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觊觎珏王妃的位置
“何事?”

    顾飞霜不满,“你都还没答应,就让秦小姐说?”

    慕轻歌倒觉得新鲜了,“你的意思是,要让我想答应,你们才会说具体何事?”

    “那是当然!”

    呵!

    她们当她是傻瓜呢,她们一开口就要她答应事儿,却连什么都不说,如果她们是要给她挖坑,那她是不是也应该乖乖的往里跳?

    “秦小姐,你前来找我说事儿,也太没诚意了。”慕轻歌面上一点也不生气,指尖轻轻的摩挲着杯沿的精致花纹,“无论你想我答应什么配合什么,都要先将你的目的说出来吧?不说出来我如何答应你?”

    顾飞霜拧眉,一副慕轻歌不识好歹的高傲道:“现在是你有求于秦小姐,如今你竟然还要与秦小姐讲条件?”

    慕轻歌耸耸肩,“既然如此,那我只好叫管家送客了。”

    “你!”顾飞霜气结,“你真是不识好歹?”

    “我不识好歹?”慕轻歌嗤笑一下,睨着一脸气愤的顾飞霜,还有一脸淡定的秦子清,“请搞清楚,如果我真的很着急秦小姐要说的事,那应该是我有求上门。而如今是你们送上门来的。”

    从她们上门说事的那一刻,她们就应该明白,她们就已经是处于被动状态里了。

    因为,对他们要说的这一件事里,她们比她更在意。

    顾飞霜闻言,被噎住了。

    秦子清看着慕轻歌,脸色倒是没怎么变。

    毕竟,她早知道,慕轻歌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被耍的角色。

    不过,她到没想到她会如此难缠,还有,事关容珏,她竟然还能如此冷静。

    “珏王妃,你真的爱珏王爷么?”秦子清眯眸,突兀的问道。

    慕轻歌摩挲杯沿的动作一顿,眸子微眯的看向她,“这与秦小姐有何关系?”

    “我只是一珏王爷感到不值而已。”秦子清轻笑,“珏王爷为你做了不少事,但是,如今他生死未仆,让你答应一件事,然后就能让他免于为难,你竟然都不肯答应。”

    “秦小姐,你很聪明,但是请不要以为别人就都是傻子。”慕轻歌并不受她的言语挑拨,“你存了什么心思,我猜不出全部,但是五六成还是能猜到的。”

    “哦?”秦子清不以为然。

    慕轻歌睨她一眼,继续道:“我是敌对关系,就如你所说的,你几乎对王爷的行踪了如指掌,你也知道我几乎从来不管外爷商业以外的事。所以,你来找我所谓何事,我应该也猜到了。”

    秦子清眸子一动,“珏王妃,说说看?”

    “秦小姐,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慕轻歌轻笑出声,“关于王爷商业以外的事,你知道我不会参与,却还要找我帮忙,那定然是因为,你找我要说的这件事与珏王府的商业无关,也与王爷商业以外的事情无关,而是与我有关系。”

    原本很不屑慕轻歌的顾飞霜一听,脸色沉了下来。

    秦子清袖子下的手紧握成拳,脸上轻笑出声:“不愧是能让珏王爷心动的女子,果真聪明。”

    顾飞霜哼了一声,“你这么聪明,可否猜得出秦小姐的真正来意?”

    这话一出,秦子清眉头拧起。

    而慕轻歌扬眉,看着秦子清,轻笑出声来:“秦小姐,你真要我猜?”

    秦子清已经淡定下来,“珏王妃你可以猜猜看看。”

    “秦小姐你如此厉害,我不过是一个深闺妇人,能让你觊觎的东西不多。”慕轻歌开门见山的说着,又一顿,才道:“而最让你觊觎的,莫非就是珏王妃这个位置了。”

    这话一出,整个厢房一片寂静。

    秦子清抿着唇,脸色镇定。

    顾飞霜的脸色则非常精彩。

    慕轻歌看着他们,叹息:“看来我真的猜对了。”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识好歹!”顾飞霜脸色非常难看,“你可知,秦小姐这样做,也只是为了帮珏王爷而已,你区区三品官女出身,你能帮珏王爷什么?你不拖累他就已经不错了!”

    慕轻歌挑眉,觉得她的话非常可笑:“如果秦小姐真的想帮王爷,大可直接出手相助,何必又要来这里跟我提什么条件?”

    “如今是什么世道,你说出手相助便是出手相助了?”顾飞霜哼笑:“你也不想想,如今我们是敌对情况,必须要想办法改变敌对的状态,才能真正的放心的将双方的有利条件融合起来!”

    “你还挺高瞻远瞩的。”慕轻歌嗤笑,“不过,你们想和我们有利条件融合,怎么不问问我们愿不愿意?”

    “你有什么好不愿意的?”顾飞霜哼道:“你应该知道,你们珏王府敌人有多少,光是皇后北陵啻刖这几方面就让你们吃不消了,如果没有强大的一方与你们共同抵御,分散敌情,你们到时候遇到纰漏会越来越多,路也会越来越难走。”

    顾飞霜说着,又不屑的睨了慕轻歌一眼,道:“珏王爷最缺的就是朝政上的人脉,而我们秦小姐的人脉在这一点上,比皇后那边都不差,如果联合了,你觉得珏王爷还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么?”

    慕轻歌容色淡淡的看着顾飞霜和秦子清,“这么说来,你们倒还真是为了王爷着想了。”

    “那当然!”顾飞霜以为慕轻歌明白其中利害了,高傲的道:“不然,你以为秦小姐只是为了区区一个珏王妃的位置?”

    慕轻歌点点头,“你别说,我还真的这样认为的。”

    “那是你妇人之见!”顾飞霜毫不客气的反驳:“是你自己舍不得你珏王妃的位置!”

    “飞霜。”秦子清呵斥,“不得无礼,这件事,到底是我们强人所难了。”

    顾飞霜说了一大堆,她秦子清才说了这么一句,说得好像这件事她也很不乐意似的。

    事实上,她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她可一清二楚。

    秦子清看着慕轻歌,很和气的道:“珏王妃,我们这一派如果与珏王府联合起来,胜算是非常大的,如此一来虽然会委屈了你,但是珏王爷心属于你,这一点是不变的,希望你能答应这一件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