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脉冲大爆炸


    丁一紧握着拳头,全身都在颤抖。但他仍无法动弹,杜冷丁的眼神像毒蛇吐出的毒液一样彻底麻痹了他的身体,锁定住他的所有神经体系,等待着他被生物酶消化殆尽。他想吼,想呼叫身边的张映辉马上动手;可是声音仅仅在他大脑里刚诞生就一逝而过,消失希声,根本没法传达到他的喉咙声带。丁一感到身体正在膨胀,神经元一个接一个地爆炸。他第一次领略到切身的可怕。杜冷丁输出极不规律的极端变频攻击了笼芯,导致笼芯严重失能。继而,植入芯片的故障因为无法分离,引起了丁一整个生理肌体的极度痛苦和伤害。而作为紧紧相连接的神经感知,笼芯的故障马上传导到与它相连的终端,大脑。作为人体的控制核心,大脑也陷入到麻痹失能的状态里。

    他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连意识都将要失去存在,处在游离态中。

    张映辉咬着牙,眼看着目标人物拿走了背包,一步步走开。但是没有丁一的行动信号,他仍没法决定行动。如果这个仍然是替身的话,特勤组也没法下手

    那一刻,丁一终于体会到,失去笼芯的感受。不仅仅失去了与周边万物万能通讯连接或是入侵控制的能力,连自己身体也彻底失去了。他的左臂上,黑色血液已经处在失控的急骤急聚状态中,自己仿佛变成了即将失控爆炸的机器。

    “嗯.....”他发出来自意识深处的低吼,用仅存的意志力把自己救回来。这时,不知是杜冷丁的物理距离远离还是丁一意志力的胜利,丁一突然感到脚底的脚趾神经松弛开来,脚底神经控制群解放了!然后是黑色血液的小臂,些许恢复了控制。但并不是由大脑在控制;丁一用尽了自己最后的意志,一边颤抖着手抚平穿在里面的保护服,一边从身后的口袋里取出脉冲炸弹。

    丁一松开脚趾,顺势让自己僵硬地仰头倒下来。

    “嗯?!这是什么意思!!?”张映辉跳了起来,这个动作信号似乎超出了他们计划之外。

    “喂!”丁一低声叫道。杜冷丁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他的表情有些意外,还是转过身来。能够逃离他的变频电极控制的生物黑客,是需要极其强悍的意志力来对抗自己的身体。

    丁一往后倒下去,向他随手甩来一颗拉开发生引线的脉冲炸弹。但因为身体大部不受控制,他并没有能够成功地扔出来,而是随着倒下去的惯性,炸弹滚去了反方向,最终滚了几圈的脉冲炸弹掉进了人工湖里。

    “糟了!!....”丁一的意识里暗暗叫道。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翻了个身伏地,防护衣只有在接触到大地导线后才能起到保护导向作用。

    当杜冷丁惊觉回头时,他听到了金属罐掉落在地的声音。

    “嗯!!!!!”他看到了,他很清楚刚刚从丁一手中掉下来的是什么东西。杜冷丁心中一震!他万万没想到,丁一还有这么一招叫他去死的办法,来逆转局势!他想制止脉冲发生装置,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丁一的举动实在太突然,而且炸弹掉进了水里,即使杜冷丁的黑客能力能够进入到炸弹里面切断发生装置也来不及了潜入到水里去。

    直流电沿着导线,穿过水分子,冲向振荡管.....爆炸了,人工湖水面下,突然闪起一阵强烈而沉闷的蓝光,一个威力巨大的电磁磁暴爬出水底,冲到岸上!!!在广场上爆发,一圈能量极强的脉冲冲击波向着周围一切无差别的能量扩散!宛如在空气中点开来的巨大水波!电磁脉冲扫到之处,一切电子元件全部击毁,高强电子束的瞬间高速堆积立刻烧毁一切,无一幸免。能量波扩散外圈,一片黑暗!汽车,路灯,高楼,电网全部失效;空调,电脑,信号接收装置,所有的设备都停止下来;市政广场中心的方圆里,城市瘫痪。能量波极速扩及到更外圈范围,轻轨铁道上一片熄灯,列车熄灭,只剩下惯性滑行。飞在空中的鸽子群,被高能量脉冲瞬间秒杀!不幸的鸽子脑中自带了自然方向定位的磁导航,这自带的违禁品自然即刻就被电磁流无差别击杀!群鸟纷纷从空中震散,掉落下来!

