都很乖巧安静,看了一眼秦子清和顾飞霜,便很听话的从慕轻歌腿上下来,由管家牵着回房间了。

    秦子清看着姬子琰的背影,笑了一下,“珏王妃,琰皇子比上一次见长高了不少啊,越发玉雪可爱了。”

    琰皇子?

    听着秦子清这一个称呼,慕轻歌眼皮跳了一下,似笑非笑的看了秦子清一眼:“秦小姐,天启皇城乃天子脚下,你这样叫琰儿,存了什么心思?”

    秦子清一副慕轻歌小题大做的模样道:“一个称呼而已,而且是实实在在的称呼,琰皇子在爵彦也是这样被叫的,有何不可?珏王妃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她紧张?

    慕轻歌暗暗冷笑,是她不怀好意吧?

    “秦小姐,你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慕轻歌也懒得跟她瞎扯一些有的没的,直接开门见山道。

    她想开门见山,并不代表秦子清会开门见山。

    其实,从一进门开始,不但慕轻歌看着她,她也在看着慕轻歌。

    她见过不少怀孕的女子,几乎个个都是身子爆胖,浮肿不堪的。

    她知道慕轻歌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五个多月了,来之前心想她现在应该也是一个黯然失色的孕妇了。

    所以,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前来,给对方一个视觉冲击的,好让她产生危机感,这样对她待会要说的话多制造有利条件。

    事实上,慕轻歌还是多看了她几眼。

    然而,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倒是她,看到慕轻歌的时候心下一紧。

    慕轻歌丝毫没有她以前看到的那些孕妇的浮肿长胖状态,怀孕的她气色反而非常好,不施粉黛皮肤白里透红的,清新漂亮。

    她施了粉黛,到有一种胭脂水粉的感觉了。

    还有就是,或许因为怀孕的缘故,她一颦一笑都是清浅温柔的,身上多了一种很独特的气质,很是吸引人。

    不用多看,她就知道她过得有多好了。

    这么想着,她眸子一暗,唇边却泛出温柔的笑意,“珏王妃你聪明绝顶,不如猜一猜?”

    慕轻歌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我聪明绝顶没错,但,我并不乐意和你猜来猜去,和你我更愿意开门见山。”

    慕轻歌直接将她的不喜表现了出来。

    秦子清也不恼,叹息的看着她抿茶,“但是子清也许久未见珏王妃了,甚是想念,倒是想和珏王妃好好叙叙旧。”

    慕轻歌抿茶的动作一顿,然后将杯子放回了桌面上,眉眼冷清,“秦小姐,如果你不说你的来意,怕是我要赶客了。”

    “你!”顾飞霜不敢置信,“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太过无礼了?我们辛辛苦苦来一趟,你茶水都不让人端一杯过来,如今秦小姐刚开口,你竟然就要赶人?!”

    慕轻歌嘴角一扯:“不请自来,我当你们是客人,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秦子清掀着眼皮看着慕轻歌,忽然道:“你应该不知道珏王爷为何如此久都没回皇城吧?”

    慕轻歌嘴角的微笑一顿,看着脸上出现了笃定神色的秦子清,道:“秦小姐对我们王爷的行踪到还想很了解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