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轻描淡写
这么想着,她瞟了容珏一眼
  
  难怪他由始至终都没反应,原来是早已经知晓了。
  
  华懿然满心愧疚,华宥然只是她大哥而已,他从小到大护她帮她宠她已经不少,这一切明明是她和慕容书彦应该承担的,为何现在要让他帮她承担?
  
  “哥哥,这样对你真的不公平”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不必多言。”华宥然打断华懿然的话,见她满脸愧疚的模样,无奈叹息道:“然然,哥哥我做事素来有分寸,我一个男子,这些流言蜚语能奈我何?”
  
  话罢,伸手轻轻抹掉华懿然脸上的泪痕,轻声道:“然然,这些年,一直都是你陪在爷爷身边,我这个做哥哥的反而没能尽到为人孙儿的责任。我了解你,你比我更加向往外面的世界,但因为我因为爷爷,你从未曾远离皇城半步,一直替我尽孝道,我又何尝不曾亏欠过你?”
  
  果然,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除了慕容书彦,还有她哥哥。
  
  听着华宥然的话,华懿然眼眶不断的涌出泪珠,“爹娘不在了,爷爷老了,孑然一身的,我作为孙儿,也有在爷爷身边尽孝的义务。”
  
  端木雅望暗暗叹了一口气。
  
  谁能想到,作为开国大将之一,到年老竟然这般凄凉,不但早已经送走了自己的儿子儿媳,连唯一的孙子也被逼行走远方,只有一个孙女陪在身边。
  
  如果华懿然嫁得早,那个隐身在竹林深处的华老,该是多么的孤独无依啊!
  
  端木雅望见华懿然哭得越来越厉害,脸上泪痕满布,伸手轻轻给她擦泪,未发一言。
  
  “我知道,所以,你比我懂事多了。”华宥然当然知道他这个妹妹心比谁都野,比谁都要阔,如果没有羁绊,她的足迹将踏遍天下。
  
  华懿然一听,急了:“哥哥,没有的是,你”
  
  “好了,哥哥知道你的心。”华宥然温声道:“这件事对我轻而易举,我也不觉得会有什么损失,而且爷爷也已经赞同了,消息也在外传播了,没必要再为此费神了。”
  
  话罢,他想起什么,转头问慕轻歌:“珏王妃,能唤醒书彦的解药可否给我一颗?”
  
  “当然可以。”孩子的问题解决了,华懿然不用远走藏匿,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顾虑:“书彦到底是成亲了的,如果他醒来,恐怕也是身不由己。”
  
  “以前他没能推掉这婚姻是形势的缘故,如今形势大变,他也不是弱的人,如今我也回来了,也就不能坐视不管了。”华宥然笑了一下,笑容却不达眼底:“总不能一直被动,被人牵着杯子走是不?”
  
  慕轻歌眸子一眯,他的意思是,他有办法改变现在局面?
  
  “歌儿,你没什么好担心的。”捏着朱笔在批注的容珏头也不抬的淡淡道:“他不是谁都能对付得了的。”
  
  慕轻歌眼皮一跳,也不再迟疑,笑道:“华世子,药当然随时可以给你,不过,现在有孕在身,我身上不再随便带着各种药,都放在房间里了,待会我回去房间拿给你?”
  
  华宥然对她郑重颔首:“有劳了。”
  
  “客气。”慕轻歌笑:“然然的事就是我的事。”
  
  虽然如此,华宥然还是正色的对慕轻歌微微弯腰道谢,“这些日子然然也叨扰了,事情办好,爷爷也挂念她和孩子,今天其实也是来接他们回府的。”
  
  华懿然一冷,总觉得事情进展的太快了:“哥哥,今日就能回去了么?”
  
  容珏和华宥然对望一眼。
  
  其实,她们整天待在府中,哪里会知道外面现在是一天一个变化,早已经不是她刚回来皇城,被迫躲进珏王府的形势了。
  
  当然,这些他们觉得没必要说,容珏很快就垂首下去继续做事了。
  
  “嗯,今日就回去。”
  
  华懿然禁不住一喜,眼底禁不住闪现出了泪光。
  
  华懿然在慕轻歌起码不用这么无聊,华懿然回去她虽然心有不舍,但还是替华懿然感到高兴,见她这模样忍不住叹息,伸手用袖子给她查了一下眼泪,道:“情况总算好转了,能回去住也好,得空过来玩。”
  
  “嗯!”华懿然眼眶盈泪,重重点头:“歌儿,这一段时间真的太感谢了,如果没有你和活阎王,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这一段时间里,珏王府给了她最好的避风港。
  
  她不胜感激。
  
  “不用这么客气。”慕轻歌见她眼泪好像有越流越凶的迹象,忙道:“别哭了,你家宝宝看着呢,如果他懂事,也该笑话你了。”
  
  华懿然被逗笑了,又欣慰又佯装凶悍的道:“我辛辛苦苦生他出来,他敢笑我就扔了他!”
  
  “口硬心软。”慕轻歌当然不会认为她是认真的。
  
  华懿然抹着泪,也笑了。
  
  “你和你哥哥先坐坐,我这就去给你们拿药去。”慕轻歌想起正事,道。
  
  华宥然道:“珏王妃你有孕在身,让下人走一趟也可以的,何必亲自动身?”
  
  慕轻歌笑着解释:“我的药我都没标注,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哪一瓶装着的是哪一种药。”
  
  华宥然深深看了她一眼,“原来如此,那就有劳珏王妃了。”
  
  慕轻歌摇头:“不必客气。”
  
  “我陪你吧。”慕轻歌有孕在身,华懿然也不放心,“我跟你一起去。”
  
  慕轻歌很没好气,“不用,管家还在门口呢,春寒她们也在西厢外面守着,不用担心,况且你孩子还在这呢,万一见你走了哭闹怎么办?”
  
  华懿然见劝不过慕轻歌,而且她也说得有理,便随她去了。
  
  慕轻歌来回也不算久,将药给了华宥然,给他细说了服用流程,华宥然谢过,便拱手正式道:“珏王妃,多谢你几番出手相助,他日如有需要华某的地方尽管开口,即便我华某肝脑涂地也定然替你办到。”
  
  “华世子言重了。”慕轻歌被他说得吓了一跳,忙道:“这其实是举手之劳,华世子不必挂怀。”
  
  华宥然笑了笑,没答。
  
  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她这药定然不简单,而且应该是根据慕容书彦的身体情况等特意研制出来的。
  
  定然花了不少功夫。
  
  不过,既然她轻描淡写,他也就将感激之情埋于心里,告辞道:“爷爷估计要等得坐不住了,我和然然就先行回去了,告辞。”
  
  慕轻歌摸摸小孩子的头,笑:“告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