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霸主


    地下水族馆。环形的玻璃隧道里吹着冷风,保持着与水温持平。空气潮湿,只有黯淡的智能调控灯。但钢化玻璃里头,放置在水中各处的潜视灯,映衬着展射开来的灯光,让深蓝的海水显得格外光鲜明亮。免费参观的锤头鲨安静地掠过蝠鲼鱼的宽大背面。藏在泥沙底里的大蝠鲼鱼懒散地睁开眼来,展翅搅浑了沉淀下来的泥沙水石逃走了。笨拙的翻车鱼有气无力地瞪着玻璃前,看到从它眼前走过的男人。

    丁一手插着口袋里,沿壁走在隧道里面,快步走过热带鱼参观区。空旷幽长的水族馆隧道里游客稀少。小女孩雀跃地和妈妈数着玻璃下浮动的彩色珊瑚。发光水母群悠然在水中节奏性横移。

    丁一径直走向水族馆隧道的最深处。他看了一眼手机塞回口袋,一路关闭隧道里的监控视频。

    深处,是一片大型海洋动物的参观平台。但是玻璃里面的潜射灯光并没有打开。丁一只看到有一团很大的黑影,在眼前巨大的墙上移动。

    “又见面了,丁一警官。”安然正站在玻璃墙面前,等待着丁一。他转过身来,伸出手向丁一问候寒暄。

    丁一瞥了一眼,仍把手深藏在口袋里,并无接受总裁先生的热枕欢迎。“把我叫到这儿来,是干什么?”丁一抬了下头,保持着敌意冷冷问道。安然的额头上也还贴着伤口贴,并没有从前天的撞车事故中恢复过来。这提醒着丁一,他们两之间刚发生过的事情。

    “见谅。本来并不是约在这里。不好意思,其实我才刚刚下班,结束我的工作。因为时间繁忙,所以只好委屈你丁一来我的临时工作场所抽空见个面了。来,我先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淡云市‘最大’的新市民,夏美。”说完,安然转身扬起手,用黑客芯片打开了强化玻璃里的所有水中灯光;点矩阵效果的灯光在黑暗的玻璃上像同步九宫格一样同时亮了起来。深蓝的海水中,那团巨大的黑影发出一声悠长,神秘低沉的叫声,翻身又呈现出一团白色的水浪涌起。

    一条巨大的黑白虎鲸出现在丁一的眼前!它张头向下,笔直地触吻到水族箱底部,又翻身想游冲箱顶。水中箱玻璃也同样巨大,大约有五十米高,呈现在安然身后的大约有三十米高,而其余的二十多米分别在下一层地下空间和上一层的隧道景观区。丁一叹为观止,激涌澎湃,仰望着在巨大空间中游过的生灵。他不自觉地走向前,触摸着玻璃屏。走神之间,不小心触动了智能的立体科普投影。

    “强大,害羞又胆小的宝宝。哈哈,是不是觉得很有亲切感呢?”安然手抚着玻璃墙轻轻滑动摩擦,那条虎鲸居然听话得游过来,用背鳍轻轻擦过他们两人所在的玻璃前。

    “为什么?”丁一油然而生的疑问,转头向安然问道。

    “因为你和我所植入的芯片,是可以接收小部分低频音波,也就是海豚科和鲸鱼普遍发生的声音。海洋工作者们把这个水中传播的奇特的声音叫做鲸歌。他们通过把鲸歌做成声谱图后进行科研,进而研究鲸鱼的生活社会习性。而我们生物黑客则可以直接用芯片完整地接收到这些频率赫兹的声音,并且直接作出相关的分析和情感反应。所以,这就导致了鲸鱼和生物黑客之间,两个海陆全然不同的物种之间,都以为相互之间能够交流沟通。”

    丁一很吃惊,又的确很受教。他确实觉得自己能够感应到眼前这头虎鲸的心灵。即使他从来未见过这个庞然大物。

    “它叫夏美。来自于美国佛罗里达海洋世界中心,夏慕系虎鲸家族,人工繁殖的第二十一代虎鲸宝宝。2019年起,动物保护组织禁止了任何形式的动物园虎鲸表演,也在明面上禁止了虎鲸的人工繁殖。但是对虎鲸的科研并没有被终结。基因工程拯救了人工养殖下越来越虚弱不堪的夏慕系虎鲸家族。令它们重焕光彩,恢复到更旺盛的生命力,繁殖能力和康复能力,以及脱离社会后更强的心理承受力;从细胞和基因水平上来说,夏慕系已经演化成一个更强大的新物种。”安然的眼中充满了一种不可名状的自豪感。

    “你眼前看到的夏美只有十五岁,但是体长已经超过15米,超越已发现的虎鲸最大体型。它们将会成为体型最为庞大智慧最高的海豚科生物。这都得益于当下日趋完善的基因技术。一旦把它们放归海洋,夏慕系家族成员将会在百年内,通过繁殖,捕食和虎鲸特有的高度社会化生活,淘汰现有所有其他的虎鲸,重新构建起新的虎鲸细胞系。”

    “这些巨大而又智慧的黑白生灵,没有天敌,用了千万年时间演化到海洋食物链的顶端,本就是海洋的主宰。”

