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想威胁反被威胁
慕轻歌定定的看着她,不答

    秦子清也不在意,很光明正大的回视她,很友好的问:“珏王妃,怎么了?”

    “没,我就是在想,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太好了。”

    秦子清微微颦眉,“珏王妃,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如果与珏王府联合起来的话,收益的根本不止我一个人。珏王府收益的甚至会比我们这一方要大。”

    “天下没有白费的午餐,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慕轻歌双手挽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秦小姐,有些事如果挑得太明,就有点失礼了。”

    “哦?”

    “秦小姐你也莫需要试探我太多。我知道的你比想象中要多。”慕轻歌淡淡道:“所以,你也莫要以为我什么情况都不知道。我可是很清楚,你这一方的人是千方百计的想你嫁给二王兄的,嫁给二王兄对你来说更加有利。”

    秦子清不置可否,自信的笑:“那是目前情况而已,将来可不一定。我这个人做事,喜欢将目光放得更长远。”

    “如果眼前的问题都不解决,又何以言将来?”慕轻歌毫不客气的嗤笑了一声,“你这一方就算隐藏得再好,如果你做得太过了,迟早会成为皇后那边的眼中钉,到时候,你以为你还会有什么将来?”

    容珏当初忙来忙去,就是因为有各方的实力暗中在扯他后腿,原本慕轻歌也不关心这些的,免得关心则乱。

    但是,自从知道有人要害她的孩子还有她之后,容珏也给她说了一些事情,她也知道了原来安静的珏王府其实面临着如此多的危机。

    这就是为何商业上的事她替容珏办得差不多,容珏却总还是如此忙碌的缘故。

    秦子清眯眸,“这些,是珏王爷跟你说的?”

    “没错。”慕轻歌大大方方承认。

    “珏王爷觉得我这一方随时都会被皇后那一方搞垮?”秦子清脸色忽然紧绷起来,像是非常在意容珏的评价。

    慕轻歌耸耸肩,“按照王爷的话来说,应该是这样没错。”

    秦子清脸色有些白,抿唇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顾飞霜看着,不禁有些担心,“秦”

    秦子清伸手打断她的话,抬起头来冷冷的看着慕轻歌,“你说谎。”

    慕轻歌眸子一转,不咸不淡的提醒:“秦小姐你要这么想请随意。不过,请容许我提醒你一句,要是赤苍莽当初的死被人抓住了把柄,按照啻刖国那种蛮横的民族风气,你怕是会更加不好过。”

    秦子清眸子倏地一眯,猛地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和秦子清的急切不同,慕轻歌轻悠悠的抿了一口茶,“不过,秦小姐这一计,我很是佩服。毕竟,如此一来,不但让皇上再也无法随意将你指婚,你当初伤心的状态,也让啻刖国那边的人将你看作了他们的人,无论怎么说,他们都会护着你一点的。”

    “荒谬!”秦子清很快镇静下来,“珏王妃,有些话,你可不能乱说。大王子如果在,如今我的状况会很不同,绝对会比现在好。”

    “如果赤苍莽没死的话,你确实会比现在过得好。”慕轻歌放下杯子,唇角一扯,“前提是,你看得上他愿意嫁给他的话。”

    话罢,不等秦子清说话,又轻笑着道:“当然,按照秦小姐的心思,这个前提永远都不会发生。毕竟,如何才能坐上珏王妃的位置,才是你最关心的不是么?”

    秦子清摇头浅笑,一副无奈的表情,“真不知道珏王妃你在说些什么,你误会子清了,我今天之所以会来找你,只不过是为了双方的利益罢了。”

    慕轻歌懒得答话。

    她话都挑得如此明白了,她还在这里闭口不承认,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子清看着她这淡定的模样,忽然一笑,“珏王妃,你说你既然将话挑明了,不如我也将话挑明了?”

    慕轻歌扬眉,“秦小姐你想与我挑明什么?”

    “你变了很多。”秦子清笑道:“自从嫁给珏王爷的前一个月开始,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慕轻歌心一突,秦子清难道察觉了什么?

    “秦小姐,每个人都会变化的。”

    “这倒是。不过,如果一个人的身体里换了一个人,那变化可就太大了。”秦子清说着叹息道:“这样的事,光是想想就可怖,简直就是跟阴阳鬼怪似的,你说是么?要是被人知晓了,怕是要被活活烧死啊!”

    顾飞霜皱眉,听得不是很明白,怎么忽然之间说着说着,就说到阴阳鬼怪来了?

    慕轻歌抿唇不语。

    秦子清继续道:“如果珏王爷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你觉得他会不会觉得可怖?”

    慕轻歌面无表情:“如果秦小姐想让王爷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的话,下回碰见倒是可以跟他说说,看看王爷有何反应便是了。”

    秦子清眯眸,“你当真不在意?”

    慕轻歌摇头。

    “秦小姐,懒得与她客气如此之多!”顾飞霜冷冷道:“人家就珏王爷对她如此好,她却只顾着自己的珏王妃位置,真是太过分了!”

    “飞霜,不要胡说。”秦子清呵斥着,问慕轻歌:“珏王妃,我最后问一句,我说的事,你当真不考虑一下么?”

    “不。”

    秦子清轻笑,眼底没有一丝温度,“你会后悔的。”

    “我等着秦小姐放马过来。”慕轻歌指尖轻轻的敲着桌面,“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一下你,千万不要碰触到我的底线,不然的话,啻刖国那一边随时都会收到你才是杀人凶手的指示的。”

    “这么有自信?”

    “那当然。”慕轻歌见她糊涂,提醒道:“别忘了,赤苍莽没了,二王子赤若绝怕是快要称皇了,赤大哥会站在谁的那一边,这个我可是很明白的。”

    秦子清脸色这才难看起来。

    原本她以为她此次是有着必胜的把握的,吓一吓慕轻歌,事儿便差不多能搞定了,谁知晓,最后反而被她威胁了一顿!

    经过方才秦子清的威胁,慕轻歌也不跟她啰嗦了,冷冷道:“秦小姐,我警告一下你,我这个人素来友爱,认不认我我不犯人。但是,如果真的触着我逆鳞了,我可是不会因为你是女的,就对你手下留情的,请你千万要谨记这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