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两怪咖


    脚步声在悠长寂静的走廊回荡。塑型管道像无尽的长蛇,沿着走廊侧壁一直向里面深处延伸进去。开门的女人穿着一席黑色工作裙,收了雨伞走在前面。雨水顺着伞尖一路滴落下来。空气中有长效干燥剂挥发散尽的味道。看起来这里以前是个环境要求很高的制药车间。不过传送带上的灰尘说明这里已经停工歇业很久了。走廊上的过道灯只亮了几盏。大概只有隔开几十米才亮一盏。白墙上到处都有禁止烟火的提醒告知。拉宝撩起过道尽头的塑条挡风带,里面便是宽阔的流水线工厂房。几台增压设备及其立在墙角边。有价值的生产线已经搬走,只有一堆没什么用的工业变电器设备和过滤机堆杂在一旁。地上也有一些丢弃的贴着标签的白色空药瓶。

    “特鲁达瓦,”弈秋低着头踩碎了地上一颗淡蓝色的药丸。“踩扁你踩扁你踩扁你!!”弈秋用白帆布鞋脚尖狠狠把药丸磨得粉碎。拉宝和女人都停下来注视着一惊一乍,神经兮兮的小姑娘弈秋。DNA抗逆转录处方药,特鲁达瓦,吉利德科技非专利药物。主要用于抗病毒逆转录过程,主要用途治疗是预防艾滋病。

    “拉宝你该带几颗回去。特鲁达瓦比杜蕾斯要有效得多。让你每天和大屁股大胸肌的基佬用力捅捅也不怕得艾滋!”弈秋拉着嗓音道。

    “什么,我,我才不好这一口!”拉宝脸色尴尬地解释道。拿伞的女人吃惊诧异地看着拉宝,拉宝顿时感到一阵脸红。

    弈秋抬起脚,仅仅从一堆粉末之中,她可以辨识出这个药物。“我知道这是哪里了。齐身集团神秘的六十八号工厂!当当当!以前是生产特鲁达瓦仿制药的工厂车间。后来因为发现特鲁达瓦在基因治疗中有更重大的作用,所以搬离了原址,开始了新的保密研发。而这里就是六十八号工厂的前址;逆转录药的原始生产地,五十九号工厂!”

    “你一个小女孩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拉宝不耐烦,磨脚跟道。

    “我保持每天睁着眼看书午睡的好习惯。”发觉神秘六十八号工厂的喜悦之情立刻又消失了。弈秋的情绪一直都像甲亢病人一样变化地很快。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是你们还要不要买药?”女人撑着伞柄问道。

    “来都来了,当然要来看看。”弈秋做了个鬼脸道,“想不到老爹说的黑市点,就藏在齐身集团的废弃工厂里。”

    通过一段铁质的隔层楼梯后,拉宝和弈秋来到一座约三层的高大仓库里。木板隔置的仓房内,二楼的三个男人聚在沙发边打牌。“干什么的?”一个粗胳膊的男人站起来问道。“来找‘奇虾’”。拉宝说道。他当然不知道奇虾是个什么品种的虾类海鲜。只是费扬告诉他,根据导航的位置,去找一个叫奇虾的黑市商人。

    “我是说她是谁?”男人的目光全在弈秋身上。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小姑娘与这里的场景很不符。

    “她可是我老板。”拉宝咯咯笑了起来。男人紧眯着眼睛,看不出弈秋有什么异样。

    “你要的牌在你上家手里。听我的,先出三个四再出九一对,然后顺子,你就赢了。”弈秋都没正眼看过三个流氓。

    “嗯?”男人拿起自己的牌看了一眼,惊愕地咬起牙。“你们这些生物黑客就是这么奇奇怪怪的。”他指了指仓房的另一扇小门,“奇虾就在里面。”

    “谢谢。”拉宝得意地一笑,他们走进一间木制地板的房间里,空调吹着难以忍受的低温。“啊,今天的最后一位客人,也是第一位客人,欢迎!”奇虾张开他奇瘦无比的臂展道。他的脖子上纹着一个星菊石的纹身。弈秋看得出来,这是个古生物学爱好者。他的头发像菠萝叶一样厚实地垂下来,眼睑深凹;鼻子上有过打鼻环的穿孔痕迹,穿着合适的小马甲,十足的哥特式打扮。但是最令拉宝惊讶的是,这个叫奇虾的男人,背后竟外插着一个细长的导管,直连接到他的背里.....

    生化人?!

