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Nepo


    静电屏蔽器的铁杆上,砸绕着密集的黄色细线圈。微电流的不可见光在铁笼上跳跃。丁一的手指张开来,贴着感应磁板。鲜红的血液在人体内循环中翻涌。中枢神经元群落中,微电流如踹过的流星一逝。当流入到手指尖时,万千个简化成字符的数字讯号汇聚到微电容中。

    生物黑客的时代,数字世界只有在法拉第笼的庇护下才是一席安全隐私之地。迈克尔.法拉第,两百多年前的电磁学奠基人;在两百多年后的人体数字黑客时代,这个隐没了许久的科学家,他的理论发明,丰功伟业,经过时间巨轮的投影和轮回,正变得更加巨大伟大,值得歌颂。在这个时代,法拉第已是一个印在文化衫上的流行符号之一;他的笼子,成为了生物黑客不可攻破的禁忌之地,接受着他们的顶礼膜拜。

    为杜绝西子网络无处不在的触手,丁一不得不躲进了绝对物理隔离的静电屏蔽笼里,把泡沫项目的数据传输到电脑上保存起来。还原的数据汇入到静电屏蔽的电脑中。在立体投影中自动构成一个药理分子式立体结构。碳基元素神奇地贴合在分子触角的末端上。整合成一个完整的,从未出现过的人工合成化合物。文莺在投影中触屏不断放大局部的分子结构细节上。这是种很不合理,难以形成的药理分子结构。一般只能在药理理论中才能拼出来。

    “这是泡沫吗?你认得这个东西?”丁一看到文莺熟练的操作和记录,觉得她肯定知道这个结构奇怪的东西。

    “这根本就是不是什么泡沫,也不是毒品。”分子结构完整呈现在立体投影中,不停地旋转展示着自己的分子结构模型。文莺戴着高透光的黑框眼镜,咬着鼻尖,一脸冰霜严肃起来。

    “什么意思!难道我找错东西了!?”丁一目瞪口呆,感觉当头一棒。如果这不是生物违禁品,那么事情就变成丁一盗窃齐身集团的商业机密了。

    “是我们理解错了。泡沫其实并不能算毒品。从药理学上说来并不是,严格区分的话,它是毒药而不是毒品。”文莺双手抱臂,眼神坚毅。

    “毒药?生产毒药流通?”这话或许多少让丁一看到了些挽救自己的希望。

    “听说过大脑工程计划吗?”文莺放下笔,叹了口气,把结构模型投影弹去一边。

    这个计划的前二十个年头,一直在研究大脑的运转原理机制;而后面的十年,则开始改变方向,在前面取得的研究理论成果上,开始更深度地开发人类大脑潜能。几年前,辉瑞史克集团从美国国防部高级项目研究局手中接过这个大脑工程计划。我就是辉瑞史克集团从事大脑工程脑神经元研究的一名科研者。人脑中几十亿个神经元,每个神经元都与数万个其他神经元相连,构成神经元网络。其复杂程度超越当今所有的电脑计算机逻辑分析范围。人类的一切高等思想活动都来源于这一切神经元的活动强弱。所以,做为理论上开发大脑潜能的其中一种方法,我们尝试研发一种药物,来极大地人为促使提高神经元的永久性活跃兴奋程度,以期达到更智能更强大人类大脑的目的。这种生物酶制品药物代号。

    在此之前,人类还没有专门针对神经元活跃度进行过科研实验尝试,所有没人知道生物酶的用量,作用程度到底是多少,这需要大量临床数据,所有我们尝试并修改了很多次。在首次对实验鼠的临床注射后,白鼠表现出狂躁和极具攻击性,得到了全然相反的无脑效果,只表现了身体的活力提高。因此小组又后续开发了NepoⅡ型。这次取得了欣喜的成绩。注射后的实验鼠表现出令人惊讶的突破性智慧。它们在寻找食物,通过迷宫,路线记忆等测试中都非常出色,在嗅觉,身体活跃度方面也出现极大改善。它们的智慧水平完全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甚至有些实验鼠不再走迷宫去寻找食物,而是直接向科研员乞求食物;这样的智力变化太令人吃惊甚至觉得有些后怕。NepoⅡ能够让物种的智慧跨越几十万年的演化时间。只是它的副作用也很明显很直接,那就是死亡。所有的实验鼠都在三天内死亡。死亡具体机制不明,大致原因为脑损伤过度,神经元细胞大片死亡,导致肌体失能。

    在NepoⅡ的基础上,我们减少了内啡肽催化酶成分,研发出NepoⅢ型生物制品。

    “这次的NepoⅢ白鼠实验,”文莺顿了顿,“毛骨悚然。”

