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极客杜冷丁


    蹒跚学步的小女孩向广场上觅食的鸽子扑去,鸟群一哄而散,纷纷扑翅齐飞。

    他皱了皱眉头,给丁一发送出一个数字账户的转账单连接。笼芯接收到账号的数字显示。但丁一却切断了连接,拒绝交易要求。

    “故障?你不要钱?”

    “我不同意用数字信号转账。你的芯片波频太诡异,谁知道你会不会在交易中耍诈!我根本就没碰到过你这样奇怪的通讯,这不符合我的安全保障。我改变主意了,我要现钱,我要见到杜冷丁本人才会交易。”丁一拿起背包,收回Telo和生物铀。因为屏蔽信号的干扰存在,反而导致了丁一无法清晰地读取到交易者所发出的交易请求。他终止了交易,现在的情况是反而因为干扰,他比对方处在更不利的通讯地位上。

    “喂喂,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太过紧张了吧。在银行的平台上交易,并没有谁能够动手脚的。”他劝阻丁一,“我只是变频波段值与你们不同而已。这样吧,我先汇到第三方平台上,你用密码来收取。然后把那个包给我。”

    “杜冷丁在哪,我要和他通讯!”丁一假装借着不满情绪,收起背包欲停止交易,而坚持要求见到明确的主使人。

    “50万!”他开口高调地给丁一加钱,“再加50万,现场交易吧。”交易又僵持住了。丁一瞬间就收到了一笔额外的谈判金。他的账号上多出了立刻到账的50万。而丁一仍没法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也没有办法给守着的特勤组以确定的行动信号。

    “你是个收钱办事的生物黑客,亡命之徒都是唯利是图。你这样畏首畏尾,是不是太胆小了点。”

    “胆小的男孩,才能成大事。”丁一给不出足够的拒绝理由。

    “淡云市商业银行开户数字账号,密码,我都已经发送到你的手机上。用隐形通讯进入第三方交易平台。你在12点之前可以提取到这笔钱,一共725万。它正躺在平台上等着你拿走。”他从丁一手里拿过背包,丁一缓缓放开手。伪装的身份决定了他没法装成太过正义的黑客。

    天色已暗,晚霞笼罩的天空,渐渐褪色;即将变成淡云市最习以为常的昏灰黑暗。

    “我要和杜冷丁见面!”他突然又抓住就要被拿走的背包。

    “怎么?”

    “我用了点下三滥的手段才得到生物铀。做了些内疚的亏心事。所以我想转达给他,千万被用在会造成可怕后果的事情上!那可能会危及到整个人类的未来。”

    “作为一个收钱办事的黑客,你的表现可真是有点拖泥带水了。我们这样的人还需要给自己设置道德和法律的障碍?”

    “不过,我知道了。”他露出了胜利的笑容,第一次正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你就是杜冷丁?......”丁一调动起所有笼芯能用的运算资源,给他进行了人类史上最快速最复杂的测谎运算,收集分析到他的每一个微小的表情变化。

    “就是我。”他的回答竟然让丁一不知所措。他的眼神中透出的目光,令丁一完全无法思考,无法集中精神,无法做出任何决定;似乎又太多的阻碍干扰和迷惑,令丁一的大脑一片空白,昏昏欲睡。这种眼神如草原上的野兔,眼镜蛇所发出极具催眠能力的光色。这亦可能是他魔鬼吐息的能力,让身经百战的丁一突然间失常!丁一忘了给张映辉行动信号,也没法给文莺发送隐形通讯,连笼芯都没法正常开启!

    “等等!”这时丁一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揪住杜冷丁!“你这婊子养的,延时交易?!!!搞鬼!你他妈的这不公平!”幸好手机的震动把丁一从深陷中救了回来。短信提示,转账失败。他并不能立刻取到杜冷丁账户上的钱。只有等杜冷丁确认的三个小时之后,才可以进行转账。

    “你这是搞什么东西?!”丁一勃然大怒。

    “因为我要回去验货。虽然你带来的Telo看起来很真。不过仍然得等我技术证伪后,我才可以确认它到底能不能用。这没什么不公平。”

    “但是你他妈可以在两小时内取消交易!他妈你可以通过申诉拿回这笔钱!我他妈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丁一伸手扯了他一把,因为用力,扯下了杜冷丁的手套。此时,他才看到,他的手背上,赫然出现的那个灰色的水母纹身。

    灯塔水母,万世永生。

    自从在大洋彼岸,确认杜冷丁身份的唯一标志就是这个。手背上的水母,极客杜冷丁。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有的,只是弱肉强食!”杜冷丁猛然间就变换了一个眼神,虹膜上闪烁过一个微光点,眼球深处,变成了蓝色。深邃无比的眼神看着丁一!丁一顿时陷入了进去,他感到无法呼吸,无法反抗!他像被猛然掐住了脖子,迅速下沉!他只感到头顶离空气和阳光越来越远,仿佛是往无尽寒冷的海底沉坠!不用说隐形通讯,现在丁一连开口说话都失能了!他僵硬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

    杜冷丁就是拥有这种所谓的压迫力,压倒式的能量!

    “我可是几次从核弹下走出来的人,还没有哪个生物黑客能够制裁我。”杜冷丁得意地抹了把鼻子,在丁一耳边轻轻说道,“怎么样,感受一下芯片超高负荷的感受吧!既然无法分离,就同你依赖的芯片一起死去吧!”杜冷丁笑了,拿起背包转身离开,一边合上口罩。

    “丁一在干什么!怎么没反应,这样下去目标可要离开了!他到底是不是杜冷丁!!!”队长陆奇有些沉不住了,跳起来干着急,一拳砸在信号车上。

    “没有任何行动信号!”张映辉紧紧闭着嘴唇,脚跟急躁地不止抖动。

    “丁一!你怎么了!!!”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