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邀请函

      “我无意中听到了那些人说的话。”华懿然说时,伸手从脖子里一摸,从脖子里摘下一个小小的金牌,“还有这个,是我无意中捡到的。”
  
      慕轻歌伸手接过,一看,上面赫然写了一个段字!
  
      看看那花纹,看看那金牌的质地,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能用得起的。
  
      “然然,你说得没错,这件事段王爷嫌疑非常大。”慕轻歌拿着令牌,眸子微暗,想起什么,皱眉问:“不过,然然,这些事你怎么没和你哥哥说?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啊!”
  
      “现在还不能让哥哥知道。”华懿然看这慕轻歌,轻声问:“歌儿,你以为哥哥一只游学在外,真的是因为他想出去,其实不是。”
  
      “难道……里面另有内情?”
  
      “嗯。”华懿然颔首,眼底闪出一抹无奈,“段王爷那样的人,就只有一个儿子,你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么?”
  
      慕轻歌一愣,正要开口,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慕轻歌往后一看,赫然发现是容珏和华宥然。
  
      容珏在门外往里看了一眼,便停了下来,没有再进来,华宥然倒是走了进来。
  
      “哥哥。”华懿然唤道。
  
      “总算醒了。”华宥然对她一笑,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你这样,可吓坏爷爷了。”
  
      华懿然一醒来就问过人,知道华老来过了,闻言吐吐舌头,“让爷爷担心了,下次爷爷来,我定然好好跟他道歉。”
  
      “记得才好。”
  
      慕轻歌看梁兄自顾自的聊家常,她看向门外的容珏,沉吟一下便站起来,走了出去,“怎么不进去看一下?”
  
      “不方便。”
  
      容珏淡淡的说着这三个字,便牵起她的手,往一个方向走去。
  
      “王爷,你拉我去哪里?”慕轻歌皱眉,按住他的手,“待会便是晚膳了,然然刚醒来没多久,又经历这样的事情,我想有个人陪她说说话才行,我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要陪她用完膳?”容珏眉头直接拧起,“那谁陪我?”
  
      慕轻歌正要开口,容珏便自顾自的揽住她的腰继续走,“华懿然让宥然陪她便行,他们兄妹也有好些话要聊,你就莫要打扰他们了,要聊的话,明儿再聊也行。”
  
      慕轻歌还想说什么,但她已经被容珏揽着离开华懿然的房间好一段距离了,就只好作罢了。
  
      用完晚膳,慕轻歌照常要和小屁孩玩一会,然后哄他睡觉,在回房间的时候,她去了一趟华懿然的房间。
  
      她刚过去,追云追月便从里面走了出来,放轻声音道:“王妃,华郡主和孩子已经睡着了。”
  
      “已经睡着了?”慕轻歌点点头,“那我明天再来吧,你们照顾然然也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是。”
  
      几人各自回房了。
  
      慕轻歌回到房间,梳洗过后,容珏才从外面回房间。
  
      因为还早,慕轻歌便一边看书一边瞪容珏沐浴完,打算等他一起睡。
  
      容珏沐浴完出来,看到慕轻歌还在看书,走过去伸手将她手中的书拿开,在她脸蛋上亲一下,无奈道:“不是让你早睡的么,眼皮都在打架了,还不睡?”
  
      “我想问问你华宥然的事情,他……”
  
      “好了,今晚先睡觉。”容珏垂首,又在她唇瓣上啄了一口,伸手给她将外袍脱掉,“你今天午睡都没睡,一直在琢磨这些事,都没能好好休息。”
  
      “我又不累。”
  
      “怎么可能不累?”容珏没好气,揽着她躺下来,摸摸她越发粉嫩的脸蛋,没好气的道:“你其实早就累了,你只是操心过度,想知道太多,脑子里太多东西了,所以才会睡不着。”
  
      慕轻歌脑袋一歪,贴着他的肩膀,沉吟一下道:“嗯……好像真的是这样。”
  
      “傻瓜。”
  
      容珏转脸轻轻的亲了她脸蛋几下,疼惜又无奈的道:“你怎么想到,你夫君还能不知道么?”
  
      慕轻歌吐吐舌头,“哦。”
  
      “乖,睡觉!”
  
      容珏温声道:“不许再想了。”
  
      “好。”慕轻歌这才乖乖的睡觉。
  
      这一觉,她睡得好舒服,第二天醒来得比较晚。
  
      她醒来的时候,容珏已经用完膳去做事了。
  
      慕轻歌用完早餐,和姬子琰说说话,便要去看华懿然,一去才知道她要照顾孩子,昨晚也睡不好,用完早膳又睡了过去。
  
      慕轻歌见此,便没去打扰她,和姬子琰玩一会便回房间做事了。
  
      然而,她刚坐下来做事没多久,便收到了一封邀请函。
  
      是段王府送来的。
  
      慕轻歌拆开一看,上面写了好一段感激的文字,言辞优美引经据典的,说得好不精彩,直到后面,才道出目的——邀请她参加段世子双腿完好的一个宴席。
  
      慕轻歌看着,想起了华懿然昨天的话,轻笑了一下,笑容不达眼底:“天堂有路你不早,地狱无门比偏要闯。”
  
      既然如此,可就莫要怪她不客气了!
  
      她随手将邀请函递给了一旁的春寒,想了想,便对管家道:“对了,皿老前段时间说回老家一趟,现在可回来了?”
  
      “回王妃,皿老已经回来了。”
  
      慕轻歌扬眉,拍拍手,笑眯眯的道:“正好,我去找他一趟。”
  
      “啊?”管家一愣,忙阻止:“夫人,您这身子,有什么事让老奴去办便是了,不必亲自去的。”
  
      皿老掌管兵器室,里面都是冰冷锐利的兵器,煞气太重,有点不吉利,她有身孕在身,王爷就并不希望她去。
  
      “哎呀,没事的。”
  
      慕轻歌对管家的这种紧张的行为哭笑不得,“你怎么也跟王爷一样,紧张兮兮的?”
  
      其实,这一趟,她是想去兵器室拿傲风的。
  
      当初傲风一直放在她房间,但是,容珏之前每天做噩梦,觉得这些兵器带煞,并将房间里所有的兵器都放回去兵器室了。
  
      如今她想将傲风从兵器室拿回来。
  
      “夫人,王爷也是担心您。”
  
      “我知道。”慕轻歌不是不明白,只是,“你和王爷都太过紧张了,老是神经兮兮的,多不好啊。”
  
      说着,她便站起来,对春寒道:“来,陪我去一趟兵器室。”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