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容珏发怒


    “珏王妃,不只是你有逆鳞的。”秦子清倏地站了起来,直直的睨着慕轻歌,“既然话儿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我也不防开门见山的与你说,我秦子清想要的东西,一定会得到。如果有人要挡我的路,我会将之毫不留情的铲除!”

    也就是说,她秦子清的逆鳞,是容珏了?

    自己爱的人,自己的夫君,被另外一个女子如此光明正大的觊觎,连要铲除她的话都放出来了,慕轻歌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正要说话,这时一个冷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秦小姐,你想要铲除谁?不防说给本王听听?”

    一听到这个声音,慕轻歌眸子一亮,猛地站起来,朝门外看去。

    这一看,果真看到风尘仆仆的容珏出现在门口。

    而听到容珏的声音,秦子清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僵住了,心慌得厉害。

    他不是被拦截住了么,怎么会这个时候回来?

    还有……方才的话,他都听见了?

    “王爷!”

    看到容珏,慕轻歌眼睛一亮,一直悬着的心瞬间放松下来,欢喜的叫了一声,便朝他跑过去。

    “别乱跑!”容珏看着慕轻歌凸高的肚子,被她这动作吓得差点出了一身冷汗,抿着薄唇,忙上前去搂住她的腰,“出门之前不是让你戒骄戒躁,莫要如此冲动的么?你怎么就不听?”

    慕轻歌搂住容珏的腰,眉眼弯弯的笑。

    因为他的出现,她的高兴洋溢于表。

    容珏看着,也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摸摸她的脸,见她眼底有些青色,知道自己让她担心了,便没再舍得责怪她一句。

    而秦子清看着柔情蜜意相拥的两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但很快归于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以一个旁观者的目光看着二人。

    顾飞霜咬着唇,看着容珏,也是又气又妒。

    真不明白,这里那么多人,容珏进来,怎么就只看到慕轻歌这个贱人?

    “好了,坐下来吧。”

    容珏放开慕轻歌,牵着她的手在一旁坐了下来。

    “王爷,喝茶!”

    一直以为容珏出事了,如今他一点事儿都没有的平安归来,慕轻歌委实高兴,笑靥如花的给容珏倒了一杯茶,见他脸色相较离开的时候差了许多,很憔悴,忍不住问:“这一次出去,是不是很累?”

    “无碍,莫担心。”容珏说着,伸手将她一只手裹在掌心,一只手捏起杯子浅抿一口茶,眸子锐利的看向秦子清。

    秦子清翘唇,有礼一笑。

    容珏容色冷淡,抿了半杯茶,便将杯子放下,淡淡开口:“秦小姐,不如我们继续之前你与歌儿说的话题如何?”

    慕轻歌皱眉,被他裹在掌心里的手儿在他掌心抠了抠。

    虽然知道容珏的心意,但是,那样的话她还是不喜欢听到第二次。

    “怎么了?”容珏转过头看她有些不高兴的小脸,和她说话时,声音立刻柔和下来。

    “没。”

    虽然如此,慕轻歌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然后看向秦子清。

    秦子清当看不到,轻笑了一下,“珏王爷,子清也有此意,不如我们单独聊聊?”

    容珏冷淡道:“要聊可以,但是,不必单独聊了,秦小姐有什么话,现在说就是了。”

    秦子清闻言,眼底有几分黯然,特别还是看到容珏对慕轻歌如此温柔,对她如此冷淡,心里非常不好受。不过,既然他回来了,而且还听到了自己那番话,有些事,光明正大说出来,反而更好一些。

    况且,她有自信,这样好的建议,他不会就此放过的。

    毕竟,他努力了如此久了。

    于是,她自信的将自己的建议说了出来。

    容珏面无表情的听她说完,也不说好还是不好。

    秦子清捏着自己的指尖,紧张的等待他的答案。

    容珏连看都没看她一眼,问慕轻歌:“歌儿,管家呢?”

    “在房间里陪琰儿。”慕轻歌对容珏是有信心的,只是,不明白他此刻找管家作甚,睁着眼睛看他,“怎么了?”

    “他失职了。”容珏冷冷道:“我不是交代过他,你不该见的人都拒之门外的么,他将本王的话当作耳边风了?!”

    话罢,袖子一挥,桌上的水壶杯子,全数扫落在地。

    “啊!”

    容珏平时就冷清,看都懒得看人一样,很多人对他是又敬又怕,如今他发怒更是可怕至极,顾飞霜吓得惊叫了一声,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秦子清的脸色也变了一下,站起来,怔怔的看着容珏。

    “管家!”容珏容色冰寒,拍案而起:“还不出来逐客!”

    在房间里红姬子琰的管家一听,急忙忙的跑了出来,不用问也知晓情况,朝容珏鞠躬请罪,然后来到秦子清跟前,冷冷道:“秦小姐,我们王爷和王妃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秦子清抿唇,喉咙咽动着,直直的看着容珏好片刻,才移开了视线,然后将视线落在慕轻歌身上,轻轻笑了一下。

    笑容很美,却看之都让人头皮发麻。

    然后,她一字不说,转身离开。

    顾飞霜还没回过神来,直到秦子清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才一个激灵,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走,管家一字不说,直直的在容珏面前跪了下来,“王爷,老奴失职,请您责罚!”

    “好了。”慕轻歌皱眉,道:“管家你都这个年纪了,还跪什么跪,快起来。是我要见她们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管家垂首不语。

    “王爷!”慕轻歌见这管家这模样,有些头疼,伸手掐了一把容珏的手背,“好了,别罚管家了。”

    容珏掐一把她的脸,“你还有心思担心管家,不是让你莫要随便见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么,你怎么就不听,明知道她来肯定没安好心,你竟然还见她?”

    不三不四……

    慕轻歌忍不住笑了一下。

    如果秦子清知道容珏在心里是这样想她的,只怕她今天不会来这里自取其辱的。

    “你还笑?”

    “我高兴嘛!”

    慕轻歌说时,笑得更高兴了,走过去抱住容珏的手臂,强调一句:“很高兴。”

    她一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很好看,有种天朗风清的感觉,容珏看着,瞬间什么气都没了,无奈的掐了一把她的脸蛋,“你啊,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好。”

    慕轻歌一本正经的举起手,“我只见你让见的人好不好?”

    这次她见秦子清,也是觉得她有他的消息,才会见的。

    不然,以前在珏王府,秦子清想要见她的时候,她什么时候出去见过她了?

    “要是真的如此听话便好了。”容珏伸手戳一下她的额头,没好气的道。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