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想我么?
“歌儿,怎么了?”

    容珏在房间梳洗完,就出来厅子用膳,从慕轻歌看到他开始,她就咬着唇,用一种很心疼的眼神看着他。

    容珏堂堂男儿,除了小时候的父母,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看。

    “没有。”慕轻歌摇头,给他夹菜,“多吃一点。”

    “好。”容珏目光温柔如秋水,伸手摸摸她脑袋,“为夫自己来便行了,你好好吃。”说着,便给她夹菜。

    姬子琰在一旁看着,哼了一声,用他的小汤匙,也给容珏夹了一块。

    容珏扬眉。

    “哼!”姬子琰小朋友很傲娇,“你看错了,我没有给你夹的。”

    慕轻歌:“”

    容珏:“”

    他还真是光明正大的在这里睁大眼睛说瞎话啊!

    “看什么看!”姬子琰被慕轻歌和容珏两人看得有些恼羞成怒,粉嫩的两颊鼓鼓的,“在看我可就要生气了!”

    “哈哈哈~”慕轻歌觉得好笑的厉害,垂首下来亲他一下,“小屁孩,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你和你哥哥像,日后弟弟妹妹肯定也很可爱。”

    容珏看她的动作,皱了皱眉,听到她后面说的那一句话,脸色才好起来。

    姬子琰的脸有些红,小鼻子皱巴一下,不怎么赞同,“他们会比我更可爱的。”

    “好。”慕轻歌笑得眉眼弯弯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那还差不多。”姬子琰美滋滋的扒着饭,想起什么,睨着容珏对慕轻歌道:“小娘亲,午睡你要和我睡,还要给我讲故事。”

    “你自己睡。”容珏眯眸,“你小娘亲已经陪了你一个对月了。”

    而他和慕轻歌已经分开一个多月了,慕轻歌方才就已经陪他玩了这么久了,他竟然还不知足。

    “我不要!”姬子琰理直气壮的道:“小娘气答应过我,接下来至少一个月都要陪我睡的。”

    容珏脸色一沉,看向慕轻歌。

    “咳咳。”慕轻歌当没看到容珏沉下来的脸,给容珏夹菜,笑眯眯的道:“吃菜吃菜,你这段时间都瘦了。”

    话罢,叹息的看着他:“你一看就是许久未好好歇息了,用完午膳你好好会房间歇息,我在反而会吵着你。”

    容珏闻言,眸子一深,“确实是。”

    慕轻歌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了,脸一红,瞪他,“好好吃饭。”

    容珏唇角一翘,给她夹菜,心情很好的顺道还给姬子琰夹了一筷子。

    姬子琰哼了一声,很傲娇的道:“我不用你夹,我自己能夹。”

    容珏冷笑,“那我夹回来。”

    “你敢!”姬子琰护住碗,“你筷子有口水,我才不要吃你的口水!”

    容珏:“”

    “哈哈哈~”

    看着这两兄弟的互动,慕轻歌忍不住再次大笑出声。

    一顿饭下来,其乐融融的。

    就算是在厅子外面,也能听到慕轻歌和姬子琰欢乐的笑声。

    就连素来少话的容珏,也多说了好几句话。

    慕轻歌吃完饭,就去给姬子琰讲故事。

    讲完故事,便陪着他睡了。

    在睡醒之后,她陪着姬子琰玩了一会,在他要开始跟先生学习了,才回她与容珏的房间。

    她回房间的时候,容珏还在睡。

    而且睡得非常沉。

    站在床边看着他憔悴的脸,慕轻歌越发的心疼了。

    如果他不是有责任在身,其实他可以活得很自在很逍遥的,不用过的如此辛苦。

    唉!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他还要过多久。

    十年内么?

    预言说过,十年内天下是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动的。

    不知,这个变动,是否与他有关?

    罢了,不想这些了。

    慕轻歌摇摇头,不想吵醒他,轻手轻脚的走到桌子旁,静静的处理各种事务。

    她一直处理到天色黑下来,容珏也没有醒来。

    慕轻歌知道他这一觉或许会睡挺久的,也就没叫醒他,和姬子琰用晚上的时候,叮嘱管家让厨房温着一份菜,等容珏醒来吃。

    许久未曾回来珏王府,姬子琰在珏王府内几乎跑了一圈,玩得有点儿疯,晚上之后,刚吃饱没多久,就精疲力尽,沐浴完不用慕轻歌哄,就早早的睡着了。

    从姬子琰的房间回来,她刚走到一侧走廊,便看到她和容珏的房间烛光明亮。

    “难道王爷醒了?”

    慕轻歌这么想着,便加快了步伐,朝房间内走去。

    她还没去到房间,门就被打开了,容珏修长如玉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门前,也看到了她,凝眉道:“如此急作甚,慢慢走。”

    “嘻嘻~”

    慕轻歌眉眼弯弯的笑着,就是不听,一把走过去,扑进他怀里,搂住他的腰。

    容珏无奈,对她却无法不宠爱,一手搂住她的腰肢一手捏捏她的粉颊,温声道:“你今儿怎么了?”热情得都会有点不像她了。

    慕轻歌眼睑低垂,吐吐舌头,“我就是高兴。”

    “外面露重,进房间吧。”容珏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牵着她的手进房间,并阖上门。

    “等等。”慕轻歌制止他,忙问:“你用晚膳了么?”

    “用了。”容珏捏捏她鼻子,“在你陪琰儿回房间的时候,我变性了,管家便将晚膳送过来了。”

    慕轻歌鼻子吸了吸,果真在房间里嗅到淡淡的菜香,总算放心了:“吃了便好,你这段时间受了,回府了一定要好好吃饭。”

    不然,他又累又忙,身子就算再好也会吃不消的。

    “好。”

    他薄唇微扬,目光温柔的看着她。

    慕轻歌被他看得脸蛋都红了,“你看我作甚唔!”

    他话音还没落下,容珏便低下头来,吻上了她的唇。

    两人一个月未见,心里对彼此都非常想念,一吻,便停不下来,在两人黏在一起的唇分开之后,慕轻歌便发现,自己身上的外袍不知何时已经被他剥落。

    她身上的里衣也松松垮垮的,露出了雪白细嫩的肩膀,还有粉色的肚兜。

    慕轻歌咬唇,“你”

    “歌儿,想我么?”

    容珏气息微沉,捧着她的脸蛋,看着她的眸子深沉如漩涡,随时都有可能将他吞噬进去。

    慕轻歌踮起脚尖,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在她薄唇上啄了一下,“很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