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章 一切皆命
因为皇家祭祀,珏王府开始忙碌起来了。
  
  其实如果是往年的皇家祭祀,是没有如此多事儿需要筹备的,但是,今年慕轻歌也跟着去,再加上慕轻歌还怀着孩子,一切都要替她考虑周全。
  
  衣食住行,管家唯恐不周。
  
  其中吃食方面最为讲究。
  
  吃的因为不能吃荤,这可极坏了管家,他每天都让人去奔波寻找各种有营养的,最可口的素菜,一样样的集齐。
  
  集齐之后,还讲究做法,要做适合慕轻歌口味的,唯恐她不喜欢。
  
  当然,补品也搜罗了不少,皆是植物类的,血燕等动物补品也不敢带,只能用药物的做药汤,而且是每一度都口味不同。
  
  管家忙着写,对于这些慕轻歌其实并不知晓,因为她对吃很在行,但其实要求并不高。
  
  管家自然也知道慕轻歌并不娇气,只是他和容珏都不放心很在意,就怕有什么差错。
  
  管家忙碌了几天,拿着本子愁眉苦脸的去找容珏:“王爷,老奴还是有些担心,夫人肚子都快八个月了,这舟车劳顿的,山上又阴冷湿气重,夫人难道就不可以不去?”
  
  容珏看文书之余,抬眼看了他一眼,“怎么,心头忐忑?”
  
  管家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是。”
  
  “歌儿身子一向很好,最近有华懿然在,有人陪更是开心了不少,不会发生你所担心的事。”容珏说时,收回视线正要继续看手上的文书,但是想起什么拧眉:“你如此焦虑,可是有哪些事儿没办好?”
  
  “也不是。”管家看了一眼容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既然一眼能看出他焦虑,而且猜出他忐忑,证明他心中亦有不安,或许其焦虑比他更甚,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容珏将文书轻轻放到桌面上,“有什么想法便说。”
  
  “这”管家叹息:“老奴还是担心夫人。”
  
  容珏瞄了一眼桌上的文书,长睫颤动了一下,并没说安抚之言,只淡淡道:“你将你该做的事情做好便好了。”
  
  “是。”管家一听,也知晓容珏心中想得比他更多,便不再给他添堵,将心底的那一股不安压下,才道:“王爷,夫人爱吃肉不爱喝药您是知晓的,在山上天天清汤寡水,还要喝补药,夫人会不会受不住?”
  
  “不会。”容珏目光柔和,“如果本王逼着她少吃半碗饭,她还会更高兴,她啊,有得玩便行了。”
  
  管家听着,也禁不住笑了,夫人确实玩心还挺重的,爱玩爱动。
  
  “枫亭山漂亮,景色好,夫人还有两个域便临盘,关于玩这事儿,王爷还是劝夫人节制点好。”
  
  “嗯。”容珏颔首。
  
  话到这里,管家其实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的,只是,他捏着手中的本子,不知是不是余话未尽,还没有走。
  
  容珏重新捏起文书,见他动了动嘴终于要开口,容珏便率先开口:“此事不用想了,皇太后下了令歌儿一定要去,不去不行。”
  
  管家一听,很是失望:“王爷,有先例在”
  
  “就是因为有先例在,所以必须要去。”
  
  “是。”管家颔首,恭敬道:“老奴明白了。”
  
  容珏垂首看书,淡淡道:“你先下去吧。”
  
  “是。”管家应了一声,便退下去了。
  
  出了西厢,他不知想到了什么,揉揉额角,轻声叹息:“这都是命啊,希望以前发生的事情,不要重复上演才好。”
  
  ******
  
  “小琰琰,你真不去午睡?”
  
  用完午膳,容珏一如既往的去忙碌了,管家说绣衣坊的人要过来了,给他们送做好的新衣过来,慕轻歌和华懿然便去偏厅去等人。
  
  一边走,慕轻歌一边问姬子琰。
  
  姬子琰很酷的答道:“本小爷不困。”
  
  说时,哼道:“哥哥那坏人不是说,也给让人给我做了两套么,我当然要试试才行,不好的明儿我可不让他们带上车去皇家祭祀。”
  
  华懿然抱着孩子在一边听笑了:“你小小年纪,竟然如此爱美?难不成你其实是小姑娘?”
  
  “你才是小姑娘!”姬子琰小朋友本来就六不喜欢华懿然,讨厌她跟自己强小娘亲,一听她说他是小姑娘更加不高兴了:“你再胡说,本小爷可要生气了!”
  
  “小阎王,我是夸你漂亮啊。”华懿然笑眯眯的逗他:“你想想,别说整个皇城了,就整个天下,有哪个女孩子能比你漂亮的?”
  
  小屁孩凶了:“你再说,我”
  
  “好了,她跟你逗着玩呢。”慕轻歌对姬子琰的反应有些哭笑不得,据说以前在爵彦被不少人叫小姑娘,还被打自己一点的小男孩硬抱着要亲,他差点被吓哭了。
  
  小屁孩哼了一声。
  
  “好了,别气了,别人都恨不得别人夸呢,漂亮是好事。”慕轻歌摸摸姬子琰的脑袋安慰两下,又转身过去逗弄华懿然怀里的孩子:“你看,小弟弟如今他长开一些,就漂亮了好多啊,也比之前更可爱了啊。”
  
  “在你府上好吃好喝供着,他敢不好看,难不成要浪费你叫米饭?”华懿然凶巴巴的说着,但眉开眼笑的,对于自己孩子的变化也很高兴。
  
  说时,她想起什么,叹息道:“歌儿,真羡慕你,你能去皇家祭祀,我却不能。”
  
  慕轻歌扬眉,“以你的身份,苍山那地方,你应该去过很多次了吧?去那里几天不能吃肉呢,你当真那么想去?”
  
  “你也知道,我哪里是能长期在府邸呆得下去的人?”华懿然叹息:“歌儿,你没去过不知道吧,苍山那边其实很漂亮,几座延绵之山全是枫树,再加上几百年来皇家有意的修葺,便更加适合游玩观赏了,一直是文人墨客的游玩圣地。”
  
  “延绵之山全是枫树?”慕轻歌对枫树非常喜爱,当然也是见过的,但也只是见过那种稀稀落落几株那种,成片簇拥的没见过,想起以前看过的风景图,不由得心动不已:“如果是这样,那我真的要好好观赏观赏啊。”
  
  “嗯。”
  
  慕轻歌有些可惜的道:“枫红据说最是漂亮,如果现在是秋季那该多好啊。”
  
  “你急什么急?”华懿然很没好气的瞥慕轻歌一眼:“活阎王如此疼你,你想去看一个枫亭山,他难道还不陪你去不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