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太后气结:“和你一个年纪的世家公子,哪一个不是孩子都差不多十来岁了?你现在还不想,何时才开始想?难道要哀家脚踩进皇陵你才愿意么?”
  
      “母后,你还年轻着呢,说这些话作甚?”容擎之笑着安抚太后道:“我们一起走出去,不认识我们的,还以为我们是姐弟呢!”
  
      “你少在这里给哀家耍皮嘴。”
  
      哀家原本很气的,被他这么一说,顿时又气又笑的。
  
      容擎之见太后笑了,也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蒹葭公主看着,轻咳了一声,浅笑盈盈的对太后道:“太后,你看,表皇叔哪像您说的不在乎您的感受?表皇叔孝顺着呢!”
  
      容擎之闻言,瞥了蒹葭公主一眼。
  
      对于蒹葭公主,她小的时候,他也怜惜她小小年纪便父母双亡,对她很是疼爱。
  
      只是,小女孩长大了,也懂得耍跟人玩心眼了。
  
      这不,她一说完,就提醒了太后什么,太后哼了一声,“如果真是孝顺哀家,便给哀家生一个孙子抱抱。”
  
      “母后,您现在已经儿孙满堂了。”容擎之桃花眼笑成一条线:“晟儿和放儿的孩子不是已经出生了么,据说他们也很喜欢您,一被您抱便笑眯眯的,可爱着呢!”
  
      “晟儿放儿的孩子可爱不假。”太后道:“但是擎之,晟儿放儿都有孩子了,你这个做皇叔的却还未曾娶亲,你也不知道羞愧!”
  
      容擎之垂头笑了一下。
  
      一旁的蒹葭公主看着这一幕幕,想起什么,伸手从宽大的袖子里,拿出了一个不怎么显眼的小册子,浅笑盈盈的递给太后,道:“太后,您不是要这个表皇叔看么?”
  
      一看那个小册子,容擎之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对,哀家怎么忘了这事了?”
  
      太后接过小册子,将之递给容擎之:“擎之,这册子里面有母后这些天和皇上一起,给你精心挑选的闺秀名单,你瞧瞧,看看哪个好,便定下哪个可好?”
  
      容擎之看着这小册子,瞬间明白,这一次太后是有备而来。
  
      并非只是为了说服他,劝说他。
  
      “愣着作甚,拿着。”太后道。
  
      容擎之伸手将小册子推了回去,“母后,儿臣真的没兴趣,再给儿臣几年时间可好?”
  
      “不好!”太后的脸色再度愣了下来,“几年前你也是这样敷衍母后的,你敷衍了十多年了,还不够么?今天你一定要给母后在上面选一个,或者选几个都行,就是不能不选!”
  
      蒹葭公主在一旁劝,“对啊,表皇叔,您就听太后的吧,太后也是为了你好啊。”
  
      容擎之蹙眉,瞥了蒹葭公主一眼。
  
      蒹葭公主心一虚,忙垂下头来,内折衣角当没看见。
  
      “让你看册子,你看凝儿作甚?”
  
      太后维护着蒹葭公主,见容擎之抿唇不语,也不恼,自顾自的展开了小册子,道:“这个册子,一共有十五个女子,这些女子各有千秋,却皆是才德兼备,钟灵毓秀之人。尤其是秦左相之女秦子清,她不但才华横溢,在皇城名望也甚高,是整个皇城未出嫁女子中,最出色的女子了。”
  
      “还有杨将军之女杨琉璃,她家世虽然比不上秦家,的那还是,这个孩子性情真挚,性情绝对纯良,能文能武,宜动宜静,口碑一直很好,和一般的武将世家的小姐大有不同,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这两个,哀家看着是最为满意的,当然,还有白家的……”
  
      “母后。”容擎之冷静的打断她的话,“这秦家小姐,不是和苍狼王有婚约么,苍狼王也才没去多久,现在便给秦小姐配婚约,是不是过早了些?难道就不担心啻刖国那边翻脸?”
  
      “秦小姐与苍狼王的婚事定下没多久,苍狼王便去世了,两人未必有感情。而且女子的年华稍瞬即逝,秦小姐也十六七了,距离苍狼王过世已经半年多了,啻刖国那边应该会体谅她的。”
  
      “儿臣看未必,啻刖国那边不是一直在与我们这边做交接,想将她接到啻刖国去么?”容擎之道:“还有,据说杨将军之女意属白老孙子白瑞谦,瑞谦一直被我看成是弟弟的人,我不想与他抢人,更不想拆散他们。”
  
      “你还真是哀家的好儿子啊!”
  
      太后听着,气笑了,“哀家替你花了这么多心思,你不替哀家想一下,如今倒是事事都替别人着想起来了?哀家怎么不知道你如此乐善好施?”
  
      “母后,儿臣只是……”
  
      “你只是心里住了一个得不到的贱人!”太后忽然毫无预兆的对他尖声一吼,然后手中的小册子猛地被扔在了地上,一双眸子锐利如刀尖的狠狠刺向容擎之。
  
      容擎之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
  
      太后咬牙,冰冷而尖锐的道:“擎之,哀家你看上谁不好,偏生要看上那么一个贱……”
  
      “母后!”容擎之听不得太后骂这样难听的字眼,张开眼喝住她。
  
      这是他第二次对她如此大声说话。
  
      太后一怔。
  
      容擎之心里有愧,“母后,事情不是你……”
  
      “你还在这里否认?!”太后尖锐的低吼,指着他书桌的一侧,专门用来放书画的漂亮器皿,“你说说,你这些卷起来的画卷都画了些什么?!你是直接说,还是否认,然后让哀家一幅幅画展开来看看哀家有没有看错?!”
  
      容擎之脸色一白,不知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看向蒹葭公主,目光阴冷:“是你?”
  
      他的书房,从来就没有人轻易能进。
  
      除了他和府上的管家,就只有太后和赵凝儿进来过了。
  
      而几天前,她们前来时,他恰好会客,待他回到书房的时候,恰好见她手忙脚乱的从他书桌的一旁走回去太后身边。
  
      当时她神色有些慌张。
  
      不过他并未多想。
  
      如今太后能知晓这些,却让他不得不多想了。
  
      看着容擎之冰冷的目光,蒹葭公主身子抖了抖,“我,我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容擎之桃花眼里没有一丝暖意,“难道今日这册子之事,也是不小心么?!”
  
      “你凶凝儿作甚?!”太后一把将赵凝儿挡在自己身后,“没有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是你这心思太……不对,定然是那个贱人勾引你!”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