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替身?


    沙漏定格在某一时刻,每一粒沙子掉落的轨迹都保留着,形成特定的线条集合在一起。看似无序的线条实则组成了特殊的编码。没有任何重复存在的机率。它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特定编号。文莺失神地卡着她手腕下的水平横直沙漏——辉瑞史克集团给她的独特生物码,身份认证和权限认证;与富士康的打卡生物纹身一样的实质。只不过辉瑞史克集团有着领先世界三十年的生物技术水平。文莺所知道的只有一部分未公开的秘密;她更不清楚的,是那些没有被用于商业用途的生物技术,都用在了什么地方。

    “出现了,他出现了!”无线电里传来了大狗陆奇的统一指挥。透过广场上几个视频监控头,他看到了一个让特勤组高度紧张起来的面孔!人脸识别系统已经发出警示提醒音。虽然戴着口罩,他与文莺带来的影像资料中,那个拥有魔鬼吐息能力的杜冷丁的脸骨,外轮廓极为相似,脸部特征参数都高度吻合。智能运算参数已自动识别了他的蒙面部分。

    但是,这仍然不能确定,他到底是谁,谁才是他。

    暮色夕阳,日沉平海。高楼的投影在广场上竞相高低。归巢的鸟从林间齐飞。在广场只有闲散遛狗的老人,拍照的背包客。

    他走进大楼的影子里,丁一的笼芯被动地突然活跃起来,他上线了。同时还有一种无可言状的压迫感全方位降临。他感到透不过气的心慌。这种紧张真实地来自于他的心脏感受。因为笼芯受到了异常影响,导致了大脑分泌出令心脏压强紊乱的信息素。丁一不得不暗暗深呼吸,锤着胸口,用意志把不适感强压下去。

    周围看起来一切正常,平淡无奇,和每一个周而复始的日子一样。灰色鸽子飞落在广场,跳跃在游人身边觅食。广场外四周道路上车水马龙。晚高峰直到半夜没有停止结束的时候。繁忙的红绿灯和一波波行走穿过的人流有条不紊,相交替换。子午线正在太阳的垂直角。白昼漫长,只有暗暗藏在伪装人群里的特勤组才闻到了危险到来前夕的味道。

    丁一用笼芯迅速审视了周边一切的实时环境状况:平方米的广场上,除去特勤组一共有32个人;通过进入到监控视频中,之前半个小时的视频回顾和记录分析,所有人的年龄分布,体态特征,行为目的都被笼芯一览无余。

    而他是唯一一个符合特征的人。

    他是来找他交易的。确凿无疑。他的脚步,速度,方向,都说明了他不是漫无目的,散步休息的人。

    在不可见的黑客世界里,市政广场上已经很不正常。

    “是你吗?”他一边走来,眼神看着丁一。他的目光中透射出令丁一无法逃避的威慑。似乎与所有的生物黑客不一样,他的植入式通讯输出是可以从眼睛里发源的。笼芯接收到近距离的消息。这条消息的接收频率极高,远不是丁一曾经与杜冷丁交流通讯时所在的正常变频。丁一也明白了,这种压迫感是从何而来的。因为眼前的这个生物黑客,他故意使用高赫兹信息频道与他通讯,高到超出笼芯以及丁一肌体的适值范围。所以才会令他的身体生理都出现难以适应的难受。

    他便是用这个方法强硬地把丁一拖到另一个变频里,然后压倒他。但是要产生令所有人都不适应的赫兹波段里,他本身也是个非常奇怪和特殊的存在。似乎只有他才能适应并且发生这个罕见的通讯波段。

    “你就是杜冷丁?”丁一用笼芯勉强地回答了他。在他面前,丁一的笼芯通讯已经被压迫得像一个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孩子。

    单从外貌体征上看,这个人无疑就是他。他摘下口罩,便是那天在后街桥下,丁一在阴影里遇到的那个男人。可惜那天丁一并没有任何印象。

    “东西在哪?”他从丁一的眼神中,也没有疑义地读出了他的想法。找到目标是手段高超的生物黑客最擅长的能力。

    丁一放下肩上的运动背包。里面装了两罐液体的小型针管型的金属罐,轻轻放在跟前地上。他的右手装作无意识地轻轻甩了两下。这是给张映辉的信号。张映辉仰靠在长椅上,带着耳机、休息。他的注意力一直都高度警觉地看着丁一这边的一举一动。

    “今晚吃鸡翅!”张映辉拿起手机发出一条莫名的信息。

    “鸡翅.....”文莺转身对信号车的操作员传达道。这个暗号是丁一要求暂停行动,静观其变,不要对他们进行信号干扰。因为强力的生物黑客完全能够读取到近距离内的所有通讯信息。张映辉的手机在真正的杜冷丁面前,如看立体电影一样清晰。所以特勤组制定了行动暗语,来骗过信息渗透力可怕的生物黑客。

    落日西沉,最后一丝余晖用尽了热量,金光开始消散,被挡在大楼的背后。广场上只剩下慢慢变暗的天空笼罩。远处的路灯比平常早了片刻就点亮。广场上吹过一阵傍晚的凉风。

    “天气不错。”丁一挠了挠耳朵道,他仰头望了一眼天际的云朵。“只是太阳黑子磁场干扰太强了点,让我的耳朵有点难受。”他故意暂停了芯片通讯,对着与他交易者走近说道。

    “还有茄子!”张映辉马上洞悉了丁一的动作语言。发送第二条行动暗语。掏耳朵和抬头,暗语即为从天而降的笼罩,失聪———屏蔽信号定向开启。

    “对我而言并不算强烈。”他蹲下来,检查着背包里的东西。他的眼神,仿佛无形的透光矩阵扫描仪一般,完整地扫描过这个混合生物制品。

    丁一心头一愣!停下脚步来。这很出于他的意料。既然黑子磁暴对他无效。那低强度的信号屏蔽也许也是无效的。想到这,丁一不由地后退了一步,由于没法对交易者进行干扰,他的第一步计划可能就要落空。

    “你的确不一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同时搞到了这两样东西,你迟早能成为最顶尖的生物黑客。”他检查完Telo和高精酶站了起来。

    当他站起来的那一刹,丁一全神贯注地盯着他的脸,神色,表情。每一块脸部肌肉的收缩变化,每一个毛孔的扩张动向,每一根毫毛都收在笼芯的运算之下!他努力在这几秒钟的短暂对视中,从微表情里来判断他到底有没有发生隐形通讯。丁一料定,如果是替身,必然会在此时,在检查完毕后把交易情况实时报告给隐藏在幕后的杜冷丁。

    他和丁一几乎以一致的眼神,四目相对站起来。严肃的眼神没流露出半点破绽。即使笼芯已经设定为全世界最精密的测谎运算程序,也仍然没法下定论。

    “我的钱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