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焚画

  
      话罢,他认真的看着太后,“还有,母后,无论你怎么不喜欢她也好,她始终都是救儿臣性命的人,儿臣希望你能像对其他孙儿媳一样对待她。”
  
      容擎之之前那一句话就足以让太后失望的了,这话一出,太后的脸色唰地沉了下来,冷笑连连:“擎之,你还真够替她着想的!”
  
      容擎之抿唇不语。
  
      “擎之,母后在这里认真的跟你说。”太后深吸一口气,冷静的看着他道:“她救了你,母后一直记在心里,但是,你如今这样为她与母后作对,母后也一样不会忘记!”
  
      话罢,看了一眼赵凝儿,提醒他道:“还有,你不要忘记了,赵家灭门到底是谁在背后暗中操控,你让我善待她?除非她另嫁他人!”
  
      容擎之蹙眉,“母后,当年赵家之事,与蔚然皇后无关,你莫要听信谗言……”
  
      “闭嘴!”太后一想到自己娘家的灭门,双目赤红:“这件事到底是如何的,哀家比你更清楚,还轮不到你在这里为这件事教训哀家!”
  
      “母后……”
  
      “凝儿,我们走!”
  
      太后根本不给容擎之说话的机会,对赵凝儿说了一句,便率先走了出去。
  
      赵凝儿迟疑了一下,看太后的身影离开了房间,她抬眼看向容擎之,双目坚定:“表皇叔,不如我们合作吧?”
  
      容擎之现在对赵凝儿一点好感都没有,如果不是两人之间有一层关系在这里,他根本不可能会让她出现在自己的亲王府上。
  
      “不用。”容擎之根本不听赵凝儿要说什么,直接拒绝道。
  
      赵凝儿出师未捷,脸色有些不好,“表皇叔,我还没说我们合作什么呢,你是不是拒绝得太快了?”
  
      “我有脑子。”
  
      容擎之淡淡道:“我有脑子,不用你说,我就能猜到你要说些什么了。”
  
      赵凝儿一怔,然后笑了一下,撇嘴讽刺的看向容擎之:“表皇叔,我不相信你不心动。”
  
      她唇角的笑哪里对他有半分尊敬?
  
      容擎之冷冷道:“莫要将我与你混为一谈。”她已经因为容珏,失去了心智和善良,盲目得将一切都抛诸脑后了。
  
      “是么?”
  
      赵凝儿轻轻一笑,一点也不生气,“表皇叔,我知道你因为我的做法厌恶我,只是,当初的我也不是这样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魔疯长而已。
  
      容擎之看着她,微微皱眉,他原本以为赵凝儿已经为容珏失去心智,看来,他想错了。
  
      她其实理智得很。
  
      理智得比谁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现在在旁人眼里是如何模样的。
  
      更知道自己现在一步步的在做些什么。
  
      “母后已经已经快要走远了。”容擎之不想与她对话,直接下逐客令,“你走吧。”
  
      赵凝儿也不介意,轻笑一声,道:“表皇叔,如果哪一天,你想通了,我们可以好好的坐下来聊一聊。”
  
      话罢,不等容擎之说话,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容擎之眉头越皱越深。
  
      她竟然想要与他合作,她有这样的决心,就太后对她宠爱信任的态度,日后不知道会不会翻出什么大风大浪来?
  
      容擎之隐隐担忧。
  
      不过,他也没多想,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向书桌一侧的摆放着的一幅幅的画卷,开口道:“来人!”
  
      “王爷?”
  
      管家进来了,“请问有何事吩咐?”
  
      容擎之不语,抿唇看着那一大堆画卷,静默片刻后淡淡开口:“里面的画本王不要了,你将它抱出去找个地方烧了吧。”
  
      呃!
  
      管家一愣,“都烧了?”
  
      他伺候他二十多年了,他鲜少作画。
  
      这并不是说他做得不好,相反,他的画工,珏王爷第一,他便是第二了,是非常受先帝赞赏的。
  
      只是,他不爱画。
  
      如果他真的画一幅画,他会代之如珠如宝,定然是非常珍惜和喜爱的。
  
      别人碰一下,可都是不行的。
  
      而这些画,都是王爷最近半年来新画的,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新添一幅,创作频繁得让他当初非常吃惊。
  
      还有,他不知道他到底在画些什么,但是,他作画时认真专注,目光流露出的温柔缱绻目光,他永远都不会忘。
  
      而且,自从他作画以后,他格外爱惜这些画,特意交代过任何人都不能碰之一下。
  
      如今,他竟然要将这些画都烧了,他怎么能不震惊?
  
      “对。”
  
      容擎之闭了闭眼,声音毫无情绪的道:“现在拿去吧。”
  
      管家虽然很不解,但是剑容擎之好像已经下定决心的模样,也不敢劝些什么,点点头,应道:“是,老奴这便办。”
  
      说着,便从越过容擎之,伸手将画抱起,要将它们抱出去烧了。
  
      容擎之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出去,不知想到了什么,道:“算了,你放回去吧。”
  
      管家一愣,不知道他到底想做甚,但见自家主子情绪并不高,像是在压抑些什么,没说一字,径自的转身往回走,将画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
  
      容擎之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吩咐:“你去端一个火盆来。”
  
      管家一听,震惊:“王爷,您这是……”
  
      他的意思是他要亲自烧?!
  
      但是,他不是很喜欢这些画么,他将画抱出去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他有隐隐约约透露出来一股悲伤。
  
      如果他对这些画喜爱至此,他却要将之亲自烧掉的话,那与自己亲捅自己心脏一刀有何区别?
  
      “莫问这么多了。”容擎之挥挥手,“你去办吧。”
  
      管家担忧的看了一眼,一句话不敢多说,依言出去了。
  
      没一会儿,火盆就端进来了,管家看到容擎之好像展开了一幅画在静静的观看,看到他走进来,便将画阖上了。
  
      管家低眉顺眼的给火盆点上火,正要退到一边去,容擎之便淡淡道:“你先出去吧,我不叫你,你不许让任何人进来书房。”
  
      管家有些担心,“王爷,这些话要是喜欢,您留着便是,为何要……”
  
      “出去!”
  
      管家立刻住嘴,应了一声:“是。”便退身出去了。
  
      管家知晓容擎之要焚画,知道他好像不怎么高兴,然而,他没想到,这一天容擎之都没从书房里出来过。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