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无法通过


    “他就是副总裁安然,与吴修平分了最高网络安全保护的人.....”

    安然侧着头一边打手机,穿着一袭黑色简练的风衣走过来。

    “我该怎么做?装自然一点!?”丁一一时居然也慌了神。虽然安然还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不起眼的保安。但他的眼神和气场非凡,令丁一隐隐感到他是个能力卓越的人。

    “对!自然些,但是离他远点。他可是齐身安保网络中,安全优先度最高的男人。离他越近,就越容易吸引到西子网络的注意!”

    “明白!”丁一恢复了镇定,自然地走过安然的身边。他点头向安然尊敬地示意。在打电话的安然并没在意,侧头与安保员丁一一面而过。

    “伙伴们,老实说,安总裁是不是个很有能力魄力的人呢;他并不是个如外界所传闻的纨绔子弟对吧?”丁一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在无线电里搭话问道。

    “你是在崇拜他吗?其实安总的能力自然不在话下,只是媒体看不到而已。除了他,还有谁能随心所欲地把控住整个泡沫利益链呢,要知道多少丧心病狂的毒贩为此头破血流呢。媒体只看到了他在地下酒吧一掷千金,豪饮百杯不醉。”

    “原来如此,我要好好补补功课,把关于这个男人的八卦全补上。”安然已走进了电梯,确认安全以后,丁一回头望了他一眼道。

    “吼!一个大男人去费心地搜集另一个大男人的八卦私生活,画面真美。”文莺嘲笑她男人道。

    “哈哈哈,他一定是个作风开明的领导!”丁一自我想象道。

    “维森,我想知道,真正的左撇子丁力,现在是不是被你绑起来,扔在某个荒野了吗?”文莺察觉到他们的潜入计划中好像有很多漏洞,问维森道。

    “呵呵,你可以这么认为,真正的丁力正在家里蒙头大醉中;也可以认为,根本就不存在这么一个人,或者是两者同时存在;薛定谔定律,一切都符合它的量子算法。这是理论上唯一可能打败它的办法,用虚拟来击败虚拟。”维森盯着后台数据屏幕,没看文莺。他的兴趣完全乐在其中。

    安然的办公室在办公层的南区中央。只要走到拐角后就能看到。“草.....这是什么.....”维森从深博的后台主机里看到,在丁一走过的过道前面,突然感应般亮起了一阵密密麻麻的隐形光点。

    “有什么大惊小怪?”丁一反问道。他只看到眼前自动亮起了一道淡蓝色的感应走廊灯而言,“不就是一段LED感应灯光效果嘛?”

    “不不不!不是灯光!”章逸文莺即使再外行也看得出来,从西子网络的后台数据流量起伏变化反应得很明显,这绝不是什么自动感应灯那么简单。

    “我们还是低估了它,这安保系统真是设计得绝妙....步态识别认证!草!!!谁教它在办公室门前安装步态识别的!”

    步态识别科技,是通过记录,观察,分析身体行走和运动的方式,建立步态模型,提取特征参数后用计算机进行比对的高端生物认证辨识系统。由于每个人的生理差异,腿骨长度,肌肉密度,重心高度以及运动神经灵敏度的差异,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世界上没有两个步态完全一致的人存在。在计算机的辨识度越高,参数分析对比越细致,生物认证识别率也就越高。

    前两项正好是西子网络最擅长的拿手好戏。

    蓝色的走廊灯照耀下来,两边的光滑瓷块也反射着透视蓝光。这样,当丁一走进灯光的时候,就会被灯光360度无死角地全方位照射扫描到。而只要被灯光照识到,隐藏在墙板后的高清扫描仪就能够毫无遗漏地全面观察记录下他全身的所有动态数据。

    那就意味着,这三十多米长的走道,丁一绝无正常通过的可能。

    .......

    “那怎么办!?”

    “别停下!它知道你已经注意到步态识别系统了,继续走!”维森已经看到了那个蠢蠢欲动的暴露危险系数值了。

    这便是深博安全网络的高明之处。假如有携带武器,还没进入到大楼门口,就已经被网络发现并且通知警卫。就算进入到里面后,还是有会一双无形的侦探之眼时刻盯着你,不断地评估你,并且还会时不时地出几个刁钻的测试项目。

    “不对不对不对!暴露系数开始增长了!”章逸一看情况,果然不妙。

    “冷静!冷静!”维森抹了把额头,读数并没有停止,“让我想一想,”四十七体人的思维超负荷运转起来,浩瀚复杂的神经元海翻涌:没理由的!丁力就是为丁一量身打造的,只有细微到难以分辨的差别。而安全网络中并没有丁力的步态模型和参数特征。所以丁力的步态数据应该是智能网络自行模拟出来的结果,是一个容错率很高的范围内模糊数值而言。丁一本就与虚拟人非常接近,所以,可以一试!

