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前往段王府
    慕轻歌从兵器室将傲风亲自扛回来,放回房间的事,容珏没多久便知晓了,他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因当下有事一时走不开,直到午膳的时候,他才问她:“你将傲风搬回房间了?”
  
      “对啊。”
  
      慕轻歌一边吃东西一边点头,眸子微眯的道:“傲风你给我这么久了,我还没用过呢,是时候让它派上用场了。”
  
      容珏伸手夹了一块肉到她碗里,无奈道:“傲风煞气重,你不应该碰它。”
  
      “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么?”慕轻歌对煞气不煞气的这类话并不在意,毕竟,刀剑只是武器,真正能伤人的,只有人而已。
  
      容珏微微蹙眉,“傲风给你也有不短时间了,你一直未曾用过它,为何忽然之间又想用了?”
  
      慕轻歌朝他眨眨眼,眉眼弯弯的笑,“秘密。”
  
      ******
  
      段王府的宴席是设在下午的,第二天,慕轻歌在正午前一个时辰慕轻歌扛着傲风出门咯。
  
      “夫人,还是老奴陪您去吧。”管家见慕轻歌挺着大肚子扛着傲风出门,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忙提出要同行。
  
      “不用。”慕轻歌心情愉悦的哼着一手《霍元甲》,嚯嚯嚯的,闻言歌声一顿,笑眯眯的道:“你留在府上吧,然然和小屁孩交给你看着比较放心。”
  
      “但是王爷最放心不下的人是你啊!”管家急得直跳脚:“夫人如果您不让老奴陪着过去,老奴便在门口长跪不起!”
  
      说着,袍子下摆一甩,就要跪下来。
  
      “好了好了,莫激动。”管家年纪也也不小了,长跪不起不知道会落下什么毛病,她只能妥协,“你还是便陪我去吧。”
  
      “是。”
  
      管家脸上一喜,这才松了一口气。
  
      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慕轻歌扛着达到从正门出去,这个时候容珏和华宥然恰好从正门回来。
  
      容珏看她挺着大肚子,还英姿飒爽的扛着傲风大摇大摆的走,当场变了脸色:“歌儿,你这是作甚!”
  
      呃!
  
      看到容珏,慕轻歌眼底闪过一抹心虚,立刻巧笑倩兮,乖巧的问:“王爷,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容珏不答,抿唇看着她扛着的傲风,“去哪?”
  
      说时,狭长的眸子冷冷的扫过管家。
  
      管家头皮发麻,垂首一声不敢吭。
  
      “好了,别瞪管家了,是我让他不告诉你的。”慕轻歌将傲风放到马车上,对华宥然点点头,走过去讨好的抱住他手臂摇啊摇的,“我只是去一趟段王府,很快回来的。”
  
      华宥然看着两人这模样,笑了一下,无声无息的先行会珏王府了,不打扰两人。
  
      “去段王府作甚?”
  
      “咳咳!”慕轻歌一听,更是心虚了,“没……”
  
      “说。”容珏捏捏她脸蛋,“不然就不许出门。”
  
      慕轻歌一听,脸蛋儿瞬间垮了下来,看看四周人来人往的,她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扯扯他衣袖可怜巴巴的道:“回来再告诉你可好?”
  
      容珏一看她这模样就止不住的心软,伸手摸摸她脸蛋,“段王府什么地方,你要去应该跟我说一声的。”
  
      “你不是要和华世子有事要办么?”容珏本来就忙,如今华懿然的事,再加上华宥然手上有一些信息,他现在越发的忙了。
  
      为了不让他分心,段王府送邀请函过来的事,慕轻歌只跟他提了一下,也没说具体的时间,更加没说她要不要去,所以容珏也不知道她今天去。
  
      “你和华世子好好忙事情便好了,这点小事,就不劳烦你;陪我跑一趟了。”
  
      容珏抿唇,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慕轻歌被他看得举手投降,“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不应该不告诉你的,是我的错好不?”
  
      容珏脸色这才好看一点,伸手扯扯她脸蛋儿,满脸无奈,但又满脸疼爱,“你啊……”
  
      有时候他真不知道拿她怎么办才好。
  
      无奈叹一声,他牵起她的手,“走吧。”
  
      “啊?”慕轻歌一时间反应不过来,以为他要拉着她回府,却不料他脚步一转,竟然牵着她的手朝马车走去。
  
      慕轻歌顿悟,眼睛一亮,惊喜的问:“王爷,你要陪我去?”
  
      “不然呢?”容珏很没好气,揉揉她脑袋,“你这样出门,我还有何心思做事?倒不如陪着你去,好安心些。”
  
      慕轻歌吐吐舌头,“是你将事情想得太严重了啦,我不过就去一趟段王府,段王府的人难道还敢对我怎么样不成?”
  
      敢对她出手,晾段王爷有缸子大的胆儿都不敢!
  
      容珏不语,伸手过去扶着她上马车。
  
      慕轻歌在马车上的小榻上半躺着,容珏在小圆桌旁坐下,泡了一杯茶给她,在她端着喝的时候,瞄一眼立在一旁的,凶悍庞大的傲风,“歌儿,就这一次,在孩子两岁之前,你都不许再动这把刀了,知道么?”
  
      慕轻歌抬头,下意识的想要问原因,对上容珏不容反驳的目光后,她怔了一下,乖乖点头:“哦,好。”
  
      “记住你答应的。”
  
      容珏反复提醒,“不然我就要生气了。”
  
      “好好好好,我一定做到我所说的。”
  
      慕轻歌见他认真到严肃的地步,只能连连点头。
  
      容珏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他真的是担心她。
  
      随着她的肚子一点点变大,他的担心便更加多一些。
  
      有时候,真的恨不得能将她时时刻刻都带在身边,时刻护着她。
  
      慕轻歌看着容珏,微微皱眉。
  
      她不懂,容珏为何如此担心,在他眼里,她简直比豆腐还易碎。
  
      每次她问他的担忧,他也不说,只是温声道:“你不用想这些,你乖乖的听话,对我来说便是最好的了。”
  
      慕轻歌见此,便没再问了。
  
      马车行驶了没多久,便到达了段王府。
  
      马车一停,慕轻歌眼底寒光一闪,唇角轻翘的从小榻上起来,走到傲风跟前,单手就要扛起它,容珏却制止她的动作,“别动,你先下马车,傲风我来拿。”
  
      慕轻歌脸垮了下来,忙哀求道:“王爷,就一次,这一次你就给我拿吧,以后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