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 掩藏起来的眼眸

  
      “母后!”
  
      左一个贱人,右一个贱人,容擎之爱笑的桃花眼全无笑意,“这些与她何干?明明是儿臣心思龌蹉,您如果要怪,尽管责怪儿臣便是了,责怪她作甚?”
  
      “与她何干?”太后冷笑,“哀家跟你说,那个贱人定然是个不干不净的!”
  
      容擎之强忍着转身离开的冲动。
  
      “擎之,母后所说之话,可并非只是气话啊。”太后抓住容擎之的手腕,目光恳切而担心的看着他,“皇城的世家小姐,有谁我们是不知晓的?”
  
      “她从小双目失明,一直无法医治。然而,却不知为何,忽然之间就好了,这件事连他们的家人都觉得奇怪!”
  
      “还有,她忽然之间双目复明也就罢了,然后恰好的接住了珏儿的绣球,从一个三品官女一跃成为珏王妃,还将性情冷淡的珏儿迷得神魂颠倒!”
  
      “如果你觉得这些不够奇怪,你想想,她一个双目失明的人,一复明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懂医术武术!这也太荒谬了!”
  
      “她这点年纪,双目失明了十年,她又不是神,怎可能会懂那么多?”
  
      容擎之蹙眉。
  
      对于慕轻歌的身份身世,他虽然没有仔细了解过,但也是有所了解的,之前不曾多想,现在听太后这么一说,也觉得慕轻歌能力超凡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了。
  
      “母后,你到底想说什么?”
  
      容擎之紧盯着太后道。
  
      太后冰冷而厌恶的道:“她或许根本就已经不是慕家那个双目失明的小姐了,许是妖孽上身,又或者是他国派过来的细作!”
  
      容擎之抿唇,“母后,这只是您的猜测。”
  
      “表皇叔,这并非只是猜测,细作这边,起码也是能说出个根据的。”一直在旁边静静观察的蒹葭公主,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当初前去千暮山,凝儿有伤在身没去,但也听说珏王妃曾经和啻刖国二殿下两人一见面,毫不顾忌珏哥哥便相拥起来,这点非常可疑。”
  
      容擎之冷冷的看着她,“如果她真的是啻刖国的细作,那她与赤若绝是多没脑子才会光明正大的将两人的身份暴露在众人面前,给旁人留下的猜测的祸端?”
  
      “她或许是掩耳盗铃啊!”蒹葭公主道:“她区区一个三品官女,怎么可能会认识啻刖国二殿下,而且,两者还如此亲密,定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容擎之瞥她一眼,只给了两个字:“证据。”
  
      蒹葭公主招架不住,悄眼看向太后。
  
      太后哼道:“如果并非细作,那便是专门勾引男人的妖孽了!哀家过段时间,定然要找人过来,将她给收了!”
  
      “荒唐!”容擎之觉得太后疯了,“您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母后还不是为了你好么?!”太后声音也拔高起来,片刻才缓和下来,苦口婆心劝道:“擎之,母后可以不动她,但你要听信母后一次,娶妻生子,就当这个世上没有这个人如何?”
  
      容擎之不答。
  
      在这样的情况下娶妻生子,他做不到。
  
      也不想害了人家姑娘家。
  
      “你到底想怎么样?!”太后勃然大怒:“是想抱着这些画纸过一生,还是想将你那龌蹉的心思公布于众,等她放弃珏儿选择你?!”
  
      容擎之静静的看着太后,“我什么都不会做,母后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吧。”一切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我做不到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太后厉声道:“你的心思一日未断,我便一日做不到!除非你娶妻生子!”
  
      他外表虽然放荡不羁,但她是她母亲,她知道,他比谁都重责任,只要他娶妻生子,有责任在身,他定然会好好对待妻儿家庭。
  
      “母后,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他只是暗暗的关心这一个人,心仪一个人而已,他从来就不打算要做些什么,却不料会被人看得如此不堪。
  
      “娶妻生子,不是最好的遗忘方式么,你需要什么时间?!”太后步步紧逼,“还是你已经决定非她不娶,然后用这个借口搪塞我?”
  
      “母后,你冷静一下。”
  
      “你让我如何冷静,我的儿子已经被人迷了心窍了!”
  
      容擎之揉着额角,皱眉道:“母后,请你放开成见,儿臣觉得您对她有误解。”
  
      “你还护着她!”
  
      “母后,我们这样谈很没意思。”容擎之冷淡道:“待你冷静一些,再谈吧。”
  
      话罢,他看向蒹葭公主,冷冷道:“带母后回宫吧,日后将你的小心思收一下,不然莫要怪表皇叔不客气了。”
  
      太后对慕轻歌的偏见,定然有**成来自于她!
  
      蒹葭公主垂眸,身子瑟缩了一下。
  
      “擎之!”太后一看,非常不高兴,眸子锐利的看着容擎之:“自从上次你从珏王府回来后,对凝儿的态度便便了,是不是那个贱……”
  
      “母后!”他常年笑眯起来的桃花眼微张,露出一双冰冷锐利的眸子:“儿臣说最后一次,儿臣不是三岁小孩,懂得判断一个人的好坏。她从来没有在儿臣面前说过您一句不好。您可以不喜欢她,但不要侮辱她。”
  
      “还有,”容擎之说时,顿了一下,看着太后道:“是她救了我,没有她,今天的我已经不可能站在你面前与你说话了。”
  
      太后一怔,抬眼看向自己儿子这双因为锋芒太过,掩藏了十多年的眸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唇瓣颤抖,没片刻便泪流满面,“擎之……”
  
      容擎之看着一脸悲伤的太后,面无表情。
  
      蒹葭公主有些担心,忙过去劝道:“太后,您身子为重,莫要激动莫要激动……”
  
      “我没事。”太后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轻轻推开蒹葭公主的搀扶,垂首捏着手绢儿擦拭着脸上的眼泪,真切的道:“擎之,再听母后一次可好?就这一次,母后日后便什么都不管你了,你喜欢如何便如何可好?”
  
      “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容擎之看着太后,见她脸上泪痕斑驳,伸手替她抹了抹,轻声道:“但是,这一件不行。”
  
      “擎之,你这一生已经够苦了,你就莫要再选择一些艰苦的路啊!”太后心疼的抓住容擎之的手,“这个世上,母后最心疼的就是你了,你让母后安心一些可好?”
  
      容擎之还是这一句话:“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一件事不行。”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