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段王府有嫌疑

      如慕轻歌所料,华懿然在差不多晚上的时候,才醒来。
  
      她醒来的时候,容珏和华宥然在西厢聊一些事情,两人许久未见,好像聊得特别多,而慕轻歌则在房间里检查账本。
  
      她现在还能做这些,再过两个月,容珏应该就不会让她碰账本,做杂事了。
  
      越往后,事儿就会越来越多,如果她临盆或者肚子太大,不放那边帮他,到时候他不知道会多忙,所以,她现在多做一些也没关系。
  
      眼看天色快黑了,她正想要叫春寒掌灯,追月便从外面兴冲冲的跑进来,高兴的道:“夫人,华郡主醒了!”
  
      “终于醒了?”
  
      慕轻歌听着,笑了,搁下朱笔,扶着肚子站了起来,“走,随我去看看然然。”
  
      “歌儿!”
  
      慕轻歌刚走门口,还没进来,便听见华懿然惊喜的叫她了。
  
      慕轻歌走进来,看着床边的方向,便见华懿然穿着一身里衣,肩上披着一件外衫,脸色有些苍白,但脸上的笑却很灿烂。
  
      看着华懿然,慕轻歌心头一松。
  
      华懿然还是那个华懿然啊。
  
      她并没有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而被磨去了棱角,还是如此的率真。
  
      一高兴,脸上全是笑。
  
      “歌儿,你肚子好大!”华懿然看着慕轻歌走近,惊讶的道:“不是才七个多月么,感觉比我之前八个多月都要大了。”
  
      慕轻歌摸摸肚子,“有么?”
  
      她应该还挺正常的吧?
  
      “有啊。”华懿然朝她招手,苍白的脸上全是笑,脸上的欣喜和高兴一点都不掩饰:“快过来给我摸摸。”
  
      慕轻歌顺如从流的拉了一张凳子到床边,挨着她坐下来,任由她的手摸自己的肚子。
  
      “歌儿,你有身孕怎么还变漂亮了?真好看。”华懿然一遍遍的摸着慕轻歌的肚子,看着慕轻歌由衷的赞美道。
  
      慕轻歌伸手摸摸她苍白消瘦的脸蛋,心里有点难受,“在我府上住一段时间,我给你开药膳调一下,你很快气色也会变好的。”
  
      说到她自己,华懿然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黯了下来,垂眸不语。
  
      “怎么了?”
  
      “哈哈,没事,就是看到你就觉得高兴。”华懿然忙转移了话题,笑着道:“歌儿,你这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慕轻歌没好气,“都还没生出来,哪里能知道。”
  
      “你自己懂医,你可是大夫,难道就判断不出来么?”
  
      “有时候,光把脉是不准的。”慕轻歌伸手戳一下她脑袋,想起什么,对旁边的追云道:“孩子不是抱到另一个房间去了么,现在然然醒了,将孩子抱过来。”
  
      “我已经叫了。”华懿然笑道:“那边说奶娘在喂奶,一会便过来。”
  
      慕轻歌点头,看着华懿然叹息道:“然然,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华懿然一愣,然后伸手拍了一下慕轻歌,没好气的道:“歌儿,好了,别肉麻兮兮的,我为我孩子,有什么好辛苦不辛苦的。”
  
      慕轻歌听着,忍不住笑了。
  
      然后,她看向华懿然的眼底多了多了一抹感动。
  
      她能感觉,华懿然还是变了。
  
      以前她爱玩爱闹,哪里是这般懂事的?
  
      然而,她却还是如此的有魄力,为了孩子,即便经历了千山万水,却从来不会道一句辛苦。
  
      她已经有了属于母亲的担当了。
  
      看着这样的她,慕轻歌想:为了孩子,她日后会不会也会变成如此坚强的一个人?
  
      慕轻歌想起了一件事,问道:“然然,你如今回来了,孩子也生出来了,慕容世子是继续沉睡下去还是……?”
  
      “这件事我也想问你们的意见。”华懿然也正经起来,“我当初一直在外面,到底鞭长莫及,这边发生什么都知晓得不清晰,不如你这边帮我查一查,看看现在情形如何,再做决定?”
  
      “好。”慕轻歌点头赞同,“慎重一点也好。”
  
      “那就拜托一下你啦。”华懿然笑嘻嘻的,“这段时间,我和哥哥……”
  
      “好了,别说这些了。”慕轻歌白她一眼,“这些事情你根本不用担心,你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养好身子,其他什么偶读不要想,看着你这副死样子,我还真的不习惯。”
  
      “好。”
  
      “对了然然,对于追杀你的人,你可有什么怀疑的不?”
  
      华懿然一听,眸子一沉:“有。”
  
      慕轻歌忙问:“谁?”
  
      “两个怀疑。”华懿然道:“段王府和吏府。”
  
      话罢,不等慕轻歌说话,便道:“我可以确定的是,段王府肯定有参与。”
  
      吏府她理解,只是段王府……
  
      慕轻歌脸色凝重,“为何会是段王府?段王妃和回府不是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的么?”
  
      “才不是!”
  
      华懿然伸手戳了一下慕轻歌的脑袋,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歌儿,你不了解朝政,段王爷这个人阴着呢,不知除了多少馊主意来削减兵权,不然你以为他是为何如此得皇上信任?”
  
      慕轻歌眸子一眯,“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你怀孕,脑子变笨了呗。”华懿然笑眯眯的取笑,然后继续道:“歌儿,你不知道,段王爷和我爹娘还有一些私人恩怨在,再加上皇上的心思,他恨不得立刻掰倒我们华王府。”
  
      “爷爷做事素来低调,这些年更是韬光养晦,他们也没什么把柄好抓的,不过,如果我这一件事被人知晓了,对华王府来说可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难怪。”慕轻歌皱眉:“之前我一直暗中让人留意着段王府的动向,知道他们曾经派出一批人在秘密搜寻着什么,但是一直追踪不到踪迹,我想,大概他们就是派人去找你了。”
  
      他们视回府如眼中钉,所以华懿然消失如此久,他们定然会起疑心的,仔细一查,查到华懿然有身孕,然后想借此机会华王府!
  
      不过,幸亏华宥然出现了。
  
      “对。”华懿然点头,“你们给我选的地方特别好,一般人是找不到的,他们肯定早起疑心了,但是也是知道我生产之前,才查到我的踪迹。”
  
      “不过,然然,你有确切的证据,肯定是段王府的人干的么?”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