    注射过NepoⅢ型的白鼠,起初与未注射的普通对照鼠并没有明显区别异常,只是在生理行动上表现得反应迟钝,食欲低下,精神压抑,不久后便出现濒死状态。正当我们以为NepoⅢ是种错误失败的尝试,准备着手研发第四代Nepo时,转折出现了。那些即将当做死亡处理的白鼠,居然趁科研人员不注意时逃跑了!你能想象吗,一只小型啮齿类动物老鼠,能在几天时间里学会装死,来欺骗主宰它的人类。它们要的不是食物,是安全自由生存;而初期所表现出来的反应迟钝现象,也只是白鼠超乎寻常的冷静与理智的结果,学会思考,用伪装来迷惑对手!多么可怕的结果;Nepo药物让啮齿鼠获得了无可估量的智慧。加入药物在灵长类智慧物种身上也生效的话,那会发生什么结果。

    “我要说的是,你现在眼前所看到的这个分子结构,就是NepoⅡ的置换变化体而已,另一个高稀释低浓度的版本。只是独立混合了二乙酰吗啡,令泡沫的吸食者种种行为看起来都符合吸毒的症状。其实毒品本身就能作用于中枢神经元。吸食毒品后出现的呆滞,空洞等不良情绪掩盖了部分Nepo的症状。而Nepo所造成的神经元极度兴奋,产生严重幻觉也都与阿片类药物的副作用重合,使得Nepo药效隐藏地很深。”

    “这.....这特么是什么意思?我偷来的这个是什么玩意儿!特勤组一直都把泡沫当做毒品违禁生物制品,那真的是你们辉瑞史克制造出来的宝宝智力棒?!为何安然,不,你们要这么做?!”

    “单纯从科研工作者的角度来说,我非常希望得到Nepo作用于人体肌体后的所有数据,药理代谢,半衰期;尤其是脑神经元活跃度所能承受的范围和伤害极限值数据。不过以泡沫的纯度和有效作用成分看来,它只能单纯,暂时地提高神经元兴奋激动度以及大脑幻觉而已,并不可能有在实验鼠身上的超级功效出现,毕竟二者成分有所不同,受体的生理结构差异更大。”

    “所以文莺,你承认泡沫是你们辉瑞史克集团的产物?而且还有部分是你的功劳;安然只不过照着你们的图纸制造了一个简易的混合物伪毒品?”

    “我不知道,但是,知道并且掌握Nepo药物的人,这世上不会超过五个人。相信我丁一,辉瑞史克集团在这方面的保密非常有一套,不可能被窃取。从安然手里的项目资料看来,他的确是得到了辉瑞史克集团的授权允许。我看得出来,这里面的确有一部分成分是我的研究成果。”

    “你们.....”

    “但我并不知道那是谁的授权。在美国,自从国会禁止基因脑科学法案通过生效后,食品药品监督局发现Nepo用在人体临床的后果,会比被禁毒署发现制造泡沫毒品还要严重得多。保证你在监狱里蹲到化成一堆白骨了。”

    “然而在中国,你们却把Nepo和泡沫混合在一起卖!难道这么久了,文莺你还不清楚生物特勤组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吗?我们的全称是淡云市警方打击重大违法生物制品犯罪特别行动组。你们的这种行为,仍然在使用违禁生物制品的犯罪行为目录中!”

    “我并不想对你隐瞒。”文莺摇摇头,转身不愿与丁一争执,“以前我曾那么做过,但是现在不是,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了你,丁一。你要相信,辉瑞史克集团内部的从属关系很复杂。德国拜耳集团曾在两百年前把海,洛因公开遍卖到世界各地。那不是一个科研者所能决定的事。我们的初衷,是为了造福全人类;而实验必然会牺牲部分无辜的试用人群。这不是科研者希望看到的,但谁也避免不了。”

    丁一抿起嘴唇,双手无力地插在腰上摇头道。

    “两分钟后,这里就只有你知道泡沫是辉瑞史克的产物。而其他的所有人都暂且只知道它是毒品。就这样,知道了没,你没跟我提过任何N字开头的药物过。”

    他扶着窗台,遥望着黎明中的螺旋地带。无论如何,陆奇肯定不想听到两分钟前文莺所说的内容,他要的只是丁一去把杜冷丁的脑袋和嘴巴带到他的办公桌上。而丁一,更不希望看到他的情侣搭档会作为犯罪顾问出现在他调查的毒品案件里。

    “安然要我去见他。”他看到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