    “已接近暴露红线!”文莺章逸紧张地盯着快速飙升的系数数值,在这种情况下,丁一处境越紧张危险,动作就越加僵硬,不知所措。反而连平常的姿态也做不到。

    “蹲下!系鞋带!”四十七体人迅速从思维宇宙中找出答案,他果断命令丁一避险。

    “呃....”丁一呼吸急促,僵硬地蹲下来。

    飙升的暴露系数算是暂停了一会儿。因为这一动作过于突然,智能识别也来得及跟上数据分析,因此陷入了短暂的动作数据对比复杂运算状态中。

    “现在,听我的,站起来。”维森明白,只要时间稍一过长,暴露系数又会增长起来。

    “左手臂摆摆幅略高于右手2.5厘米,对.....压低!左脚抬幅再高点,身体略前屈,自然点别僵硬!”四十七体人竭尽全力用自己的思维欺骗,挑战着人工智能电脑,在维森给西子网络设定的身份中,丁一是左撇子,微胖,运动神经灵敏。

    “凑效了?!”逼近红线的系数从78%降到了46%。

    “很好,步伐再快一点,右脚尖往11点钟方向,内八字走;右脚着地微带跳幅,先出左手!对再走一步试试!”维森恨不能自己上,因为他是个严重强迫症,步伐的大小几乎是米尺量出来的固定长度。

    “32%!31%!.....32%,32%.....”文莺垫着脚心底里为丁一狠狠加油。丁一也踹过气来,按照维森的要求,以最“自然”的步态向前走,伪装识破系数渐渐稳定地徘徊在固定数值。灯光跟随着丁一的步伐前进,他已接近步态识别最精确的中心段。扫描仪全开,分析画面细微到了丁一的每一寸腿骨骨连接处,他走路是骨段变化的每一个倾角,数据模拟着整一条运动韧带的变化轨迹。

    当暴露系数数据降到17%的谷值后,突然又快速反弹!

    “嗯!!!??”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了!出了什么毛病?!”

    丁一的步调并没有改变,但突然间数据疯涨!肯定不是步态识别系统的问题,而是西子网络本身!维森最担心的事发生了,他给丁一设定的掩护身份除了BUG!在西子的后台数据里,丁力的身份既存在又不存在。这是量子计算机的独特法则。当安保系统收到西子网络推演的丁力存在时的另一个数据后,丁一与丁力的差异瞬间立现。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维森就再也没修正的机会了。

    “快跑!”维森对着丁一喊道。同时他立刻转身,用键盘和植入芯片同时释放出早已准备好的保存在他的电脑里的木马程序!

    丁一虽然不明白情况,听到这一句后,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维森,不顾一切地朝尽头奔去!在他起跑那一瞬间,强大的爆发力使得韧带的形变完全超出了扫描仪的预期,暴露系数立刻以最快的反应速度飙升,瞬间连锁触发预警判断。

    “70%!80%....93%,97%....!”文莺感到心脏一下子堵在了嗓子眼说不出话来,但丁一根本就没法跑得过飙升的数值,无论如何,通过步态识别的扫描时间与距离,是按人类极限设置的,除了奥运冠军的数据,谁都不出安保网络的测试距离。他离终点还有十米,但安保网络只需要0.12秒就能发出警报,伪造身份绝对暴露无遗!

    咔擦!维森心中默念了医生,系数突然暂停了眨眼的片刻,97.3%,97.6%,98.1%.....98.73%,危险系数像跑过头的赛车,刹停下来,最终仅卡在了98.73%的警报突破线之下!

    文莺章逸这次沉默无声,呆呆地看着维森,不敢再问他,只是等他自己来回答。

    “谁告诉我怎么回事!?”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丁一反倒朝着耳麦发问。

    “我切断了西子网络的信息中转处理端口。”维森满头大汗地坐下来,“我毁掉了信息中转枢纽。”

    “你?!怎么做到的?”章逸刚问出口,见他满屏乱码的笔记本电脑,便明白了。维森的本职工作就是干这个的,构架工程师。他利用复制木马程序,启动庞大数据量过载网络,导致中转端口的故障。表面上,西子网络会把此误当做一次黑客攻击。正是西子网络数据中转端口的失效,才让安保网络延迟了数秒钟,为丁一争取到了千钧一发的保命时间。

    文莺章逸目目相对,维森面色难堪地喘气。这并不是好事,而是迫不得己的应急方案。高明的黑客不会只有一个信息中转处理端口。就算是章逸,只要五分钟的时间,他便能找到下一个备用的中转信息端口。而如此强大的西子网络也会留一手。就像医院停电后一定有备用电源。西子网络大约只需要三秒钟,就能选用另一个中转端口继续开启。

    “这已是我的全部后备计划,现在全用完了。本来还以为留在撤退的时候才会用到。”维森勉强地挤出微笑。

    “剩下的可要拜托你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