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章 一路逃亡

  
      追云追月下去了,慕轻歌见华懿然睁着疲惫的眼睛看她,眼圈通红,心里也一酸,握住她的手轻声道:“然然,你太累了,你先闭上眼睛好好歇一会,一切交给我们便好。”
  
      华懿然若有似无的点点头,“孩子……”
  
      “孩子也会照顾好的。”慕轻歌忙道:“我让人去找最好的奶娘过来,你安心休息。”
  
      华懿然一听,像是放心了,嘴角一扯,看了慕轻歌一眼,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听话的睡了过去。
  
      “总算睡着了。”
  
      华宥然浅浅叹息,对慕轻歌道:“一路上,我劝她许久,让她安心的去歇息,奈何她从未听过,心头一直不安,根本睡不着。”
  
      想起来,到底是他这个哥哥的无能,连最起码的安全感都不能给自己妹妹,让自己妹妹连想安心睡一觉都不行。
  
      相较之下,眼前这个自己妹妹经常提到的头就无法比他强多了,她一开口,自己妹妹便能信任的,安心的歇息。
  
      看着眼前大腹便便,却依旧掩不住身上的灵气与风华的女子,暗暗觉得,这个珏王妃或许比自己妹妹赞美的还要高一个层次。
  
      是一个钟灵毓秀的人物。
  
      “宥然,莫要自责。”华老一看便知道华宥然在想什么了,叹息道:“你们一路上应该遇着很多事情吧,靠你一人之力,能将然然护送回来,已经算很好了。”
  
      容珏看着华宥然,淡淡一字:“坐。”
  
      华宥然看向容珏,勾唇笑了一下,依言在他旁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我们真是许久未见了,恭喜你得一贤妻良配。”
  
      容珏看了认真的给华懿然把脉的慕轻歌,唇角一翘:“谢了。”
  
      华宥然但笑不语。
  
      容珏也没再说,给她倒一杯茶,然后吩咐人道:“给世子也来一份碗筷,多添一些粥点进来。”
  
      “是。”
  
      华宥然对容珏点了点头,然后问华老:“爷爷,你怎么会在珏王府?”
  
      “还不是知道然然出事了。”华老叹息,将事儿说了一遍,然后问:“宥然,然然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会如此遭罪?还有,这孩子怎么看也有十来天了吧,为何我这边一点消息都没有?”
  
      他与华懿然一直又书信来往,保持消息畅通,明明前几天他们一直通信着,为何华懿然没在信里提及自己孩子出生的事情?
  
      华宥然静默片刻,道:“爷爷,然然出事已经半个多月了,期间一直没法和你联系,与你通信的,或许是另有其人。”
  
      或许应该说,早有人知晓他们爷孙通信,为了不让他这边察觉华懿然出事,他们那边好下手,那边这段时间一直在以华懿然的名义跟忠勇王通信。
  
      而且,他们那边应该是知道他带着华懿然进入皇城,以免暴露更多,才停止了通信。
  
      “什么?!”华老有些震惊,“然然出事已经这么久了?”
  
      “对。”华宥然颔首:“半个月前,然然还没生产,但是也快临盆了,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人出现了。”
  
      “你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当真是刚刚好。”华宥然皱眉回忆道:“当初我与然然通过一封信,知道她在哪里住着,当初路过那个小镇,原本不打算去看看的,但是那天格外不安,便去了,然后刚好遇上了那样的事。”
  
      众人听着,心脏都被提到了嗓子眼,真是幸亏啊!
  
      幸亏他那天去找华懿然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对方人很多吗?”
  
      华宥然摇首:“算不上多,对方像是很清楚然然的实力,派了几个高手,能稳稳将然然杀了的那种高手,因为人不多,我们两人才解决掉他们,然后一路逃忙回来。”
  
      “途中然然就生了?”
  
      “是的。”华宥然叹息道:“那天也算幸运,正好是在我朋友一家中避着,那天然然就在那里临产了。”
  
      “那个地方的产婆是不是不太好?”慕轻歌捏着华懿然的脉搏,皱眉插嘴,“然然产后出现大出血,料理得非常不当,不然她也不会如此羸弱。”
  
      华宥然看向慕轻歌的眸子一深,“对,的确。然然确实是产后出现大出血。”
  
      想不到慕轻歌医术竟然如此了得。
  
      一个诊脉,便知晓华懿然发生什么了。
  
      这么想着,华宥然不由得又高看了慕轻歌几分,之前还会质疑这么一个出身的人能否配得上容珏,如今看来,倒是他太小看人了。
  
      出身,不是判断一个人能力的关键。
  
      “然后呢?”华老问。
  
      “然然产后大概休息了两天,但是有一天完全是昏迷着的,第二天醒来,我恰好发现有人已经搜寻过来了。为了不影响我朋友,我便带着然然再次逃忙。”
  
      “嗯,这应该就是你们途中的情况了。”慕轻歌颔首:“你们一直被人追杀,然后逃亡,偶尔才会停下来歇息是吧?”
  
      “对。”
  
      “然然状态非常差。”慕轻歌叹息道:“她能支撑这么久下来,已经很了不起了。”
  
      华宥然赞同:“对。”
  
      这些天他一直配着华懿然,自然知道她有多坚强多辛苦。
  
      “不过,孩子也可怜。”慕轻歌叹息,华宥然生产之后身子虚弱,母乳不丰,想必这些天没少挨饿。所以,她才会在华懿然开口的时候,说找奶娘,让华懿然安心的睡过去。
  
      华宥然看了一眼慕轻歌,他知道她在想什么,点点头附和。
  
      “宥然,这些追杀一直截止到现在?”华老问。
  
      “没。”华宥然皱眉,“在皇城外,他们像是察觉到暂且不可能动的了我们,便在我们进城的时候停止了追杀。”
  
      容珏眸子一眯:“对方是皇城人?”
  
      华宥然颔首,“很有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慕轻歌道:“或许对方或许是能继续对你们动手的,但是他们觉得很难,所以特意停了下来,造成他们头子是皇城人的错觉也说不定。”
  
      “对,的确是。”
  
      “那些人有何特征?”容珏问。
  
      “看起来,更是想江湖人士。”华宥然皱眉道:“他们出手非常没有规律性,有点凭主观意识动手,不太像听管教的,而且有点自傲的成分在。”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