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生男生女
傲风太过庞大,也太过锋利,如果就这样将它扛着出门当然不行,她出门前,已经提前给傲风用布条裹住了。..
  
  不容易伤人的。
  
  容珏不理她,率先跳马车,在马车下对她伸手,唇瓣抿成了一条僵硬的直线:“听话,下来,傲风我再上去帮你拿。”
  
  慕轻歌一听,便知容珏生气了,也不敢造次,乖乖的将手给他,让他扶着她下马车。
  
  “站着不许乱动。”
  
  容珏见她下了马车,脸色才缓和下来,拍拍她脑袋吩咐一句,便上马车替她拿傲风。
  
  不许乱动……
  
  慕轻歌无奈扶额,他真的将她是易碎的豆腐么,随便一碰就碎,连动一下都不给……
  
  容珏将傲风拿下了马车,见慕轻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傲风看,暗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将傲风递给她:“注意些知道么。”
  
  “知道了!”
  
  慕轻歌眼睛一亮,一手接过庞大的傲风,一手挽着容珏的手,灌迷魂汤似的,笑眯眯的道:“嘻嘻,王爷,你真好。”
  
  “少给我来这一套。”容珏屈指轻敲她额头,“你不能太胡来了,知道么?”
  
  慕轻歌看着越走越近的段王府大门,眸子冷光乍现:“王爷,恐怕这一次我不能答应你,今天我是胡来定了的!”
  
  容珏拧眉,正要开口说话,恰好段王府的管家这个时候出来,看到容珏和呃慕轻歌有些惊讶,忙迎上来道:“珏王爷珏王妃,您们来了?”
  
  “嗯。”
  
  慕轻歌睨他一眼,“段王爷段王妃呢?”
  
  “回珏王府,王爷和王妃正在书房议事呢!”
  
  段王府管家说时,看着慕轻歌扛着的,用布裹着的东西,有些好奇,更加奇怪容珏为何不帮她拿,让她一个孕妇去拿。
  
  这么想着,他眼睛一转,暗忖:难道……珏王妃终于失宠了?
  
  “珏王爷珏王妃?”
  
  还不等慕轻歌开口,一侧便传来了段王爷的声音,慕轻歌和容珏循声一看,便见端木雅望和段王妃从门后的小石阶走了过来,“您们怎么这么早便来了?我们意料不到,有失远迎啊!”
  
  “客气。”
  
  慕轻歌抓住傲风的手紧了紧,淡淡道:“不知段世子在哪?”
  
  “那逆子腿一好便不爱待在家里,昨夜去朋友家玩,差不多天亮才回来,现在还在睡着呢。”段王妃气呼呼的说着,但是脸上才疼爱和满足却怎么都隐藏不住。
  
  去朋友家玩?
  
  慕轻歌暗暗冷笑,她怎么听调查的人说,段世子已经去烟柳巷大玩了几天几夜,一两个时辰前才回府中?
  
  如此一个败类,慕轻歌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辛辛苦苦的给他医治腿?
  
  段王妃说完,见慕轻歌不说话,便有些尴尬,见她大着肚子却扛着一个挺庞大的东西,忙道:“珏王妃,您扛着的这是……”
  
  慕轻歌闻言,唇角一弯:“贺礼。”
  
  贺礼?
  
  段王爷段王妃一愣,下意识的朝那用白布条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看去,心里暗暗诧异珏王府送东西竟然包得如此粗糙?
  
  而且,不知为何,这贺礼看着……像一把巨大的屠刀!
  
  这么想着,夫妻俩身子都颤了一下。
  
  不过,两人很快又镇静下来,毕竟,他们可早就听说珏王府其实有一个兵器室,那个兵器室兵器包罗万象,据说几乎全是世人求都求不得的武器呢!
  
  珏王府如果送武器,定然不凡!
  
  段王爷段王妃这么一想,便笑容满面起来,恭恭敬敬道:“珏王妃,您能来已经是给足面子了,怎么还特地带贺礼过来,此番邀请您过来,我们可是本着好好感谢您的,怎么好意思还让您送礼?”
  
  话罢,又连忙道:“珏王妃,您身子为重,这贺礼便让下人拿着……”
  
  “不用。”开玩笑,怎么能让别人拿呢,慕轻歌当即打断段王爷的话,道:“既然是贺礼,自然是亲自送到段世子手里比较有诚意,我自己来便是了。”
  
  段王爷段王妃看慕轻歌自己扛着这么一个大东西,再看看她的肚子,他们不知怎么的,心里还是觉得怪异,而且有点发憷。
  
  闻言还要说话,容珏淡淡的瞥了一眼过去,他们便浑身一颤,忙道:“珏王妃有心了,段某这便让人去叫逆子过来,我们先到厅子里坐下来一聊,如何?”
  
  说时,他使眼色给管家,让管家去办。
  
  段王府的管家也是一个鬼灵精,闻言立刻快步的去叫段世子了。
  
  “也好。”慕轻歌颔首,“段王爷段王妃带路吧。”
  
  “是。”段王爷微微弯腰:“珏王爷珏王妃,请!”
  
  几人来到厅子里,段王爷段王妃忙人夫人上茶上点心,小心的伺候照料着,慕轻歌看着那些茶水点心,也没捻起来吃,傲风她将之搁在了自己脚边。
  
  “珏王府,您的肚子几个月大了?”段王妃在努力的扯话题,一脸温柔的笑道:“看模样,再过两三个月,便要生了吧?”
  
  “嗯。”
  
  慕轻歌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
  
  一听慕轻歌这声音,段王妃又尴尬起来了。
  
  原本以为容珏和慕轻歌此番前来,是主动示好,是要拉近彼此关系,往友好发展的方向走去的,结果……慕轻歌还是这副不理人的模样。
  
  “珏王妃,你也懂医,你肚子里的孩子可知是男是女?”想了想,段王妃一笑,坐在慕轻歌身边,一副很友好的问。
  
  “不知。”她根本就没有去探脉。
  
  不知?
  
  段王妃一听,眸子一转,意有所指的道:“珏王妃,这怀孩子,男女是很重要的,怀的是男的应该吃什么,怀的是女的应该吃什么,都应该讲究一下,您还是给自己号号脉,诊一下男女好些。”
  
  她才不信慕轻歌的‘不知’呢,这个世道,生孩子,谁不关注个男女?
  
  要知道,如果她第一胎便剩下一个世子,整个皇家都会对她高看几分。
  
  慕轻歌一听,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她以为她听不出来她在怀疑她‘不知’的话么?
  
  “段王妃,我怀孩子,我生男生女,我与王爷好好养便是了,应该吃不到你家的米。”慕轻歌似笑非笑:“你这么操心作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