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药房


    夜幕初降,大雨突如其来。大楼灯火通明。江边的霓虹灯在雨雾中透着一层绿色的红光,就像损坏失真的红外夜视仪所能看到的色彩。江岸大道边,人群匆匆,撑着雨伞接踵地走在下班的路上。轻轨列车沿着搭建在江水上的轨道一瞬而过,超越行走的人群。江口站站点就在江岸大道的尽头水面上。连片的雨伞陆续沿着上升的电梯走进水上站点,等待着从江北岸轨道驶来的城际列车。安氏摩天大厦独立在江心人工岛屿上,雨雾缭绕着大厦的底层。

    三两辆闪着招牌的黄色出租车驶过清仁街,两边都是在雨中疾走的人流。一辆黑色的宽体轿车缓缓跟在出租车后面,在雨中繁忙的街面有序等待过街通行的行人。男人望着车窗外模糊的灯光,架起手托着腮帮,黯淡的车内灯光反衬着他消瘦的脸。男人的右手食指上,带着一枚方形的戒指。

    “到了先生。”轿车停下来,司机回头对后座上的男人说道。方向盘上,是劳斯莱斯的双R标志。男人和气地点点头,副驾驶座上一个硕壮的黑人会意地先下了车,撑起雨伞为男人打开车门。

    男人下了车,踩在雨水微积的起伏柏油马路上。他抬起头,城际轻轨列车穿越过一幢灰色黯淡的大楼。

    .......

    大雨落在前车窗上。周围的路灯不断后退。前行的阻力似乎比平时要大一点。拉宝向外瞄了一眼。风雨骤卷,江涛怒涌。黑色捷豹越野车行驶在深夜的跨江桥上。斜拉吊桥巨大的钢索在暴雨中小幅摇摆。大桥也难以静止下来。中空浇筑的桥体在狂风中周期性地晃动,以缓冲横风力。

    车内的收音电波里响起一首虚空神怡的女声。拉宝仰靠着后背座椅,从手边拿出一根烟。没等他点上,弈秋就切换了电波频段。

    “喂喂,”拉宝不满地道。伸手去切回音乐频道。但是弈秋直接用植入式电磁屏断了所有其他波段,任凭拉宝如何来回调动都没有作用。收音一直被锁定在这个波段上。

    “嘟.....嘟,整点天气预报。淡云市已开启了新一轮的强降雨天气。直到本月月底,雨水天气才会渐止。下月起,气温迎来大幅升温。专家预测,受到地球周期性自转规律影响。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人类将会遇上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太阳黑子风暴。一般太阳黑子风暴的周期为11年一次,但今年的太阳黑子不同以往,它是非常活跃,持续增强的一年,而没有任何减弱的趋势。由于强度空前,因此这些自带有强磁场的太阳黑子势必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影响到我们的生活。笼统说来,但凡带有GPS定位的航行,例如飞机轮船,人造卫星,都将会受到太阳黑子不同程度的干扰甚至是构成威胁。而日常生活中,所有电子产品,生活电磁设备也会因为太阳黑子而造成不同程度的功能失效,严重的还可能会损毁。也请广大市民朋友提前做好应对和防护。有意思的是,有人问到,强磁场太阳黑子会不会对植入式生物黑客也造成影响;这个问题我们真的不可而知,鉴于黑客们的神秘性,同时我们也没遭遇过如此高强的太阳黑子.......”

    拉宝才听不懂这些知识。他只是对这个霸道的少女无可奈何。

    “我要听歌。”拉宝抗议道。

    “你吵死了。”弈秋捂着耳朵道。

    拉宝看了一眼他右手边这个乖张奇怪的少女,不由翻白了一眼,把着方向继续开车。弈秋见他放弃了,又把收音频道换到脱口秀节目。

    “你真是吵死了!”弈秋望着窗前又说道。

    “什么,我一直都闭着嘴!”拉宝又被弈秋数落,坐直腰反驳起来,“你觉得烦,干嘛不把脱口秀关了?”

    “你的手,一直都在不停地发着吱吱吱的电磁噪音。”弈秋双腿盘在副驾驶座上,捂着耳朵。“简直比潜水艇的噪音还大;像蚊子一样嗡嗡嗡,吵得没法思考;要是有相位阵雷达,早就能锁定你了。我真该把你的手拆下来,去喂大屁股母猩猩!”

    拉宝一脸懵逼,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中开始比较起潜水艇和蚊子的大小。弈秋的话他实在理解不来,一下子犯迷糊起来。

    “正常人才听不到这种奇怪的声音,”拉宝还算对自己的机械肢挺满意的,“你该去医院检查一下你的耳朵才对。”

    “我怀疑是你的手掌里机械件生锈了。锈水会随着你的血液循环进入到你的脑子里。所以你会变得智障,还会得败血症。因此导致你的铁元素含量偏高,才会有蚊子叫那么响的电磁噪音!”弈秋的语速很快,语气又像个调皮的孩子念儿歌。

    “别瞎说!”拉宝甩了甩有些发酸的手道,狠瞪了她一眼。

    雨越下越大,车内的隔音倒是很安静。黑色捷豹越野车改变了方向,离开宽阔的桥面进入下桥匝道。在雨中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来到北岸的生物制药工业园。漆黑一片的建筑,只有天空中划过的电闪雷鸣帮忙照亮了它的轮廓。这里是个不知名的小工厂,铁栅门半掩着。

    捷豹汽车越过水坑,停了下来,拉宝敲了敲喇叭鸣笛。灯光穿透过空置的障碍,粗大的黑色U型管道一头深埋入地下;另一头则连接着工厂的后屋。围墙内还有一座小型的冷却塔型建筑物。

    “你刚是随便说说的吧?”拉宝探过身子低声向弈秋再次证实问道。“根本没有那样的事,那高科技才不会生锈的,毕竟是吉利德科技的产品。”

    “那可说不准,我不记得给你接上这个机械手的时候,有没有把上面的灰尘擦干净过。”弈秋扎起马尾辫不在意道。

    “.....”拉宝歪起嘴巴,一脸不安心起来。

    这时一个撑着伞的女人从铁栅门边的亮灯处走出来。打开了半掩的门。

    “你们是来买药的?”她站在雨中,伸到车窗边问道。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