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惊人发现
慕轻歌看着他,“难不成,你此次回来晚了,是她从中作梗?”
  
      “嗯。”
  
      慕轻歌皱眉,她素来知道秦子清厉害。
  
      但想不到她区区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竟然厉害至此,竟然还有办法联合别人能拖住容珏半个月!
  
      “王爷,秦子清区区一个小女孩,怎么有今日这样的势力?”慕轻歌对这个非常不解。
  
      “秦相处心积虑了不少年了。”
  
      容珏淡淡道:“从她小时候,出生不久,秦相就一直在暗中培养着她了。再加上她外公的势力,她结交了不少能人。”
  
      慕轻歌想起红药谷谷主还有顾飞霜集美那死心塌地的模样,皱眉:“秦子清能力是非常好,但是也不至于让如此有能力的人都归顺于她啊!”
  
      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莫要理会她这些事。”容珏叹息,伸手摸摸她脑袋,温声道:“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好好养胎,再过几个月你可便要生产了,身子各方面马虎不得。”
  
      “好啦,我知道了。”慕轻歌见他又担心了,在他跟前转了一圈,笑眯眯的道:“你看看我,身子多好啊,肯定没问题的。”
  
      容珏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活力自在的模样,伸手替她将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宠溺的翘唇道:“对,肯定没问题的。”
  
      她和孩子,是他的命。
  
      他不允许她出任何差错!
  
      “嗯!”
  
      慕轻歌重重点头,笑嘻嘻的,扑过去,踮起脚尖揽住他的脖子,在他漂亮的薄唇上亲了亲。
  
      容珏眸子一深,搂住她的腰温柔回应。
  
      ******
  
      同一时间,擎亲王府。
  
      “母后,您怎么来了?”
  
      容擎之正在房间的书桌上埋首练字,看到太后被蒹葭公主搀扶着走了进来,忙站起来,一边迎上去一边道:“孩儿今儿还想,过两天便进宫去陪陪您。”
  
      “怎么,允许你去见母后,便不允许母后到你府上来?”
  
      太后任由容擎之过来搀扶她到桌边坐下,然后拉着容擎之的手慈爱的道:“来,站在这里母后仔细看看你,可好了没有。”
  
      容擎之照做。
  
      太后看着自己眼前的容擎之,身子比刚从珏王府回来要好太多了,不但气色好了,身子也见长回来好些许了、
  
      太后很满意,“嗯,甚好,甚好,这段时间来的疗养还真是有用。”
  
      “儿臣是不是又丰神俊朗了?”容擎之笑嘻嘻的道:“母后,孩子前两天都出街逛了好几圈了,街上那些大姑娘小姑娘见了儿臣,就跟被灌了迷魂汤似的,魂儿都被儿臣勾走了。”
  
      “你这孩子,少不正经的!”
  
      太后不喜欢容擎之吊儿郎当的模样,“擎之啊,你已经不小了,像你般年纪的,许多人孩子都能入朝为政了,而你”
  
      “母后。”
  
      容擎之打断了太后的话,“母后,您不要说了,儿臣还不想定下来。最近有朋友来信,儿臣打算再次出去走走”
  
      “又出去?!”
  
      太后反应很大,怒而拍案,“擎之,你还没闹够么?这皇城是有豺狼虎豹还是穷凶恶鬼,让你这般每次一回来就迫不及待的要离开?”
  
      一旁的蒹葭公主暗暗瞥了容擎之一眼,也觉得他太荒唐了。
  
      “母后,此次儿臣回来时日已经够长了。”
  
      容擎之叹息道:“你也是知道儿臣的,儿臣根本就是坐不住的人,喜欢到处走”
  
      “母后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也一直纵容你。”太后盯着他的眼睛道:“你遗忘回皇城,最长时间不到半个月便会走,此次一呆便是**个月,你又怎么解释?”
  
      容擎之很头疼,“母后”
  
      “你莫要说了。”太后冷冷道:“二三十年了,你想怎么样便怎么样,母后从来未曾说过你什么,你想做什么便让你做,此次,你也是是时候听母后一次了。”
  
      容擎之蹙眉,忽然之间有些不好的预感,“母后,您”
  
      “母后已经和你皇兄说了,他在朝中给你安排了一个职位,是实职,也是朝中能说得上话的职位。”太后很满意的道:“你既然身子好了,明儿就可以去上朝了。”
  
      话罢,不等容擎之说话,她便又笑盈盈的拍着容擎之的手道:“还有,你也应该要有自己的子嗣了,母后最近让你皇兄给你物色皇城闺秀呢,你这一次可要给你皇兄面子啊!”
  
      “母后!”
  
      容擎之这一次忍不住了,脸色有些不好看,“您怎么没事先给儿臣说一声?”
  
      这什么都安排好了,才告诉他。
  
      “告诉你?”太后冷笑,“然后等着你一去不复返么?”
  
      容擎之很头疼,“母后,儿臣都死过一次了,我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这些事儿臣只有主张,您莫要操心了好么?”
  
      太后不语,冷冷的睨着她。
  
      看来,这一次,她是如论如何都不会妥协的了。
  
      容擎之看着,也抿起了唇,一言不发。
  
      这些事,他绝对不会随随便便的人有人做主的,如果到头来一切都还是人有人安排着过日子,他年少时候,又何必远走千里?
  
      “擎之啊,不是母后一定要管你。”太后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心疼得泪光闪烁,“而是人都有老的时候,如果将来你老了,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你让母后如何放心啊?”
  
      “母后,府中多人着呢!”容擎之笑道:“儿臣觉得这样就好了,儿臣出去了,也会经常回来看您的,您”
  
      “擎之,你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
  
      太后定定的盯着容擎之,眸子锋利如刀剑,“你以前虽然也不听母后安排,但是,母后说什么,你起码还是会听的,是母后放纵你舍不得要求你而已。如今母后话儿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以前无论如何都会答应下来的,如今你却一点松动都没有。到底是为何?!”
  
      之前他不会如此排斥成婚生子的,还曾告诉过她他一定会找个姑娘成婚的,如今他却一口口的全部回绝了!
  
      容擎之眼皮一跳,“母后,儿臣只是暂时不想成家而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