    夏美又发出了一声孤独的鲸咏叫唤,游过丁一的身边。水花震荡,水中泛起低沉原始的音波,丁一突然感到一阵钻心的头痛欲裂感,从前梦中的深海幻影,仿佛猛然间从灵魂深处翻涌上来。他咬着牙,紧紧握拳支撑着玻璃壁。

    “看起来你的芯片和它的波段频率很重叠。”安然注意到丁一那苍白的脸色,“试着转移下注意力;否则,太过专注于翻译它的声谱,你的大脑液会像玻璃杯里的水一样,被它的能量音波震碎。”

    “谢,谢谢提醒。”丁一满身大汗,虚弱地喘息,“我,我能感受到它的孤独。”

    “哦抱歉,那是我干的,算我的过错。齐身集团旗下的基金会为淡云市捐助了这个免费水族馆,而我出于个人情感和爱好,主持引进了夏美的工作。我在帝国学院时曾参与了这个对虎鲸基因治疗和改良的生物科研项目。所以我有幸得到了饲养它的名额。抱歉,我尽量不会让它感到孤独,有空来做一个尽职的饲养员,陪她聊天。你想试试吗,换上潜水服进去和它共舞?绝对安全,对人类没有攻击性,对生物黑客更会有特别的友好和亲近。”

    “老实说,我是很想尝试下,不过不是今天。你今天约我到这儿来,总不止是参观一条大鱼吧?”说话间,虎鲸翻游的身影飘忽在二人背后的蓝色玻璃墙上。

    “我的确很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人,来和我见证今天虎鲸馆的落成。不过很遗憾,昨天有个人来偷了我的东西——丁一警官,为什么你要溜进我的办公室来偷我的东西呢?”安然总算道出正题,点破了两个男人之间一直保持着的默契。

    “我也很遗憾,安然总裁,我很遗憾会在追查毒品案件的过程中找上你。我一直都愿意相信,媒体所报道的就是你的全部。可是我的调查只能证明,那并不是你所有的正反面。”

    安然无奈地低下头笑了笑,虎鲸翻身的影子和水纹从地面上波动映过。

    “你已经得到泡沫的资料了?”他在丁一耳边低声地说到,带着鼻音里发出的狠劲。

    “我只能确定,那些允许生产原料,分售给下级经销名单上,写的都是你的名字。笔迹工整,没有被模仿的痕迹,总裁本人亲笔签名,不需做任何笔迹鉴定认证。”丁一冷眼笑道。

    “通过不法手段得到的数据资料,可以作为法庭上的证物?”安然转了圈眼珠子道。

    “完全可以。”丁一针锋相对。

    “那么作为证物,有多少可能性能把我送进监狱。”安然抹了把鼻子。

    “其实可能性并不大。安然总裁,你只是原料的供应商而并非直接生产了泡沫毒品,也许你教唆诱使那些高超的生物黑客为你生产了泡沫,不过这一点我没有足够引起检方兴趣的证据。而至于您的背景,我们都非常清楚齐身集团和安氏财团的物力财力实力;制药你们通过复杂广袤的人脉运作,金钱操作,我想能把你送进监狱的可能性其实很低。”丁一看似诚实坦然道,“不过,对于你这种镜头下的人物来说。曝光了泡沫资料,那一定会搞出极大的动静。诚如你哥哥的下场那样;股价会跳水,业界会地震,还有一系列想不到的负面连锁反应。”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安然受不住丁一的挑衅,甩手解开西服,他转身恼羞成怒地指着丁一鼻子,“要什么你说!难道想让我像我哥哥那样去死?不!告诉你我才不会那么做!绝对不!就算败光齐身集团,让那老头子去死,我也不会认输的!”

    “目前为止,我只得到了震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齐身集团为什么要涉足到严重的犯罪违禁品制造呢;以你们的利润和规模,何必去涉足风险成本巨大的违禁品呢?”

    “你不会懂的,我也没法向你解释。就如我哥哥以死捍卫的秘密那样。”安然不住地摇头拒绝,他突然深吸呼吸,不安地拔出手枪来指向丁一!“我没法向你解释这件事,除非你现在立刻去死!”

    “毫无意义。”丁一伸手推挪开枪口道,“我已经把泡沫的资料上传到三台被静电屏幕的电脑中。如果我的人今天看不到我安全回去。他们会把资料从几千个端口同时上传到公开网络上去。”

    虎鲸悠然地摆着强壮的鱼鳍,把水浪推向玻璃墙。它意识到它与鲸鲨之间隔着一道透明的隔膜。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干,草!当初真不该放过你!”

    “成王败寇,安总裁,是你没法阻止我而已,并不是不该。”

    “你想要的是什么,直说吧。别跟我说什么正义司法惩罚,你知道不可能把我送进监狱里头。而你也没有启动逮捕令,根本没有来抓我的计划、现在你如约而来,就说明你是个聪明的黑警察;你要的是你的东西,你的利益。”

    丁一暗暗庆幸,双手伸出口袋,走向水族玻璃,伸手张开指尖,贴在玻璃上;深蓝的海水中,巨影掠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