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反将一军
“珏王妃,你知道的,珏王爷将我视作了劲敌。”秦子清翘唇,叹息着说了一句道,“所以,不但我清楚珏王爷的行踪,我想,珏王爷也对我的行踪了如指掌。”

    慕轻歌闻言,眸子微眯。

    她看得出来,秦子清在说前一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悦,相反,她非常高兴。而她在说后面那一句话的时候,脸上竟然出现了一抹娇羞。

    她可否理解她高兴是因为容珏将她看成劲敌?

    而她娇羞,到底是为何?

    难道只是因为她和容珏对彼此行踪了如指掌这一点让她觉得容珏对她是独特的,所以在她慕轻歌面前她有了可以得意的权利?

    慕轻歌冷笑,“秦小姐,你真心让我震惊。”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哦?”秦子清何其精明,看出了慕轻歌眼底的不悦,顿时愉悦的笑了,“珏王妃,我没说什么话罢,你怎么就赞美我起来了?”

    慕轻歌撇嘴,“我话都还没说呢,秦小姐又怎么会知道我要说的是赞美?”

    秦子清一听,笑意微敛,叹息道:“珏王妃,老实说,其实我挺期待和你交手的,可惜”说着,睨了慕轻歌一眼,嗤笑一下道:“珏王爷根本不信任你,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话罢,不等慕轻歌开口,便满足的:“当然,要说爽快,自然是和段王爷交手更加爽快一点。”

    慕轻歌根本就不将她后面两句挑衅的话放在心上,抿着茶淡淡道:“看来,是我想错了,其实秦小姐想要的和我想的不一样,你只喜欢和王爷做对手而已。”

    说真的,慕轻歌表面平静,事实上,在看到秦子清提道容珏时一脸满足和笑容满面的时候,是相当反感的。

    她也相信,没有人会喜欢看到别的女人一脸娇羞的谈自己夫君的,包括她慕轻歌。

    秦子清则因为慕轻歌这句话脸色变得沉了下来,定定的看着她,目光有些冷,“有时候,对手与对手之间是相当有默契和乐趣的,你一个连府邸大门都不踏出一步的深闺妇人又怎么会懂?”

    呵!

    她这是在刺激她么?

    慕轻歌觉得很好笑,她当然不可能会受她刺激。

    无所谓的耸耸肩,“随秦小姐你怎么说,不过,只与网页做对手,就让秦小姐如此高兴,真是让我好生惊讶。”

    “珏王妃,你还真是不懂啊,珏王爷是任何人都不想碰上的对手。”秦子清也没有因慕轻歌的话儿不高兴,露出一个绝美的微笑,“同样,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做珏王爷的对手的。”

    也就是说,她真的是真的以作为容珏的对手为荣了?

    慕轻歌这么想着,秦子清又意有所指的道:“况且,珏王妃你应该很明白,这个世上,处于我们这样的环境中,没有一辈子的敌人,也没有一辈子的爱人。”

    慕轻歌心一跳,觉得重点或许要来了,“所以呢?秦小姐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兜兜转转,终于回到了这个话题啊。”秦子清轻轻一笑,睨着慕轻歌的眼底有些讶异。讶异于她的敏锐,“今日来,当然是为了聊一聊珏王爷的了。”

    “秦小姐,我真建议你开门见山。”慕轻歌没心思和她瞎扯,“如果你不说,我可就要赶客休息了。”

    “好,既然珏王妃如此说,那子清也就只好说明来意了。”秦子清见慕轻歌真心不想多谈,便道:“珏王爷此次遇着麻烦了。”

    慕轻歌捏着杯子的手不着痕迹的一紧,面上处变不惊的哦了一声。

    谁知,她这个冷淡平静的表现却惹着了秦子清,她冷冷的睨着慕轻歌:“珏王妃,珏王爷待你如此好,他出事了,你就这种反应?我可真要替珏王爷不值啊!”

    慕轻歌看着她愠怒的容颜,轻笑:“秦小姐,你之前也说了,你王爷为敌对,我为何要听信你的话?”

    “这种事我难道还能骗你不成?”秦子清见慕轻歌仍然是一副冷静自若的模样,怒而拍案:“珏王爷暗中买来的几千人马有问题,连累了数万兵马,纰漏严重至极,现在人人都在找他麻烦,如果有人将此事上报朝廷,你可知后果会有多严重?!”

    “不知道。”慕轻歌眉眼弯弯的笑,“秦小姐也说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连府邸大门都不踏出一步的深闺妇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后果?”

    “你!”秦子清想不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被慕轻歌用自己用来气她的话反将自己一军,“你少在这里装糊涂!”

    她有多聪明,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我怎么会是在装糊涂呢,我是真的不懂啊。”慕轻歌一副很委屈的眨眨眼睛,“王爷几乎从来不跟我说这些的,我连基本情况都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秦子清听见慕轻歌说容珏瞒着她招兵买马的事,心里瞬间舒服多了,她抿唇看着慕轻歌:“关于珏王爷的事,我可不开玩笑。珏王爷现在处境真的是举步维艰。”

    “哦。”慕轻歌应了一声,一副我什么都不懂的模样道:“所以呢,王爷举步维艰我一个深闺妇人也帮不了忙,秦小姐来找我说这些有何用?”

    顾飞霜看到慕轻歌这模样便满目轻蔑,觉得容珏眼瞎了才会看上她,轻哼了一声,指点迷津的道:“你帮不了忙,并不代表别人帮不了忙。”

    慕轻歌暗暗嗤笑了一声,掀起眼皮看向顾飞霜,笑眯眯的一副洗耳恭听的道:“请顾小姐赐教,有谁能帮得了王爷的忙的?”

    顾飞霜崇拜的看了秦子清一眼,扬起下巴道:“当然是秦小姐了。”

    “秦小姐?”慕轻歌噗嗤一声笑了,在秦子清和顾飞霜难看的脸色中忙板起脸来,一本正经的问道:“不知秦小姐如何帮王爷?”

    “这些事说了你也不懂。”顾飞霜很高傲的哼道:“你如果真的想帮珏王爷,只需要答应秦小姐一件事,并配合着秦小姐说的做就行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