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各方势力


    容珏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心脏不受自己控制的颤了一下,呼吸瞬间变得粗重起来。

    他伸手摸着她柔嫩的脸蛋,声音沙哑:“我也是。”

    说着,不等慕轻歌说话,便垂首,堵住了她的唇瓣,一边吻着她,一边小心翼翼的将她横抱起来,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迫切的与她吻在了一起。

    没一会,房间内便响起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久久未息。

    慕轻歌到底是孕妇,容珏也不敢太过乱来,要了她两遍,见她已经吃不消了,才强忍下还想要她的**,停了下来。

    一番**后,慕轻歌累得厉害,没一会便睡着了。

    天气热,容珏为了让她舒服一些,还是让人抬来了沐浴的水,将沉睡中的她抱到沐浴桶里,帮她清洗一番身子,才放她睡去。

    容珏下午睡得比较多,也不困,在她旁边半躺着,撑脸静静的凝视着她的睡颜。

    最近她的气色愈发好了,一番**后,脸蛋更显酡红娇憨,恬静沉睡的模样美得恍若精心勾勒的画中人。

    容珏看着,只觉得燥热又上来了。

    他无奈叹息,伸手在她凸起的肚子上轻柔的抚摸,“你还是快点出来吧,莫要再这样折磨你父王母妃了。”

    “嗯~”

    兴许是他的抚摸很舒服,睡熟的慕轻歌唇瓣翘了翘,身子往他这边挪了挪。

    容珏对她下意识的依赖动作很是满意,薄唇一扬,伸手轻轻的将她半抱在怀里,并倾身过去,在她脸蛋上浅啄了一下。

    啄一下,便停不下来了。

    他的唇瓣,吻过她的额头,鼻翼,眼睑,最后来到了她被他方才吮吻得鲜红欲滴的唇儿上,他眸子幽深的看着,禁不住的吻了上去。

    他深入浅出的吻了一会,感觉到慕轻歌的气息有些喘,眸子更深了,眼底**更加强烈。

    他正要深入,门外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王爷。”

    是将离的声音。

    容珏蹙眉,被打断了亲吻有些不悦,“这么晚了,何事?”

    “你等的人来了。”

    将离道:“长在西厢候着。”

    容珏一听,眼底闪出一抹危险,静默了片刻后,道:“嗯,我知道了,我这便过去。”

    容珏说着,放开搂住慕轻歌的腰的手,轻手轻脚的撑起身来,下床离开了房间。

    他这一离开,便一个晚上没有回来。

    慕轻歌第二天早上醒来,也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她问伺候她梳洗的春寒,“王爷起很早了?”

    “奴婢不知。”春寒道:“奴婢过来伺候您的时候,王爷已经不在房间了。”

    慕轻歌拧眉。

    一大早的,去哪了?

    梳洗完毕,她去前厅用早膳,厅子里也只有姬子琰一人。

    “管家,王爷呢?”慕轻歌照顾着姬子琰吃东西,忍不住问旁边的管家。

    管家正要回答,门外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慕轻歌一看,赫然是她一大早便找不到人的容珏。

    只见他穿着一身矜贵的,鼠灰色的,绣着精致花纹的锦袍,看起来俊美异常。

    只是,慕轻歌还是看到了一股风尘仆仆的味道。

    她站起来蹙眉看着他,“这么早,你去哪了?”

    “出去外面办了点事。”容珏走过来,掌心在她脸颊摸了摸,温声问:“刚醒来?”

    “你说呢。”慕轻歌很没好气,“你吃了没?”

    “没。”

    “早膳都没吃,一大早就去奔波。”慕轻歌蹙眉,伸手拉着他的手臂让他坐下来,捏了一双筷子递给他,“什么事情如此急啊?”

    “没多大的事,莫担忧。”他接过筷子,温声道。

    慕轻歌知道前厅不是说话的地方,也没多问,就是让他早膳多吃些。

    用完早膳,容珏变要去西厢处理事情了,正好姬子琰要上课,慕轻歌不用陪他玩,就去西厢帮他处理事情了。

    来到西厢书房,容珏搂住她在长椅上坐下,捏捏她鼻子道:“好了,你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咳咳!”自己的心思被他看穿,慕轻歌吐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挠挠脑袋,还是开口道:“你这一次出去,比语气中晚了半个多月回来,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还有,为何你进段王府,要逼着段王爷段王妃?秦子清为何忽然之间会想要找泥合作?是不是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容珏无奈,“歌儿,你问题如此多,你让我答哪个好?”

    “既然我问了,当然要你全部都回答了。”

    “好,我全部都回答。”

    容珏是非常不喜欢别人逼问或许威胁他的,但是慕轻歌例外。

    就算慕轻歌问再多,他也还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你应该也知道,有人预言,十年内,整个大陆的割据会出现心的变化吧啊?”

    慕轻歌颔首,“我知道。”

    “那个预言其实非常可信的。”容珏道:“预言一出来,整个的掌权者都处于或恐慌或兴奋之中。有人战战兢兢的拉盟友,壮大自身实力,有人则积蓄力量,实现自己的野心。”

    “所以,现在每个国家的掌权者,都各自形成了一股势力,企图通过各种手段去削弱自己忌惮国家的实力,或者是瓦解对方的国力。”

    “当然,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些人痴心妄想,企图形成自己的势力,待时机成熟便夺政,然后跟别的国家一决高下,统一天下。”

    慕轻歌脑子转得很快,“也就是说,你现在面临的问题,有来自国内的,也又来自国外势力的?”

    “对。”他垂首亲一下她;脸蛋,“真聪明。”

    慕轻歌白他一眼,蹙眉道:“你此次外面出事,可是因为各方面的势力在阻挠你?”

    “嗯。”

    慕轻歌想了想,道:“那这各方面的势力,大概有多少?主要是谁?”

    “此次太复杂了,显然是有人联合要掰倒我,一时半刻,我也没完全查清楚对方有多少同盟者。”容珏道:“不过,国外的势力不可能延伸得那么快,大多应该都是我们天启国的。”

    慕轻歌心一跳,“其中,包括了秦子清是么?”

    一提起秦子清,容珏不知想到了什么,眸子冰冷,“对。”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