    “你们想要什么呢?”奇虾翻转着手中的硬币。这里好像就是间正常的办公室,除了摆满了一些小型的古生物骨架模型标本和虫草琥珀之外,看不出他的商品摆放在哪。弈秋冷得连打喷嚏。

    “哈不好意思,我的体温调节出了点问题。所以只能活在低温里。见谅。”奇虾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为调节体温的大脑下丘脑部和颈椎神经出了点故障。所以他的体表体温远高于常人,并且自身对温度的适应极慢。他永远都觉得地球的气温炽热。“生活在冰河期的奇虾,哈哈哈!”奇虾开了个古怪的玩笑。

    “所以那根管子是充能量的嘛,光吃饭都不够他散热的。”弈秋回头对拉宝说道,“我能在你这儿买到哪些超市和文具店里买不到的东西?”她把双手缩进袖子里问道。

    “你说的是哪种超市?卖方便面的沃尔玛和淘宝商城?嗯,那可真的不多,除了人体上的。”奇虾又像说了个很好笑的笑话,自己仰头笑了起来。弈秋也跟着哈哈大笑。

    “你们两个有什么毛病?”拉宝摇摇头。

    “人体上的所有器官,仿真的天然的我这儿都有的卖!当然附近医院里也是有部分出售的,可是我这儿是黑市呢小姑娘,毕竟和医院不同。”奇虾瞪着眼睛装作惊奇地对弈秋道,“作为个诚信经营者,我还附送抗排斥特效水。因为在螺旋地带,我这个行业的竞争可太激烈了。”

    “我知道,那是人造羊膜水,可以模拟为无排斥反应的原生人体内循环环境。但是既然你什么器官都有,为什么不给自己换个下丘脑呢,傻逼!冻死在冰河时期的奇虾卵,哈哈哈!”弈秋放肆地大笑。

    “不不,那你就错了。我是故意的。你知道体表五十度的我跳到零度的冰水中,那感觉就是从火炉中出来,快要烧起来的我一下子得到了解救!像冷水泼在烧红的铁棍上,呲呲~~~!这可比盐毒爽得多!整个大脑都来不及反应!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这种感觉!呲~~~~!!!”奇虾模仿着火焰被浇灭的声音。

    “啊哈,原来你这傻逼是自己拔掉了下丘脑感受器的呀!还装了跟导管来补充ATP三磷酸腺苷营养液来补充热能!我看你该先补脑子才对,弱智!”弈秋一脚跨在桌子上。扬起灰色短裙下穿着打底,裤的腿。

    “没错没错,连ATP补充液都被你看出来了,哈哈跟你聊天真是愉快呀小姑娘。”怪人奇虾连连点头道。

    “那是,我可是天才的生物黑客,大V怪客弈秋!”弈秋叉着腰道。

    拉宝苦笑皱眉,这两个怪胎真像找到了知音。他觉得在这两个“天才”面前,唯有自己才是正常生物。

    “哈,你果然是生物黑客。我这里有喜欢生物黑客最喜欢的技术玩意儿呢!”奇虾伸出手指,一边打开抽屉,拿出一张清单。

    “嗯,都有些什么呢,拉宝最喜欢的大号基佬振动棒有吗?”弈秋也扑上来瞅一眼。

    “喂喂!”拉宝感觉自己的名誉又被无辜侵犯了。

    “可多了!”奇虾手指掐着清单下来,“黑色血液,DIX11,潜水员的红细胞携氧超级剂量药,不对,这都是肌肉,棒子改造人用的;生物黑客的玩具在另一边,就这个,迫击炮眼镜!”

    “那是什么玩意儿?”弈秋夺过清单,“给拉宝打,炮用的吗?”

    “就是高精度的测量眼镜。你知道迫击炮吧,朝天射的武器;下落点全凭信仰。但是有了迫击炮眼镜,就可以在未发射前自动结合角度和装弹量提前计算出下落爆炸点,误差小于三毫米。同理,有了眼镜,也可以计算出日常生活中的万能数据,提前预测一切未发生的事情!”

    “那不就是装了计算集成电板的眼镜而已吗!没用没用,高端芯的生物黑客和四十七体人都能凭肉眼做到这点,一点都没用,没啥卵用!!!”小弈秋翘桌子道。

    “别生气,别生气,还有这个!美国L3通信和阿斯利康联合测试研究,生物黑客的终极克星,生理脉冲弹!跟手雷一般大小,对普通人来说就是个闪光弹;对生物黑客而言就是原子,弹。因为脉冲能量会摧毁一切电子设备。包括生物黑客的植入芯片!脉冲能量会顺着信号源追踪芯片信号,能量波直至冲击到与芯片连接的大脑,搅浑生物黑客的脑浆为止!哈哈,刺激吧?”奇虾露着一口黑牙道。

    “为什么要造这么残忍的东西?”弈秋一改表情仁慈地说,“一条病毒短信就能把生物黑客读得屁滚尿流,干嘛要用炸弹?”

    “病毒短信?别开玩笑了,一条短信比造一吨脉冲炸弹还难得多。”

    “我的西子就会编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