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夹缝中生存
“终于回到自己的府上了!”

    一进珏王府,慕轻歌就哈哈的笑了两声,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空气,“自己的地盘就是不一样,呼吸起来都舒服很多”

    “就是。”

    姬子琰也很兴奋,围在慕轻歌旁边跑跑转转的,“那个段王府一点都不好玩,那些人也好没意思,还是我们这里好玩。”

    说着,他拽着慕轻歌的手,兴奋的道:“小娘亲,你陪我去看看红狐呗,上一次出去的时候它生病了,现在看看它瘦了没。”

    慕轻歌之前捕猎的红狐,慕轻歌喜欢得紧,但是自从姬子琰来了之后,看他喜欢,她就将它送给了他。

    姬子琰每次去玩,都必须去看一看红狐。

    要是红狐病了,他也会难受。

    后来,慕轻歌问过容珏,她才知道,原来之前皇甫蔚天捕猎的那一只红狐,从小到大都是配在容珏和皇甫蔚天身边的。

    所以,在当年去爵彦的时候,皇甫蔚天也将红狐带去了,是姬子琰最喜欢的一个玩伴。不过,在遭人洗劫的时候,红狐也惨死了。

    所以,对待这一只红狐,姬子琰显得特别的珍惜。

    慕轻歌知道他想红狐了,想到这段时间委屈他了,他摸摸他脑袋,点了点头,对容珏道:“我陪琰儿玩一会,你先回房间去熟悉一下,梳洗好我们便一起用午膳。”

    容珏看了姬子琰一眼,难得的没反对,“好,你们去吧。不过不要玩太疯了,现在天气热,也不许到外面跑,免得中暑知晓么?”

    “知道了。”慕轻歌哭笑不得,“是你懂医还是我懂医?”

    容珏伸手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快去快回。”

    “好。”

    经过了半年多,红狐原本不大不小的一只,现在大很多了。

    狐狸原本就很懂人性,红狐更胜一筹,它也许久未见过慕轻歌和姬子琰了,一看到两人过来,便欢快的药扑进慕轻歌怀里。

    慕轻歌忙躲开,摸着肚子笑道:“我现在可承受不起你的热情了,你和琰儿玩玩。”

    红狐便顿住,在她身边跳了几下,就被姬子琰的小身板给抱住了。

    “小娘亲,它变瘦了。”姬子琰摸着红狐油光水滑的红毛,有些难过的道。

    “是之前生病变瘦的。”一直有人伺候着红狐,旁边的丫鬟闻言,上前来解释道:“病好之后,胖回来不少了。”

    慕轻歌对丫鬟点点头,让她下去,摸摸姬子琰的头,道:“莫担心。”

    “哼,人家才不担心。”姬子琰小朋友很傲娇的哼道。

    不担心,还将人家红狐抱得那么紧?

    慕轻歌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懒得理他。

    静默了一会,姬子琰轻声问慕轻歌:“小娘亲,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怎么问起这些了?”

    姬子琰非常聪明,他已经懂得非常多了,他知道一年就成长一岁,也知道一年大概会有多少天,更知道一个人多少岁便成年。

    所以,这些优质而的话,他从来不会问的。

    “没,我就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一直好像都长不大。”姬子琰笑噘着嘴,委委屈屈的道:“我还要给父王母后报仇的,不长大,如何报仇?”

    慕轻歌一怔,伸手过去将他拉进怀里抱着,“你现在还是一个孩子,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学东西,高高兴兴的活着,莫要想这些东西。”

    他才这么一点大,抱在她怀里软软糯糯的,他怎么会说出报仇这样的话?

    而且,看模样,他不是今天才想到的,或许一直都记挂着父母的死,只是今天才对她透露了一点而已。

    但是,她光是一想他这么小就要想这些报仇的事儿,心里便难受得厉害。

    姬子琰小小的唇瓣抿着,“但是,他们说我没得选择。”

    “他们?”慕轻歌脸色微沉,“谁?”

    “爵彦国的人。”姬子琰扁了扁嘴巴,“他们说,父王就一直希望能复国。”

    复国?

    是要将之前被瓜分的领土,都收复回来么?

    但是,现在爵彦只是一个小部落而已,其他四大国领土广大,百姓众多,随随便便拍几十万兵就能将爵彦碾碎。

    要复国,谈何容易?

    “他们要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慕轻歌知道,做人要有家族之气,只是,“你现在还小,你好好学东西,想明白自己将来想要做什么,最想活成什么样子再说。”

    “一个人,父母给你生命,他们对你来说固然重要,你想完成父母之志也可以理解,但人的一生很短暂的,你首先还是要对自己负责,想清楚自己想要怎么样的人生才对。”

    姬子琰再聪明,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这些话,对他来说有些深奥了。

    他听得懵懵懂懂的。

    不过,慕轻歌说这番话的时候,声音徐徐如风,轻柔无边,没给人一丝压力,他听着就觉得很喜欢,他虽然很小,但是却将她的话牢牢的记着了。

    “小娘亲,很多人说,哥哥也狼子野心,如果我复国的话,总有一天我会和哥哥反目成仇,是么?”

    在姬子琰说要复国的时候,她就想到了这一点,姬子琰这么小年纪,却听到这样的话,她深深的怀疑,在从爵彦过来天启的时候,他到底听了多少极端的话。

    “琰儿,我还是那句话。”慕轻歌摸着他的脑袋,轻声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和立场,有些东西不能单方面评判。”

    “我知道。”姬子琰哼道:“父王母后都说哥哥很可怜了,自从父王母后去世后,我就最喜欢哥哥了,虽然有时候他很讨厌。”

    姬子琰依赖容珏,喜欢容珏慕轻歌还是能看出来的,“你知道就好,你哥哥其实很在乎你的,你哥哥有时候做事,也将你考虑在里面的,狼子野心这样的话,别人说就好了,你莫要放在心上,知道么?”

    说完这句话,慕轻歌忽然很心疼容珏,眼圈都红了。

    天启的人认为他白眼狼,爵彦的人认为他狼子野心,在所有人的眼里,他都成了只会掠夺的野兽了。

    然而,由始至终,他才是最可怜的人。

    从上一辈遗留下来的问题,让他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他被推进了天启和爵彦的夹缝中,在夹缝中生存,有时候或许接触不到阳光雨露。

    他活得多难受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