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两条腿都砍了
一看到她这模样,段王爷段王妃瞬间慌了神,两眼一翻差点晕了过去,还是段王爷眼疾手快,忙扶住了她。
  
  “我想做什么,你们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慕轻歌嗤笑,冷眼看着躺在地上,颤抖得不成样儿的段世子,锋利冰冷的刀锋在他的腿上磨啊磨的。
  
  “你说,我是将你刚完好的那一条腿砍了,还是将你两条腿都给砍了?”
  
  段世子一听,脸色白得跟见鬼似的,嘴巴哆嗦着,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的腿好不容易好了,才刚过了几天快活日子,他不想再倚靠轮椅步行啊!
  
  “不,不要啊!这样的话,小儿就真的毁了啊!”段王妃被吓得魂飞魄散,哭喊着要扑过去,慕轻歌指尖一动,一个银针飞了出去,直入段王妃穴道。
  
  段王妃当即被定住,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和段世子。
  
  “珏王妃!”段王爷一看,一双眼染上了猩红,暗暗咬牙:“得饶人处且饶人,段某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有什么不满冲着段某来便是了,为何要拿我妻儿出气?”
  
  “段王爷,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慕轻歌看段王爷忍得额头青筋凸起的模样,嗤笑:“况且,我想冲谁撒气是我的事,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不成?”
  
  段王爷强力稳住心神,据理力争:“那是我段某的妻儿,即便没有你身份高贵,但也不是你随便想动便动的!”
  
  容珏眸子微眯:“段王爷的意思是,我容珏的王妃,就是谁想欺负便能欺负的了?”
  
  容珏一开口,段王爷一噎,“珏王爷,我们有事好商量,这事”
  
  “这事没得商量!”慕轻歌冷声果断道,说时抓住大刀的手轻轻一提,眼看就要落下了,段王爷忙道:“珏王妃,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你想做什么尽管说便是了,别冲动啊。”
  
  “段王爷还不明白么?”慕轻歌冷笑,“我今儿就是来撒气的,可不想和你谈些什么。”
  
  也就是说,今天,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儿子好过了?
  
  段王爷已经忍无可忍,“珏王妃,我段某人也不是好欺负的,这些天来,我们已经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一直饶让,若果你还不满足,非要这样做,就莫要怪我段某不给面子了!”
  
  话罢,他挥手,冷喝:“来人,将珏王爷珏王妃拿下!”
  
  容珏一直未曾出声,闻言云淡风轻的扫了段王爷一眼,从胸口摸出一块暖色的,掌心大小的玉来,淡淡道:“段王爷,还请三思。”
  
  一看那玉,段王爷便脸色都变了,看向容珏的眼底全是不可思议:“珏王爷,你”
  
  慕轻歌想不到段王爷竟然如此惧怕一块玉,正要转头细细瞧,容珏却淡淡的将玉放回了胸前。
  
  段王爷看着,深吸一口气,对容珏道:“珏王爷,曾经是有对不起珏王妃的地方,但也不至于被砍双腿的地步,你”
  
  “段王爷,还请莫要误会,”
  
  慕轻歌一听,眸子倏地冰寒:“你们对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饶让?要我一一说给你听,你段王爷都对我们做了什么么?”
  
  段王爷正要开口,慕轻歌便冷冷道:“第一,你们觊觎珏王府财力,想掺一脚进来未果,便联合你藏在暗处的同僚打着朝政的旗号肆意扰乱,造成我珏王府损失惨重!”
  
  “第二,你联合他人多番派人前来刺杀我们二人,王爷有一次差点死在你们的手里!”
  
  “第三,你让我堂堂珏王妃给你儿子治病,处处刁难,让我很不爽!”
  
  话罢,不等段王爷开口,冷冷的盯着他道:“还有好些我没说出来呢,光这些,就足够让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了!”
  
  有些事,大家一直心知肚明,还从来未曾公开的挑明来说。
  
  慕轻歌将事儿一挑开,段王爷段王妃只觉得头皮发麻,嘴上自然是反驳:“珏王妃,你都在说什么啊,这些事”
  
  慕轻歌根本懒得理他们,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手中大刀轻轻一挥,刀锋没入段世子大腿血肉,噗嗤一声,血肉飞溅,段世子眸子大瞪,‘啊’的猛地尖叫了一声!
  
  “儿!”
  
  段王爷一看,老眼猩红的就要跑过来看情况,却被容珏拦着根本过不去。
  
  段王爷看看拿一把还卡在自己儿子血肉里的大刀,还有痛得快要晕厥过去的儿子,几乎要被逼疯了,“珏珏王爷珏王妃,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段王爷有所不知吧,我这把刀叫傲风,是饮血刀。”面对段王爷快要崩溃的咆哮,慕轻歌冷静如春风,勾唇一笑,笑容璀璨夺目,却让人不寒而栗:“它跟了我好一段时间了,我未曾给它饮过血,今日想犒劳它一番。”
  
  “他是我段某的儿子!”段王爷看刀锋没入血肉的程度,知道还不深,应该还没有没入骨头,据理力争,“珏王妃,不看僧面也看佛面,你若砍了小儿的腿,对你有何好处?!”
  
  “段王爷说得真好。”
  
  慕轻歌满脸赞叹,“不过,好处是什么,我想,段王爷比我更清楚。就好像,你明知道华郡主不能动,我也让人在道上警告过,动她便是动我,你不一样故而为之么?”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
  
  段王爷心一阵发虚,但打死不肯承认,“珏王妃,段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您所说之事与段某没有任何关系,还请珏王妃您先回去查清楚再说。”
  
  先回去查清楚?
  
  他当她是傻的呢,这一次如果放过段世子,待她下次想找他还看找得到么?
  
  慕轻歌这么想着,嗤笑了一声,决定好好把握时间,不去理会段王爷,刀锋轻轻一压,轻而易举便划破了段世子腿上的衣料。
  
  那冰凉森寒的触感,让段世子脸如死灰,浑身僵硬得跟尸体似的,“不,不要”
  
  “我这个人从来不做白用功。”慕轻歌睨着段世子轻笑,“我算了算,我医治你这条腿,前前后后花费了我两个月的时间,所用珍贵药材无数,但是,我却并没有因此获得什么。”
  
  慕轻歌说这,思考了一下,笑道:“所以,作为报答,你干脆将另外一条腿的血,也给傲风饮了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