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华懿然出事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月了。
  
      慕轻歌的肚子的孩子,差不多七个月大了,肚子已经挺大的了,也是孕妇会觉得腰酸背痛的时候。
  
      慕轻歌身子很好,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容珏天天在府上,她也不用担忧他,容珏对她更是无微不至,恨不得将所有她喜欢的,他觉得好的都搬到她面前给她,所以,她现在每天都过得非常满足。
  
      她觉得,这段时间,是她最开心,最满足的一段时间了。
  
      她心情一直都非常好,所以,她并不会觉得有多累。
  
      每天精神都很饱满,气色非常好,脸蛋白嫩嫩,红扑扑的,还整天笑眯眯的,旁人看到她便会被感染,仿佛感受到了幸福的味道。
  
      直到这一天,华老王爷来了。
  
      当初还很早,慕轻歌和容珏刚梳洗好,还没去到正厅去用膳,管家便匆匆来报:“王爷王妃,华老王爷来了。”
  
      “华老王爷?”慕轻歌一听,有些欢喜的,不过,慕轻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华王府到我们这里路程并不算短,这个时间还如此早,华爷爷定然天没亮便出门了,如此着急,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管家摇头,“这个老奴不知,不过听王妃您这么一说,老奴也觉得今天的老王爷看起来异常的疲惫,而且神色焦急,不知”
  
      慕轻歌不等管家说完,忙道:“既然如此,快将人请进来,别碍着正事了。”
  
      “是。”
  
      管家见慕轻歌这么说,也不敢怠慢,忙跑着去办了。
  
      看着管家离去的背影,慕轻歌开始有些不安起来,她抓住容珏的手,有些担忧的道:“王爷,你说华爷爷为何事这般着急?是不是”
  
      “别乱想。”
  
      容珏眸子微敛,伸手将她小小的手裹在掌心,安抚的道:“这个时候乱想没用,等华老来了,将事情说了才知晓。”
  
      “也是。”
  
      慕轻歌听着,也赞同。
  
      不过,不知为何,她心脏还是揪了一下,隐隐的担忧一直挥之不去。
  
      “我们先去正厅吧。”容珏牵着她的手,温声道:“华老应该也还没用早膳,我们让人多添一副碗筷,让华老和我们一起吃。”
  
      “好。”
  
      慕轻歌和容珏便去正厅了。
  
      “小娘亲,你来啦,我跟你说,我昨晚看了一本故事,我要摸着你的肚子说给弟弟妹妹听!”
  
      姬子琰来到正厅要比两人早一些,两人去到的时候,他已经坐在桌子旁握着小汤匙很认真的在吃粥点了。
  
      一看到慕轻歌,他双目一亮,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小汤匙放回碗里,立刻从椅子上跳下来,拔腿就要往这边跑。
  
      不过,还没跑到,便被容珏一把拎住后领扔回了椅子上,“我说过多少次,你小娘亲现在受不得碰,还每天给我弄这么一出,皮痒了?”
  
      “哼,才不理你。”
  
      姬子琰朝容珏扮个鬼脸,然后兴奋的指着自己旁边的凳子对慕轻歌道:“小娘亲,过来我这边坐。”
  
      容珏抿唇,冷冷的看着他,牵着慕轻歌的手动都不动一下,显然是不让慕轻歌过去了。
  
      “好了,你每天都跟琰儿闹这么一出,有意思么?”
  
      慕轻歌伸手拍拍容珏牵着她手的手背,很没好气的道:“他只是一个小孩子,你平常没多少时间陪他就罢了,就不能给他一个好脸色么?”
  
      虽然,她知道这两兄弟其实感情很好,也很在乎对方,但是,有时候她也不允许两人这样没完没了的闹。
  
      “就是!”姬子琰小朋友对容珏哼了一声,“我都快要怀疑你是不是我哥哥了。”
  
      容珏冷冷的瞥了一眼过去。
  
      姬子琰吐吐舌头,不理他。
  
      “多加一副碗筷,去厨房吩咐一下,让他们做些清淡营养的的粥点送过来。”慕轻歌没理这两兄弟,对一边伺候的人吩咐道。
  
      “是。”
  
      两三个伺候的人下去了。
  
      慕轻歌看着,也不管容珏愿意不愿意,拉着容珏在姬子琰身边坐下来,见姬子琰白嫩嫩的脸蛋上有一大块红红的痕迹,笑着伸手摸了一下,“昨晚怎么睡的,怎么这里这么红?”
  
      姬子琰奶声奶气的道:“昨晚看书,看着看着睡着了,忘了将书放到一边,被书给磕着的。”
  
      慕轻歌也不责怪,嗯了一声,温声问:“那本书字你可都认识?”
  
      从这一个月开始,也不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竟然很体贴的跟她说,晚上让她早点休息,不用她讲故事了,他自己去看书。
  
      慕轻歌当然不放心,但是小孩子意外的坚持,她想了想,觉得小孩子看书只要有人引导,看看也无妨,便亲自挑选了一些适合他看的书给他自己抱着看。
  
      姬子琰真的很聪明,虽然小小年纪,但是识字甚多,普通的一本书的话,他鲜少会遇到不认识的字,只是有些时候有些词语他不是很懂而已。
  
      “差不多。”姬子琰道:“小娘亲你给我挑的这书很好看,下次你再给我挑。”
  
      “好。”
  
      慕轻歌应着,正要让容珏多与姬子琰交流,余光便瞥见管家带着华老步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慕轻歌和容珏见着,便站了起来以表敬意:“华老。”
  
      “你们还没用早膳啊?”
  
      华老看了一眼摆满膳食的桌面,叹息道:“是我贸然,打扰了。”
  
      “华老你说这些作甚。”慕轻歌忙道:“你一大早过来,也还没用早膳吧?一起做来吃点?”
  
      她说时,恰好有人端来碗筷,放在了桌面上。
  
      华老见着,也不客气,在容珏身边坐了下来,慕轻歌示意伺候的人给华老盛粥点。
  
      容珏一边给慕轻歌盛粥,一边问华老:“来得如此之急,可是有急事?”
  
      “对。”
  
      华老伸手揉一把脸,叹息道:“我从昨天开始,便和然然那边失去了联系,派出去护着然然的人也不知所踪,探寻不到丝毫消息,还找到了两方消息交接的人的尸体。”
  
      慕轻歌一听,刚捏起来的汤匙掉回了碗里,“怎么会忽然之间这样?可有派人出去亲自到然然住的地方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