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后街


    列车再次开启了。

    “倒车??!卧槽他妈的,他还真能把列车倒回去!?”电气系统刚刚开启,就以让乘客难以适应的高速速度强行倒车回去,向齐身大楼回程,丁一看到窗外的夜景灯光正飞速地后退。从倒车的速度看来,为了找回丁一,安然是一秒钟也不想耽误!

    “这是要守株待兔呀,你已经是瓮中之鳖了!”章逸看着主机后台上,一点点挪动起来的列车,不出五分钟,列车就能倒回市政广场站,丁一一定会被守在那儿的齐身集团警卫们带回去。

    “更糟糕的消息来了。”维森站在章逸身后,抱着双臂,“西子网络已强行启用通讯供应商协议;三十秒后,将对本次309列车实施全程通讯管制。整条列车将被屏蔽牢牢覆盖,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信号通讯。”

    “什么!?”

    “安然要确保在抓到丁一之前,不能让丁一把资料通过隐形或者其他的通讯方式传输到安全网络中,以成为要挟他的条件。西子网络已开启全网络缉查布控,设置关键词句,发现任何与项目有关的资料,都将被自动截获猎取。算无遗策。”

    “有够周全的,我可没见过拥有这么多控制级手段的生物黑客!现在我该怎么办!”

    “听好,丁一,我们的通话将在三十秒内被强制中断;你现在要做的,是马上想办法离开309次列车;无论什么办法!都要尽快离开!安然已经在下一个站点布置了他的人手等着你上门!文莺,你现在在哪里,马上汇报,马上去市政广场之前的轻轨轨道下接应丁一.....”耳蜗内传来一阵嘈杂声,维森与丁一的通讯彻底中断,丢失信号。

    “听得到吗?还听得到吗!!草!”维森扔下通话器,丁一所在的列车已彻底成了一片信号隔离区。他扶着额头,焦急地来回踱步。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文莺能够先于安然找到丁一了!”

    “安然,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能耐!?”

    ........

    “我收到了,我收到了!!!”文莺只是模糊地听到了维森的两句后,通讯头盔也暂时失效了。她刚到达晒盐场站点。站点上大量等车的乘客却从里面倒流出来。列车并未如文莺预期的那样出现,而是胆小地退回上一个站点去了。不仅列车故障,连站点的灯光也因为电路故障而全部熄灭,一片漆黑。

    文莺拔下头盔,撩起嘴边的长发。

    “维森,收到了吗收到了吗?这里的情况不对劲!”

    “我知道,文莺,我们同丁一失去联系了。你必须尽快找到他,帮助他逃离安然的控制区。否则就有危险了,安然控制了城市交通,一定要阻止安然!”

    在维森通话间,一辆深蓝的迈凯伦跑车突然从文莺身后踹出来,烧胎行驶!劲爆的扭矩和大马力让迈凯伦瞬间爆发,拖着长长的尾灯曳光,消失在月下拥堵的马路上。

    “那是安然的车吗?”文莺用通讯头盔扫视了一眼车牌,连接到警方电脑,果然发现了安然。她随即戴上头盔,拧起油门,催动血色本田机车在原地抓起强大的动力,暴力起步猛然追了上去!

    .........

    丁一迅速走到列车尾部车厢,这里空无一人。他用手肘试着敲了列车的密闭防护玻璃。很显然他徒手砸不开这种高强的安全玻璃,这一点安然非常自信。但是丁一回头寻找了一遍周边,打量手边所有能够利用的工具和可行的逃生办法。他拿起挂在屏蔽门边的灭火器,摘下自己的钻石戒指。

    “但愿你不是假冒伪劣产品。”丁一亲了钻戒,这是文莺送给他的礼物。他把钻石贴在玻璃上,用灭火器瓶底狠砸了一下。无坚不摧的高密度钻石离开陷进了安全玻璃中!丁一见方法凑效,又狠砸了两下,列车的高密度玻璃瞬间碎裂成一片,掉裂开来。丁一用手拔去了剩下的碎片。他钻出身子试探了一下,纵身跃下行驶的列车!他险些从高架轨道滚落了下去。轰然的列车仍然不断地高速后退,驶向它被控制的地方。

    “呃.....”丁一抓住了枕木忍着剧痛爬起来。列车很快把他远远甩在后面。从高速列车掉下来的时候,他不慎摔折了手臂。他孤影站在高架铁轨上。下次再也不要做这样危险的举动了!丁一心里暗暗想着。从滚落下来的那一刻,丁一差点就没能抓稳而掉下高架轨道。

    他忘了四周,前面大约100米外,有一栋挨着铁轨的老旧房子,应该可以沿着那里爬下高架。丁一咬咬牙,捂着摔伤的手臂,向灯光下的月影走去。

    .........

    夜色,深蓝的超级迈凯伦跑车不可一世地轰鸣在公路上,像巨型轰炸机一般掠过。跑车的中控台投影显示给安然发来了一段提醒信息。信息来自他特别设定的关注目标,轻轨列车309次班车。立体的投影反复旋转放大,而报警音提示,第12节车厢发生了窗户破裂的安全情况隐患。

    “嗯哼,兔子出笼了。”安然心里立刻明白了。“发生破窗时的路段是在哪里?”他通过西子网络,向轻轨交通系统问道。

    “朔门后街至娄桥社区路段。”立体投影显示出确切的地址特写与文字标识。

    “给我接入朔门街附近所有监控,寻找一个从高架铁轨上下来的男子,告诉我的警卫寻回队长,带人在娄桥社区搜寻他,我马上就来!”安然切换档位,再次加速,迈凯伦跑车瞬间超越了所有的车,迅速冲向前方,只留下一道淡蓝色的尾灯灯光残余在黑暗中。

    ......正在为管理员接入监控中.....通知相关地面人员.....立体投影里正自动搜寻着朔门后街附近所有的人员监控.........

    ......

    丁一走在高架铁轨下的朔门后街巷里。他低着头,盖着衣帽。安然已解除了对城市交通系统的控制。晚点的列车从他的头顶上轰鸣而过,轨道上的路灯也一路通明。月光投下来的行驶列车阴影在丁一身上雀跃而过。丁一尽力避着暗藏在桥底下,街巷口的监控系统,不让自己出现在被西子网络能够窥视到的每一帧画面里面。哪怕仅仅一个侧脸下巴都可能被强大的计算系统识别出来。

    高楼叠堆出来的后街巷子里,行人稀少。半夜里狭窄的路面边停着几辆随便停放的货车。喝醉的酒鬼扶着墙呕吐。丁一裹紧了衬衣,沿着墙快步走去与文莺会和的地点。从后街日式居酒屋里走出来的男人正好与回头快步走来的丁一撞在一起。

    “喂,走路不长眼睛嘛!”男人似乎被丁一撞伤了手腕,捂着双手,沉下脸道。

    “抱歉。”丁一亦忍着疼痛,与男人对视了一眼。道歉后丁一快步离开了。现在他的神经已高度紧张,前方文莺的机车轰鸣声就在后街与前街的交汇口,而安然的人不知道在哪里守着他。

    男人看着丁一离开的背影,像意识到了什么。他放下双手。右手的手背上,一个深色的水母纹身赫显现。杜冷丁抬起头,朝着屋檐下的监控探头坦然地笑了起来。

    不明故障.....设备不在线,无法采集......故障....信号丢失,正在联系供应商.....无法修复,类太阳黑子磁暴干扰......联系管理员.....

    “你做到了?”他自言自语地问了句。监控中,男人的脸变得失真,越来越模糊,视频图像扭曲起来,时间轴停止,信号丢失,直至变成了黑点消失。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