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六章 将你解决了
段王妃没想到慕轻歌说话如此直接,一点面子都不给,脸色顿时也难看起来了,更加认定慕轻歌怀的是女孩,似笑非笑道:“珏王妃,本王妃也就只是问一下而已,是怎么样便怎么样,你又何必不高兴呢?”
  
  老实说,她忍够了。%D7%CF%D3%C4%B8%F3
  
  活了几十年,从来未曾有人敢如此对她。
  
  然而,和慕轻歌相处这么久以来,她从来未曾给过她一句好话,更从未曾给过她所谓的面子,她出身不知比慕轻歌高贵多少,若非她有容珏护着,她岂能容她放肆如此之久!
  
  终于忍不住了?
  
  慕轻歌暗暗冷笑,这个世上不都说恩重如山么,她辛辛苦苦医治了她儿子腿,他们倒好,不但没有放弃珏王府的百般计算,伤她朋友,如今一言不合还对她冷嘲热讽!
  
  如此之人,她帮她儿子总感觉在帮一只恶心的苍蝇似的。
  
  她似笑非笑:“段王妃,难道我堂堂珏王妃,连不高兴的权利都没有了?”
  
  “珏王妃言重了。”段王妃眼神带了一点讥诮的睨了一眼慕轻歌的肚子,勾唇轻笑:“珏王妃好像对这个话题特别介意啊……”
  
  “这样的话题能提么?不知所谓!”不等段王妃话落下,段王爷便沉着脸,一副不悦的呵斥段王妃,“珏王爷什么人,无论是男是女,都无比矜贵!”
  
  这话说得好听,但是,只要有点眼力和耳力的人,都能听出段王爷话语里的呵斥意味并不重,甚至还有附和段王妃的意味在。
  
  慕轻歌眸子微沉,正要说话,容珏便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淡淡的扫了一眼段王爷段王妃,“承段王爷吉言,只要歌儿生的孩子,我容珏都视为珍宝。不过,段王爷段王妃有心关心我容珏的后代问题,不如多替段氏着想一下,毕竟,本王好像听说,前些天有一个高人对段氏子嗣问题表示过担忧是吧?”
  
  这话一出,段王爷段王妃心头当即咯噔了一下。<>
  
  请高人指点祈福延绵子孙这事明明办得很隐秘的,他怎么会知道?
  
  他们不是不知道容珏在段王府插有人,但没想到如此隐秘的事情都知晓!
  
  还是……他根本就是在借这句话来警告他们?
  
  两人对望一眼,不禁暗暗后悔方才一时冲动,毕竟,现在是关键时期,容珏现在他们暂时还惹不起,还是忍一忍为好。
  
  只是,段王妃觉得自己已经忍得够久的了,已经不想再忍,段王爷则暗暗用眼神警告她,然后打算亡羊补牢。
  
  这个时候,恰好见自己儿子意气风发,大摇大摆才从门外走了进来。
  
  儿子来的正好!
  
  段王妃不甘心让段王爷讨好容珏,不理会段王爷的眼色,拂过了之前的话题,大方得体的笑着站起来,笑着对段世子道:“儿,珏王爷珏王妃来了,快过来见过珏王爷珏王妃。”
  
  不用段王妃说,段世子一进来,眼睛就直接黏在慕轻歌身上了。
  
  他发现慕轻歌好像越来越好看了,一次比一次好看,那些花楼勾栏的女子根本不能与之媲美,每一次看她他就禁不住后悔当初为何要退了与她的婚事。
  
  如果她嫁给他,在他身下承欢,那滋味……
  
  段世子目光放肆,只要一看便能知晓他在想什么了。
  
  容珏容色淡定,一点反应都没有。<>
  
  慕轻歌恶心得想吐,脸上却翘唇轻轻的笑,抓住傲风刀柄的手紧了紧,眼神狠戾:丫的,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还真以为姐好欺负了!
  
  自己儿子在想什么,段王爷段王妃当然知晓,两人也没说什么,段王爷倒是一副严厉模样,冷冷道:“珏王妃是你的恩人,快过来,跪下好好感谢珏王妃一番!”
  
  “跪?”慕轻歌轻飘飘的笑,“如此大礼,我可不敢受,不然要折煞我肚子里的孩子了。”
  
  段王爷晾慕轻歌一个王妃不敢让自己儿子给她下跪,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一听慕轻歌这话,甚是满意,嘴上还是说道:“珏王妃,这孩子太不成体统了,你当初医治他如此辛苦,要的要的……”
  
  “既然段王爷如此说,我也不好再拒绝了。”慕轻歌笑眯眯道:“段世子想跪就跪吧。”
  
  此话一出,段家三人脸色全变了。
  
  段世子肯定不想跪一个女子,特别是一个被自己抛弃过的女子,闻言脸色不好看了,忙向自己父母求救,却见两人的脸色也很难看,不知道怎么应付为好。
  
  哼!
  
  慕轻歌早猜到这样了,也懒得有过多的表情。
  
  段世子走过来两步,大摇大摆的站在慕轻歌跟前,正要说话,忽然膝盖被东西一击,他根本反应不过来,整个人‘砰’的一声就扑倒在了地上。
  
  “嘶!”
  
  他牙齿磕碰到地,磕到嘴巴,一嘴全是血。
  
  “哟!段世子,你是不是行太大礼了?”慕轻歌掩唇轻笑,笑意却不达眼底:“说好只是跪一下而已,你怎么五体投地了?”
  
  “嘶,腿好痛,好痛……”
  
  段世子的腿刚好没多久,其实腿部肌肉特别敏感,被人用什么东西这么狠狠一击,痛得他脸都抽搐成一块了,根本站不起来,只能抱着腿在地上打滚哀嚎。<>
  
  段王爷段王妃一看,便知有人故意了,脸上怒气横生,但不好爆发,忙站起来想要过去将自己儿子扶起来,慕轻歌便握着敷了布条的刀柄笑眯眯的站起来,不着痕迹的挡去了两人的去路,道:“段王爷段王妃不是问我今儿为何这么早来么?”
  
  段王爷心急,看着抱着腿痛得站不起来的儿子,随意应和,“是啊。”
  
  “其实,我今天是想过来劝你,这宴会你还是别办了吧。”
  
  话罢,她根本不等一心关注着儿子情况的段王爷段王妃反应过来,手中的傲风一甩,缠在它刀身的布条瞬间成了布片!
  
  然后,在段家三人错愕惊慌中的目光中扛着大刀快速一闪,眨眼间来到了段世子身侧,将刀锋搁在了他的腿上,“我鲜少会如此讨厌一个人,老实说,你恶心了我这么久,我留你到现在,我自己都惊讶了,今天就将你解决了吧。”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