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江湖人士

  
      江湖人士?
  
      华老皱眉:“我们华氏和江湖素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江湖那边怎么会如此大费周章的派人来然丫头?会不会是某些人不敢派自己身边的人,怕走漏风声,或者是太容易被人认出,所以故意请江湖人士来参与此事?”
  
      “明显是这样了。”慕轻歌点头赞同,“对方显然在这件事的处理上面非常小心,也是很聪明的做法,毕竟江湖讲究一个义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想从他们口中挖出雇主的东西可不容易。”
  
      话罢,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不过,这也是一步险棋。既然有买卖就会有风声,对方或许知晓华氏没有江湖上的人脉,才出此下策,但并不代表我们这边没有啊。”
  
      容珏听着,绝美的唇瓣浅浅翘起。
  
      “哦?”华老闻言一怔,“歌儿,你的意思是……”
  
      “华爷爷,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有江湖人士参与进去的话,便交给我们这边调查吧。”自从暗流碉堡少主回去之后,便派了不少人过来给她,她其实从未真正的去用过那些人,也从来未曾利用过暗流碉堡在江湖上的人脉,如今看来,刚好能派上用场了。
  
      只要她开口,让那边的人去查一查最近江湖上到底有那些人接了一宗杀害皇城郡主的生意,相信很快便能有消息了。
  
      华老颔首,“歌儿,既然如此,就麻烦你了。”
  
      “这并不是多大的事儿。”对她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说不上麻烦不麻烦,况且,华懿然出事,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她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朋友,既然那些人要动她的朋友,可就莫要怪她不客气了!
  
      华懿然看着慕轻歌,正要开口说话,追云追月恰好将慕轻歌庞大的医药箱给拿来了,慕轻歌看着忙招手让她们将医药箱拿过来,然后自己打开医药箱,调配药液,拿出针筒,捏着华懿然的手腕,给她注射了一些药液。
  
      华宥然和华老看着她手中奇奇怪怪的针筒针尖,都愣了一下。
  
      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却还从来未曾见过这样的东西。
  
      “然然的身子迫切的需要料理。”慕轻歌将针筒和药物放置好,皱眉道:“不过现在她的身子太虚了,还有点虚脱中暑发高烧的现象,我连药物都不给随便给她吃,她必须先吃一点东西,我才敢给她开药。”
  
      “然然已经连续发烧了几天了。”华宥然揉揉眉心,道:“途中,我们一直有煎退烧药给她吃,只是不知为何,她的烧退了又回来退了又回来,反反复复的,未见根治。”
  
      “她刚生完孩子,然后又每天都处于恐慌疲惫的状态,病情反复也实属正常。”慕轻歌道:“只要她好好休息,情绪稳定下来,我给她调一调身子,应该很快便会好了。”
  
      话罢,她回到桌边来,在容珏身边坐下,想起什么问华老:“对了华爷爷,现在情况不乐观,不如让然然和华世子都在我们这边住下来吧。”
  
      华宥然和华老对望一眼,“我们也是这么想的。”
  
      “你们进来珏王府,可有人看见?”容珏问华宥然。
  
      “应该没有。”华宥然一边进食动作一顿,“我们逃忙过程中一直乔装打扮,进城后也乔装了一番,此次走的也是偏门,而且还特意找人掩护了的,应该不会有人留意到我们。”
  
      “如此便好。”容珏对华宥然是非常信任的,对华老道:“华老,不如你正午一过,便回府去吧,就当做宥然兄妹还没回来如何?”
  
      隐藏两人的踪迹,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好。”
  
      华老觉得容珏的决定有道理,点头赞同,
  
      自己孙儿许久未见,如今回到家门边了,却不得回家,慕轻歌觉得挺心酸的,捏着汤匙道:“华爷爷,你要是想见然然他们,可以随时都过来的。”
  
      孙女孙儿没事,又回到了皇城,其实华老已经很开心了,闻言哈哈一笑:“你这丫头,这话还用你说么,老头子我想来,你还能拦得住?”
  
      慕轻歌见华老情绪没有受到影响,比华懿然他们回来之前好了不知多少,也笑了。
  
      慕轻歌继续吃了半碗粥,刚吃完,她专门让厨房煮给华懿然的鸡蛋酒酿粥也做好了,她便喂着华懿然喝了一碗。
  
      这个过程,华懿然都没有醒来。
  
      喂完粥,慕轻歌才给华懿然喂了一些药,顺便开了方子,让人去府内的药库拿药熬补汤给华懿然进补。
  
      对于产妇的调理,她并不建议吃什么西药补品,比较提倡中式汤水的进补,所以,虽然她这边有研制出来的一些补药,但是她并没有直接给她吃。
  
      还是慢慢进补好一些。
  
      “歌儿,喂一碗便好了?”
  
      华老在一旁见慕轻歌给华懿然喂了一碗粥便停下来,便问道。
  
      “一碗够了。”慕轻歌吩咐春寒他们帮忙去收拾两个客房出来,闻言回答道:“然然现在身子虚弱,不宜大吃大喝大补,适量最好。”
  
      “原来如此。”华老颔首,“那然然何时能醒来?”
  
      “这个我说不准,但看模样至少要下午才行。”慕轻歌知道华老想在回去之前,和华懿然聊聊的,便安慰他:“华爷爷,要不您等然然醒来,你们见一见,晚上再回去?”
  
      华老摇首:“罢了,我过两天过来,我们再聊聊也是一样的。”
  
      慕轻歌暗暗叹息,想到华懿然的孩子,便道:“华爷爷,不如你去看看然然的孩子吧,那个孩子我们都还没认真的看过呢!”
  
      这么一说,华老也来了兴致,忙去看孩子了。
  
      容珏和华宥然显然许久未见,有些事儿要聊,这里不方便,便去了西厢。
  
      慕轻歌则留在厅子里照看华懿然,每隔一个多时辰便给她喂小半碗粥,直到客房收拾好,她便让人将她送到客房去,让她在床上睡得更舒服一些。
  
      如慕轻歌所料的一般,华懿然这一睡也比较久,直到下午都没有醒来。
  
      华老陪了一早上外曾孙,用过午膳便回去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