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黑市商平金


    黑色雨夜,公交站牌的显示屏闪烁着故障跳屏。窄小的两车道后街马路,氢动力公交无声无息地驶过无人的车站。拥挤的楼层上空,被黑色笼罩着。黑色令人窒息。沿街的灰色砖墙建筑内,透出寒光。丁一脱去防水衣帽,从后门走进去。几个高加索男人抬头,警惕地目视着他。小仓库放里,堆放着几个被撬开的储物木箱。木箱里的泡沫垫上,塞着几瓶掩人耳目的红酒。

    丁一瞄了一眼,快步走上楼梯,进入到塔林酒吧的前厅里。酒吧里冷气全开,很快吹干了他的外衣。丁一走下金属扶梯。荧光舞池中,几个活动之夜的女郎身材曼妙,只穿了火辣的装饰衣物,从美人鱼水箱中扭着猫步来到舞池。她们都戴着狂野的兽齿面具。光背上的纹身发着光线夺目的色彩。人群中随着高分贝的低音节奏爆发出高涨的呼声。

    丁一坐在吧台前。他要找的人就挨在他背后:平金正搂着两个年轻的俄国姑娘左拥右抱。

    穿着白色制服衬衣的莉亚迪朝丁一微笑点点头,她的脸在迷幻的灯光下有种天然神秘的美感。“来消遣吗警长?”丁一摇摇头,带有强效安非成分的可乐一下子冲击到他的神经中枢。他需要闭起眼睛缓冲过这股劲。见黑市商人平金一直玩的不亦乐乎,丁一拿起刺激饮料,转身放到身后的圆桌上,他敲了敲瓶底提醒和他有约的平金。

    “你来了。”平金才注意到,不舍地放开两个年轻姑娘,顺手还摸了她们的屁股,叫她们暂时离开一会儿。他约了重要的生意。

    “要不是我听说了最近的传闻,我真的没想到,原来你是特勤组的警察。警察也玩起了生物黑客的手段。”平金放下二郎腿,戴着金边眼镜,俯身坐到圆桌边拿起冰镇啤酒道。“老实说,是你干掉了林凯的吗?”

    “林凯没死,我也没对他做过什么。”

    “啊?这样的混蛋,你为什么不干了他!”

    “你当我是什么人,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特勤组警察,也该知道我是按规矩办事的人。”

    “如果我给你钱.....”

    “你他妈在说什么?我是来找你买东西的,你和林凯的个人恩怨关我什么事。”丁一没空听完平金的话就打断了他,其实他完全不想听到黑市商的非法诉求。平金没有办法,托着手盯着丁一。如果早知道他的特勤组身份,平金才不想跟警察扯上关系,他不想惹这个麻烦。可是现在,在丁一对他已经有所了解之后,平金就没法再甩掉这个炸弹了。丁一随时可能以任何理由来找上他,让黑市大师很被动。

    “本来我不会跟警察做交易,尤其还是生物特勤组的人;如果不是章逸给你背书,你要的任何东西我都不会卖给你。”与生物黑客涉及的科技玩意,往往都在违法与合法的界定之间,或者极易可以被用于不可告人的用途。所以黑市商人在特勤组的特别关照之下,平金一定不会想和丁一有联系。

    “你给我准备好了没。”丁一自顾着数出一沓现金给他。在全限制的塔林酒吧里是没法电子转账的,也没办法进行任何电子通讯或者监控,无证据区。

    平金收起钱,瞪了他一眼。“跟我来。”他扯宽松黑色皮裤站起来,领着丁一走到前门外的停车场里。平金按下钥匙,自动驾驶的黑色讴歌越野车停在他们的跟前。,丁一跟着他坐进车后座上。

    “你买这个东西,是要杀死哪个看不顺眼的生物黑客呢,啊,是他偷了你的账户,还是看到了你的艳照?哈哈哈!”平金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个灰色的挎包交给丁一。里面有四颗类似于手雷,但是比手雷更细更长的金属圆罐炸弹,微型脉冲弹。本来他的原则应该是不过问顾客的任何商品用途。可是鉴于丁一这种危险的身份,他觉得知道他想干嘛会给自己更多一份安全保障。

    “为什么这么说?”丁一检查了番,几个装在一个包里的金属弹撞得叮当响。会让人担心一不小心它们就集体自爆。

    “微脉冲弹的上限有二十万瓦特功率的电磁脉冲。从极低频到超高频几乎全覆盖。这样的东西,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买它只是想让这座城市停一会儿电,号召大家节能减排吧?”黑市商人还是清楚脉冲弹的威力,脉冲对电网冲击伤害很强。假如在城市中或者电网附近爆炸,整座城市会在短时间内不可挽救地陷入一片黑暗和休克之中。

    “能把功率再调小一点吗?”丁一触摸着炸弹上一个可调旋钮。

    “危险别碰,调小功率后它就会产生两次震荡脉冲或者多次发生震荡,总功率仍然接近二十万瓦。只不过这样的多次发生脉冲,对于生物黑客的伤害就更大了,简直生不如死。”平金大致也能猜到,这样的武器并不会被用在其他地方,除了对所有电子产品的无差别破坏,就是对新型人类群体,生物黑客的生理伤害了。“太平洋对面的那些物理天才们制造了低功率变频脉冲弹。把它丢在人群中炸开,就能把生物黑客们甄别出来,很奇妙吧。”

    丁一心不在焉,仍然在检查炸弹的结构。笼芯扫描后,辅助分析出来的功率数据好像比平金介绍的更强大一些。

    “不过,美国佬厉害可真是厉害。听说那边的黑客们同样不甘被宰割,已经有人开始研制防护脉冲的黑客心脏。把芯片置于保护装置后,再植入人体神经连接处。这样一来,又把脉冲伤害消除了。”

    平金还在喋喋不休。丁一望着车窗外一言不发,停车场上一片昏暗的卤素灯光照射,模糊的雨滴和远处的霓虹灯混合在一起。

    “我还会来找你。”他打开车门,捡起挎包,走进雨幕中。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