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下跪起誓
“不,不,不要……”
  
  段世子痛得脸色苍白,满头虚汗,哆嗦着嘴唇摇着头,害怕得快要神志不清了,“好痛,救命啊……”
  
  “儿啊!”
  
  段王妃看着镶嵌在自己儿子腿上的,几乎要将一条腿血肉分离的大刀,白眼一翻,直接的晕了过去。
  
  “王妃!”
  
  段王爷一看,满目悲恸,他看向慕轻歌,“珏王妃,你到底想怎么样?到底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原本我是不但算放过的。”慕轻歌手中的大刀磨阿磨的,“但是,看早你爱妻儿至此的份上,我给你一个机会。”
  
  段王爷此刻已经不理会她话语里的真假了,闻言忙问:“珏王妃,你有什么便说!”
  
  “你对着华王府的方位跪下来。”慕轻歌想也没想,当即道:“然后叩三个响头,一边叩头一边起誓我是小人,我日后若是再加害华王府将妻儿父子不得好死!”
  
  段王爷一听,差点要晕过去。
  
  华王府虽然功高盖世,但是,到底也只是异姓王府,他段王爷也是异姓王府,认真的计较起来,算得上是同级,平时见面最多也就相互拱手见礼。
  
  如今,慕轻歌竟然要他口头跪拜华王府?!
  
  奇耻大辱!
  
  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
  
  慕轻歌却还嫌不够狠,眨巴两下眼睛,加了一句:“对了,有些誓言喊一遍总容易忘,你连续喊三遍吧,这样你便能记得牢一点。”
  
  段王爷眼神阴狠,“珏王妃,做人不要太过了!不然,天道总有轮回的时候!”
  
  “段王爷。”容珏脸色阴沉,薄唇微抿,出言提醒他的存在:“你这是当着本王的面儿,在威胁本王的王妃?”
  
  容珏一出声,段王爷便弱了下来,拳头紧握,垂首:“段某不敢。”
  
  慕轻歌手压着大刀,道:“段王爷,我直白一点与你说吧,今天,我是我来了就是打算做点事儿再回去的,聪明如你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敢还是不敢,而是快点做出你所能做的选择,让你儿子和王妃少受点折磨。”
  
  段王爷看看自己昏迷的妻子还有这在被大刀折磨的儿子,脸色难看,显然是陷入了两难之中。
  
  慕轻歌见他不表态,也不急,勾着唇,笑眯眯的将手上的刀缓缓的继续往下压!
  
  “啊!”
  
  段世子顿时痛得大叫,脸色比鬼还白,冷汗跟雨水似的不断的从皮肤渗出来,“父王,救我!救我!”
  
  段王爷唇瓣松动。
  
  慕轻歌嗤笑了一下。
  
  这对父子还真有意。
  
  一个为了妻儿脸下跪都不愿意,儿子则为了自己少收点痛苦,便哀求父亲下跪……
  
  总的来说,这两父子都不是什么好鸟!
  
  “段王爷,你即便再迟疑,结果都是不会变的。”慕轻歌勾唇提醒道:“这样的情况如果思虑太多,段世子的腿可真是会……”
  
  “珏王妃无需多说了。”段王爷脸色非常难看,牙关紧咬着,说完,他衣袂下摆一撩好,扑通的一声,跪了下来。
  
  一跪下,他整张脸都难看得厉害,浑身肌肉都紧绷着,显然在压抑着什么,但嘴巴动了好几下都没有将话说出来。
  
  男儿膝下代表的是志气,今日被一跪,对他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屈辱!
  
  慕轻歌轻扯了一下嘴角,笑了一下,对此结果甚是满意,笑眯眯的提醒道:“段王爷,光下跪还不行的哦,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段王爷喉咙艰涩,平时他对着皇帝都可以巧舌如簧,今天之话实在是难以启齿!
  
  慕轻歌看着,叹了一口气,也懒得继续开口,手下轻飘飘一按,大刀继续往下,段世子当即哀嚎,痛得几乎要晕死过去!
  
  “珏王妃,够了!”
  
  段王爷忍无可忍,双目通红的喊:“我说便是了,请将你手上的刀从我儿腿上拿开!”
  
  话罢,他不等慕轻歌反应过来,便对着华王府的方向一边叩头一边喊:“我是小人,我日后若是再加害华王府,一家三口将不得好死!”
  
  三遍。
  
  段王爷声音响亮的连续喊了三遍!
  
  慕轻歌很满意,纤细的手儿握着刀柄,轻轻一抬,轻而易举的将大刀从段世子的腿上扛了起来。
  
  “噗!”
  
  大刀一移开,段世子的伤口便喷出血泉来,段世子看着以为自己的腿又要残了,痛苦都忘了,慌张失措的喊:“父王,我的腿我的腿……”
  
  段王爷不语,眼睛看向慕轻歌。
  
  他原本只是想看慕轻歌,不经意一瞥,却见她扛着的傲风的刀锋处,属于他儿子的血诡异一点点的渗入刀身,血液一点点的消失不见!
  
  段王爷一看,心脏一突!
  
  饮血!
  
  这便是传说中的饮血刀?!
  
  这,这刀怎么会在她身上?!
  
  慕轻歌也懒得看段王爷的脸色变化,既然段王爷已经按照她所说做了,她也要信守诺言,这一次的事儿她将之告一段落。
  
  她耸耸肩,看向容珏,便将他抿着唇瓣看着她。
  
  一看到容珏,慕轻歌立马乖了,扛着巨大的大刀,乖乖巧巧的碎步蹦跳过来。
  
  看着她蹦跳的模样,再看看她手上的大刀和凸起的肚子,她每跳一步,容珏只觉得额头青筋也跟着突跳一下。
  
  “好了,不许再跳了!”
  
  她再跳,他心脏都要跟着从胸口蹦跶出来了!
  
  慕轻歌眨眨眼睛,摸摸自己的肚子,笑得眉眼弯弯的,很是乖巧的停了下来,一副小媳妇模样:“是,都挺王爷的。”
  
  容珏无奈,看着笑靥如花的她,什么责怪的话都再也说不出来了,但还是忍不住道:“以后都不许这样了,知晓么?”
  
  “是的!一定听令!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慕轻歌连连颔首,乖巧得厉害,说完,她朝容珏眨巴两下眼睛,“王爷,我好像饿了,想吃补膳,我们现在回家吃补膳?”
  
  她这是变相的讨好了。
  
  平时她哪里会这么乖的去吃补膳啊!
  
  看着她卖乖的模样,容珏心脏软得一塌糊涂,有好气又好笑的站了起来,走过去将她手上的大刀接了过来,牵着她的手温声道:“好,我们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