    “呃.....!”站在离脉冲爆炸中心第二距离的有机生命体,生物黑客杜冷丁受到了极大的电子流冲击。那一瞬间,电子束沿着他的芯片信号击穿了他的骨骼和灵魂,他的脊椎被强大的波动震伤移位。他立刻被这一击高强电子束打击给击昏,踉跄挣扎了两步后,仍然还是应声倒下。

    “丁一!!!”

    谁都没料到这一突发情况。离丁一最近的张映辉第一个飞奔过去。脉冲击穿了他戴的耳机。不过张映辉对意外也是早有准备。特勤组有极端情况预案。张映辉在耳机上额外包上一层绝缘保护,没有让电子流沿着耳机来击伤人体。

    “丁一!”张映辉把丁一翻过来,此时的丁一终于从神经麻痹中解脱出来。脉冲冲击反而帮助了他脱离杜冷丁的控制。灰头土脸的丁一像从火堆里救出来的烧伤者。

    “你他妈的,可算过来了!”丁一拉着张映辉的手臂才爬了起来。他脱去外衣,又费力地撕开里面一件滚烫的白色薄棉衣。这是一件内嵌了金属丝的脉冲防护服,当丁一倒地时,有效接触大地从而传导转移了大部分电子流,没让自己的肉体被脉冲击穿。现在,他全身麻木,耳鸣失聪,身体失衡,视力模糊,鼻血流得不止;但作为离爆炸最近,也是最近最易受伤害的生物黑客,他总算还是从脉冲冲击波下侥幸活了下来,只是受到了脑震荡冲击而没受重伤。

    “我没事没事!”丁一强调着,刚迈开腿又跌跌撞撞地摔倒。大脑受到的伤害令他短暂间没法控制身体平衡。

    “他就是杜冷丁!杜冷丁!快抓住他!把这个混蛋带回去!”丁一情绪强烈地爬向昏迷中的杜冷丁。

    “我知道!他逃不掉了!你怎么样哥们!你不会死吧!?”

    “丁一!!”文莺跳下信号车,飞奔到丁一身边,含泪死死抱住他。

    “我没事,对没事!”丁一俯身呕吐站起来。冲击波对笼芯的影响作用一时半会还退不下去。“杜冷丁,我找到他了,就是他!”

    杜冷丁此时无意识地抽搐着,口吐白沫,神智昏迷。

    “带上他,赶快离开这里!”阿福给杜冷丁反手扣上封带,扛起杜冷丁把他带走。

    “我跟你们一起去!”丁一不顾文莺的搀扶道。

    “你需要去医院!”

    “不,我没事!这家伙太危险,我必须要看着他送到安全的地方为止!”丁一抹了两把鼻血,跟上阿福张映辉。文莺没法制止丁一,一边跟上特勤组快步离开。

    脉冲炸弹导致了地区性的交通电力大瘫痪。路灯消失不见,交通信号灯亦停止了工作。而汽车更是变为一堆废铁,一味追求高智能化的交通工具,在脉冲冲击波之下无一幸免,被打回原始形态。不少车里的人被爆裂的电子元件同时击伤了人体。公路交通彻底堵塞,变成一个无序混乱的死岛,只剩下昏灰的黑夜中一片此起彼伏的鸣笛催促声。

    陆奇率领着一队重装警察赶到广场中央。

    “头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撤离点在哪?直升飞机在哪?”

    “没了,太危险;取消飞行撤离方案,直升机在脉冲冲击中轻度受损,维护工还在修理。”

    “什么!不是早有防护预案了吗!?”

    “电磁脉冲比我们想像的更强大,不能冒这个危险来坐飞行撤离,尤其考虑到他。”大狗指了指半死不活的杜冷丁。

    “那怎么办?!”

    “换3号方案,做地面撤离!有两辆屏蔽保护的车还能使用。一辆被堵在环岛,还有一辆在地下隧道待命。你们现在就去,由重装火力小组护航,去乘坐地下隧道口的装甲突击车撤离!然后把他带去电磁研究所的屏蔽装置中拘留他!”

    “明白!”

    陆奇带领着所有人快速通过广场地道口,来到地下隧道的特殊车道路口。由于地下行车隧道厚实的水泥隔离,这里并没有受到电磁脉冲炸弹的太大影响。混凝土结构天然地阻挡了脉冲。安装了装甲的改装警用突击车正在待命。

    “你们先上车!等直升机检查完毕后,我们马上就过来!”突击车坐不下特勤组全员。尤其考虑到杜冷丁这个危险人物,突击车明显比直升机可靠得多。保险起见,陆奇更是加派了整个重装小组来押运极度危险的杜冷丁。

    “我也去!”丁一第一个跳上车,阿福和张映辉随即带着杜冷丁和火力小组从突击车后门上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