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少年神医
既然容珏回来了,慕轻歌便一刻都不想在段王府上呆了,她非常怀念珏王府。

    她让管家收拾一下东西,当即便回珏王府去。

    “歌儿,你到底人家府上住了一个多月,要回去的话,如论如何,都应该跟人打一声招呼的。”在回去之前,容珏如是跟慕轻歌说道。

    慕轻歌一脸懵逼,不过还是被容珏牵着手,去见了段王爷段王妃。

    “珏,珏王爷?”

    段王爷段王妃看到容珏的时候,怔住了,“您,您怎么”

    慕轻歌看着段王爷段王妃,皱了皱,暗忖,容珏回来,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不太可能吧,容珏一路过来,难道就没人看见?

    就算容珏是避开耳目进来她助的厢房的,但秦子清和顾飞霜总看见了吧?

    她们不跟他们通一通气?

    这么想着,她看向容珏,忽然好想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珏拍拍她头顶,示意她稍安勿躁,看着段王爷段王妃:“两位看着好像很惊讶,难道,本王不应该回来么?”

    “不,不。”

    段氏夫妇忙摆手,“珏王爷您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您离开一个月,珏王妃定然很挂心您了。”

    “这一回,本王确实让歌儿挂心了。”容珏眸子深沉莫测的看着两人,“毕竟,这一次我出去,遇到了不少麻烦,比预定回来的时间要推延了半个多月。”

    段氏夫妇心下暗冒冷汗,脸上笑着道:“珏王爷英明神武,没有您解决不了的事情,回来就好了。”

    “也是,回家来便好了。”

    容珏说着,站起来,淡淡道:“这一个月来,歌儿和琰儿,有劳段王爷段王妃悉心照顾了,容珏感激不尽,今日回去,定然让人重重酬谢。”

    “不用不用!”

    段氏夫妇简直被吓到了,忙摆手,“珏王妃,珏王妃住在府上也只是为了给小儿好好医治而已,是我们让珏王妃劳心劳神才是,要说谢,也是我们要重重酬谢珏王妃才是,岂敢让珏王爷您破费。”

    开玩笑,容珏这一次之所以会推迟这么久回来,其中少不了他们的功劳。

    而且他们相信,容珏非常清楚这一点。

    如今他却只字未提,更加没有要跟他们摊开来秋后算账,反而还客客气气的给他们送礼,他们哪里敢收啊!

    指不定容珏会给他们送一双棺材来府中的啊!

    容珏唇角一扯,眼底没有一丝笑意,“段王爷段王妃莫须客气,本王说过的话,便不会收回。”

    话罢,也不给段氏夫妇反驳的机会,牵起慕轻歌的手,道:“时辰不早了,本王一路风尘仆仆,便想回去梳洗一番了。”

    话罢,牵着慕轻歌就要离开。

    “珏王爷珏王妃请稍稍留步。”

    段王妃没忘记正事,忙问慕轻歌:“珏王妃,不知小儿的腿何时能好?”

    慕轻歌扫她一眼,“我之前不是说过,段世子的腿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现在是康复时期么?”

    “那,什么时候才能走路?”在段王妃的眼里,要能走路才能算好。

    “段世子现在不是已经能走一两步路了么?”慕轻歌没好气,“段王妃,万事都需要有一个过程的,需要一个月左右的努力康复才行。”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段世子双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已经可以尝试着,慢慢的拄着拐杖走动几步了。不过,还不能单独的走路,还需要再过一个月左右,满满的复健才能。

    “就是,在这一个月内,让他多拄着拐杖走走?”段王妃想不到慕轻歌今天就会走,很多事情都还没来得及问。

    “对。”慕轻歌道:“多给他捏捏腿,康复过程中不能太过劳累,不然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好的,谢谢珏王妃。”段王妃笑了笑,“这一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

    就算慕轻歌之前给他们摆过无数次脸色,就算她现在还是很不喜欢她,但是,段王妃到底还是很感激她的。

    毕竟,如果不是她,她儿子或许会一辈子都无法在走路了。

    “段王妃也不必谢我,不然,你这句道谢怕是你日后会后悔。”慕轻歌说时,笑了笑,也不等段王妃开口说话,继续道:“对了段王妃,段世子的腿如果好了,你们应该会很高兴,会替他大摆筵席庆祝的吧?”

    “这是当然!”

    段王妃笑容满面的道:“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喜事啊!”

    “真的是喜事。”慕轻歌眉眼弯弯的笑,“大摆筵席的那一天,定然也药给我送一张请帖来啊!”

    段氏夫妇一听,怔了一下。

    毕竟,他们以为经过了最近这些事,他们再次见面,已经不会如此和气的了,日后定然是针锋相对的日子。

    却想不到,慕轻歌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轻歌挑眉,“怎么,不乐意请我?”

    “不,当然乐意!”段王妃回府了脸色,笑道:“多亏了您,就算谁不请,也要请你啊!”

    “好,段王妃你说过的话可要记住了啊!”

    慕轻歌笑眯眯的说着,抱住容珏的手,晃啊晃的道:“王爷,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容珏虽然不知她葫芦里在卖什么药,见她这鬼灵精的模样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事,笑着点了点头,拒绝了段氏夫妇送行,两人齐齐离开回府。

    看着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门外,段氏夫妇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了,取代之的是一种凝重,“珏王爷怎么今天回来了?”

    “不知道。”段王爷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无论如何,事情没有我们想的办得那么好,这件事还需要尽快去回报上面。”

    “嗯。”段王妃点头认同,这一个话题结束,段王爷要离开,段王妃拉住他,“王爷,珏王妃方才如此热情说想要来宴席喝一杯,是什么意思啊?我为何感觉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

    段王爷没将这个放在心上,“前段时间,不是很多人都质疑她的医术的么。这一次她医治了我们孩子的腿,定然是想借此机会炫耀一番,多个少年神医称号什么的呗!”

    段王妃听着,心头的不安消散去了,“也对,很有可能是这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