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华懿然回来

  
      一个她未曾见过,却相见了许久的人?
  
      慕轻歌眨巴两下眼睛,歪着脑袋想了想,一时间什么头绪都没有。
  
      至于……惊喜?
  
      她抓住容珏的手,双目晶亮:“什么惊喜?”
  
      容珏伸手亲昵而宠爱的敲一下她脑袋,唇瓣微翘:“猜一下。”
  
      慕轻歌看着他的笑,乌黑的眼珠子一转。
  
      华懿然的事他明知道她心里很担忧的,他却当着华老的面笑了出来……
  
      忽地,她脑子灵光一闪,‘啊’的兴奋的叫了一声她眸子圆睁的看着他,兴奋的道:“然然,难道是然然?!”
  
      一旁用膳的华老一听,猛地顿住了动作,看向容珏。
  
      “是谁上次与我说,一孕傻三年的?”容珏宠溺的拍拍慕轻歌的脑袋,“我们的丫头,还是这么聪明。”
  
      真,真的是华懿然?!
  
      慕轻歌忽然有些不敢置信。
  
      之前听说华懿然出事,现在又听到这个好消息,有点大悲大喜的感觉。
  
      不知不觉,她竟然红了眼。
  
      “怎么了?”容珏察觉了,微微蹙眉,伸手摸摸她的脸蛋:“这是好事,怎么就哭了?”
  
      “没,就是太高兴了。”慕轻歌翘唇,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很是好看,转头正要和华老说话,便将华老已经坐不起的站起来,“珏儿,然丫头可有大碍?”
  
      “华老莫急。”容珏道:“他们没有从大门进来,走了偏门,需要一会才能来到这里。”
  
      “他们?”也就是说,并非只有华懿然一个人回来咯?
  
      如果不是一个人回来,那还有谁呢?
  
      这么想着,她想起容珏之前说的那个‘她相见许久,却一直未曾见过’的人。
  
      “王爷,难道是……然然生了?那个我一直想见却未曾见过的人,可是然然的孩子?”其实,按照日期,华懿然应该生了才是。
  
      “你猜?”容珏笑了笑,不正面回答。
  
      慕轻歌还算了解容珏,见他这模样,很肯定的道:“我猜错了。”
  
      在慕轻歌和容珏说话的时候,华老也在看着容珏,自从听到华懿然没事之后,他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也忍不住笑了一下,“珏儿,既然歌儿这么想知道,你便说吧。”
  
      容珏看了一眼华老,“我也不卖关子了,华老,看到他们,最高兴的莫过于你了。”
  
      华老一怔。
  
      慕轻歌听到这里,脑子灵光一闪,不敢置信的看向容珏,“王爷,难道是……”
  
      “没错,这回你猜对了。”容珏伸手将被慕轻歌放下来的汤匙塞回她手中,看向华老,道:“没错,是宥然回来了。”
  
      真的是华宥然!
  
      那个华宥然传说中很厉害的,但是一直远走在外许多年的哥哥华宥然!
  
      华老一听,眼底一阵激动,老脸顿时都红了,但不知想到了什么,又坐了下来,又是欢喜又是无奈的叹息:“宥然那孩子,到底是冲动了,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容珏摇首,“为何回来我也不清楚,他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华老一听,皱眉:“现在到府上了?而且还是和然然一起回来的?”
  
      “是。”
  
      “那个孩子,他明知道他不适合这个时候回来的啊!”华老听道自己许久未见的孙儿回来,不但不高兴,反而暗暗担心,“珏儿,一会他来了,你得给我阻止他,现在这个时候,他不适合回来,让他快些悄无声息的回去那边。”
  
      “华老,宥然离家多年,既然选择回来了,便不会轻易的离开了。”容珏定定的看着华老:“我们阻止不了的。”
  
      华老叹息,眼底有信息也有疲惫。
  
      慕轻歌看着他们,虽然她不知道华宥然为何离开多年,又为何忽然之间回来,但见华老这般苦恼,便知道事情一定不简单。
  
      她堪堪容珏,又看看华老,正要问容珏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门外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慕轻歌朝门外一看,便见一个身材高大颀长,俊美无俦的男子扶着华懿然走了进来。
  
      看到华懿然,慕轻歌立刻站了起来,“然然?!”
  
      随着两人从门外走进来,慕轻歌才看到华懿然怀里抱着一个襁褓,脸色非常苍白,唇瓣几乎一点血色都没有,身子摇摇欲坠的,几乎抱不稳怀里的襁褓。
  
      “宥然!”
  
      华老也猛地站了起来,忙走过去:“然丫头这是怎么了?”
  
      “一言难尽。”华宥然蹙眉,声音温润:“她现在需要休息,还有,需要一个大夫。”
  
      “我来吧。”慕轻歌看着华懿然,忙上前去,对眼睛半闭憔悴不已的华懿然,伸手过去,“然然,孩子给我。”
  
      华懿然肚子已经瘪下来,襁褓里的孩子看着莫约十来天大了,慕轻歌猜,这应该便是她的孩子了。
  
      “……歌儿?”
  
      华懿然其实几乎没有意识了,像一个在沙漠中脱水中暑的病患一样,极其艰难的找回一丝意识,然后眼泪就跟短线的珍珠一眼流了下来,“歌儿,可算见着你了。”
  
      慕轻歌接过她怀里的孩子,来不及看便将孩子转移给了华老,指着厅内的一张卧榻对扶着华懿然的华宥然道:“然然看着疲惫缺水,身体因为生子后得不到料理而落下了不少病痛,先将她放到卧榻上去,我看看具体情况,然后开药给她。”
  
      华宥然从未见过慕轻歌,但这些天也听了不少关于她的事,看着她灵气坚定的双目,他一字不说,便按照她的话去做了。
  
      华懿然躺在了小榻上,慕轻歌忙过去帮她把脉,然后眉头越皱越厉害,华老抱着孩子,来不及多问一句华宥然,见慕轻歌的脸色便问:“歌儿,然丫头她……”
  
      “华爷爷,你莫要担心,交给我办便好。”慕轻歌打断华老的话,对管家道:“快去让人煮一碗稀释一些的鸡蛋粥过来,记得粥里放一点酒酿,做好后端过来给然然喂上一碗。”
  
      “是!”
  
      管家立刻去办了。
  
      “追云追月,你们去我房间将我的医药箱拿过来。”慕轻歌说完,不等它们说话,便挥手道:“快去!立刻!”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