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八章 一个惊喜

  
      “昨晚当即派人去了。”华老揉着发疼的额角,满脸疲惫的道:“只是,那些人到现在也没有给出一点消息来。”
  
      难道那些人也遭遇不测了?
  
      慕轻歌暗暗心惊,看向容珏:“王爷,我们在那边附近不是也有人么?不如飞鸽传书去问问?”
  
      当初华懿然有孕,要避开皇城眼线,就是慕轻歌想办法,容珏帮忙实施的,她知道还有然现在住的地方附近有他们的人在活动。
  
      不过,他们的人比较隐秘,不是谁都能察觉的。
  
      如果华老拍多少人去都没用的话,他们暗中出手帮忙,反而能找到突破。
  
      “还是歌儿反应够快啊。”华老对慕轻歌笑了一下,对容珏道:“珏儿,其实你也猜到了,我此番前来,就是想从你那边的势力突破现在被垄断的消息,可否帮忙?”
  
      “好。”
  
      容珏一字不多说,伸手拍拍慕轻歌的脑袋,叮嘱道:“乖乖喝药膳粥。”
  
      话罢,不等慕轻歌回答,便站起身来,直接转身离去办事。
  
      华老看着他的背影,暗暗叹了一口气,慕轻歌心里也不好受,拿起碗帮他盛粥,“华爷爷,先用早膳吧,然然自己有功夫在身,一般人近不了她的身的,况且,她一看就是个有福之人,不会有什么事的。”
  
      “如果是之前我还不会这么担心她,但是她现在情况不同啊。”华老满目疲惫,伸手接过慕轻歌给他盛的粥,“她这个时候应该正好是生产的时候,万一有什么事,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慕轻歌一愣。
  
      对啊,华懿然应该到了生产的时候了啊。
  
      她对华懿然现在的处境不怎么了解,原本她心里还有些乐观的,但听华老这么一说,她心头的不安也逐步扩大。
  
      慕轻歌这一只知道华懿然和华老每隔几天便通信一次,了解双方的情况,“华爷爷,最近然然来信里,可有说过什一些奇怪的话么?”
  
      “这倒没有。”华老细想一下,摇头道:“那丫头每天都说自己今天做了什么好玩的,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如何如何,别的倒是从来不提。”
  
      也就是说一点线索都没有了?
  
      但是不可能啊,华懿然失踪,定然是有故意为之。
  
      她身边跟着保护的人不少,那些人若要动她,定然是准备了好一段时间,周全一切才动手的,不然也不会将华懿然身边的人摸得如此透彻,一下垄断了华懿然与这边的所有信息。
  
      “华爷爷。”慕轻歌忍不住道:“然然此次出事太过突然,您这段时间得罪谁了,到底谁会向然然一个孕妇出手?”
  
      华老皱眉:“我也觉得很奇怪,自然然丫头离开皇城之后,我便比之前的更加韬光养晦,皇城都快有半年没出来了,理应不会惹到不该惹的人才是。”
  
      “华爷爷,您确定?”
  
      “对。”华老颔首,“之前放了二十多万兵权,这些日子一直都挺风平浪静的。”
  
      慕轻歌闻言低头凝思。
  
      华老放权她是知道的,当初从慕衬眉那边的道消息,皇甫凌天如今去边疆抵御外敌了,而华老为了安静日子,主动放权的。
  
      少了二十万兵权,华王府的威慑力便弱了许多。
  
      皇帝那边也不会将华王府盯得如此牢了。
  
      所以,想到这里,慕轻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如果不是针对华王府而动华懿然,那到底是为什么要动华懿然?
  
      这么想着,慕轻歌微微皱眉,“华爷爷,要不,我这边先给你探探皇城内有可能动手的这几家情况,可好?”
  
      “好。”华老颔首,“据说你这边有不少暗流碉堡和第二世家的人,消息应该会比我们快。”
  
      慕轻歌听着,也不啰嗦,直接叫来管家,让他吩咐下去,去查她觉得有可能动手的那几家,有情况便让他汇报给她。
  
      “华爷爷,先莫要想太多。”慕轻歌安抚道:“先吃饭稳住身子,要是您倒下了,然然那边可就真的没有了支柱啊!”
  
      “好,有你们在,我放心多了。”
  
      华老由衷的笑了,垂首开始用膳。
  
      他们吃了一半,容珏才回来,一边在慕轻歌身边坐下来,一边对华老道:“大概两个时辰那边便会有消息传来了,华老你在这里等候消息如何?”
  
      华老应声道:“好。”
  
      “这是第几碗?”对华老说完话,容珏看向慕轻歌手里剩下的半碗粥,不咸不淡的问道。
  
      “咳咳!”慕轻歌闻言呛了一下,吐吐舌头弱弱道:“第一碗……”
  
      容珏蹙眉,不过华老在这里他也不好说些什么,伸手敲一下她脑袋,“每天早上两碗补粥不能少,不许偷懒。”
  
      慕轻歌无奈:“知道了。”每天都这么啰嗦!
  
      容珏没再理她,自己捏起碗筷,优雅进食。
  
      华老看着两人,然后想起了华懿然,顿时心疼不已。
  
      同样是有孕在身,歌儿却有珏儿全身心的关心着护着,少吃一口粥都有人担忧,然而,自己孙女却只能自己远走皇城,大半年未曾见过自己喜欢的人一眼。
  
      她一人孤身在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她如此爱热闹的性子,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忍过来的。
  
      想到这里,华老更加心疼华懿然了。
  
      其实,如果不是知道慕容书彦他的处境比他们艰难上数倍,而且这些年来他对自己孙女的好让他动容,他是绝对不会同意自己孙女去遭这样的罪的。要知道,由始至终,他最宝贝的还是自己这个孙女啊。
  
      一行人安静的用膳,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将离从外面走了进来,俯身过去在容珏耳边说了些什么。
  
      容珏捏着汤匙的动作一顿,眸子一眯,显然有些诧异,问将离:“当真?”
  
      将离暗暗瞟了一眼华老,颔首:“真。”
  
      “快去将人请进来。”
  
      “是!”
  
      将离下去了。
  
      慕轻歌看着将离的背影,看着容珏,问:“怎么了?谁来了?”
  
      容珏看向华老,唇瓣微翘,明显心情不错的摸摸慕轻歌的脑袋,温声道:“一个你未曾见过,但想见了许久的人。当然,还有一个惊喜。”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