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上帝之力
?

    2032年前后,名为人工智能网络通过二次图灵测试;随后被“官方”证实为是程序错误,该人工智能随即从网络中永久消失......

    ..........

    明月当空,城市夜晚。灯光璀璨,车水马龙。

    高档酒店的顶楼会客厅。灯火明亮。名贵的真皮家具沙发放在光亮的玻璃护栏前。青蓝的温水从铜口流注入顶楼恒温游泳池里。吴修**着从泳池里走出来。清水流过光滑的皮肤。他带着防水手表,从等待他的服务员手上接过叠好的浴巾,擦拭后背。

    “先生,有您的电话。”英俊高大的服务生低头提醒道,不时瞄了吴修的下体。

    “我知道。”吴修的防说手表上早有提示。即使在深压水中,也可以正常使用通讯接收功能。他把浴巾递还给他,暧昧地摸了服务生一脸。“你的服务真周到,晚上来我房间拿小费。”

    “谢谢吴总。”服务生低头会意道。

    玻璃阳台会客厅里,安然坐卧在沙发里。手里卷着一本体育杂志。他是个体育迷。近些年来,屡屡打破人类极限记录的职业运动员越来越多,比比皆是。

    “有什么事不能在公司里说,你非要用得着专程跑来这里找我呢,安然。”吴修总裁穿着浴衣坐下来道。自担任副总以来,安然可从来没有和他谈过齐身集团的任何业务事宜,这次倒是突然匆忙跑来他的住处打扰他。其实安然从来不关心业务的事情,而是一直忙于做自己的私事或者是纵情声色,过着富家子弟该有的犬马生活。可身为安氏的二公子,即使年轻的安然这么做似乎也理所当然,吴修当然没有什么可说的。

    “你用公司款项租下了这里,我就不能来看看吗?”安然擦了擦手腕,用植入通讯查了一眼支出财务报账。

    “呵...当然,当然可以。”吴修不住点头,被安然这没头没脑的开场白逗笑了。齐身集团作为国内生物制品制药巨头,就算包下整个酒店也称不上半点奢侈。而安然的话则像是安氏家族派出的对外人及不放心的会计查账员。至于之前他才没操心过半点公司财务管理的事情。

    “你开心就好,任何时候都可以来。”吴修双手后靠着沙发道。

    安然揉了揉眼睛,抬起头来,眼神猩红。很是萎靡不振的颓废样子。

    “有话要对我说?”吴修给他杯子倒上了含安他非命成分的神经酒精饮料。“算起来,你到齐身集团以来,都没和我真正谈过一次吧。今天特地跑来,是想告诉我一些什么才是吧。”

    安然双手抹了把疲惫的脸。酒精饮料算是给他提了提神。“你和我哥哥共事过多年,并且还取代了他。所以你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容我冒昧地问一句,你对我的看法;你是不是也会担心,将来我会取代你的位置呢?”安然像一个诚恳的晚辈请教的语气唐突问道。

    “你?”吴修有些意外,随即又不以为然地摇头大笑掩饰。“外面的媒体都说你是个只会烧钱的花花公子。不过我才没有他们那么肤浅。我从没有半点小瞧过你,安然,就算我们都没怎么真正接触过,很少有交集,可是我们都多少知道些彼此对付的底细吧。至少我清楚,要说齐身集团总裁的位置,你根本就看不上吧!”

    吴修拿着高脚酒杯,靠在高楼露天阳台的玻璃护栏前。“你跟你哥哥完全不是一路人,你是个尖端的生物黑客,从来没有过循规蹈矩的习惯,永远想法激进而前卫。”吴修站在安然身后,用手指隔着衬衣,游过安然手臂上的几条黑色血液痕迹。第一次见到安然时,吴修就注意到这个出格的地方。“化名安俊辉,名校帝国学院毕业的优等生,才不可能是个按部就班的继承人。那简直对不起你的傲慢和天才的能力。你之所以回来齐身集团,因为你感兴趣的并不是什么总裁,而是你自己的小经营。不管是你离开齐身集团之前,还是现在又回来接手业务。其实你的业务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在北岸闲置区的五十九号工厂里,应该藏着你的小宝藏吧!”

    “你一直都知道?”安然流露出狡诈的兴奋,“我哥哥就一直都不知道这个秘密。你果然是个聪明人,早就看出来但是不告诉他!”

    “齐身集团虽然体量巨大,可要是细细追查,从财务做账单上都能看出问题来。而问题出现的时间,都是你在齐身集团时的期间内。毫无疑问,能瞒着上层做到这些业务的人,还会有谁呢;而你在鼓捣的,想必也是生物黑客才会玩的游戏吧。至于安阳,你粗神经的哥哥他从来不会过问他不感兴趣的东西,自然发现不了。”

    “你就没有兴趣知道,五十九号工厂里藏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吗?”

    “帝国学院里出来的生物黑客,你会做的事情,都是‘借着上帝之力’才能去完成的事。”吴修道出了一句莫名的宗教语句出来。安然与他两人四目相对,眼神中流露出深不可测的微妙。cum.,这是在传闻在某处流传的帝国学院拉丁语校训,即意为,“借助上帝之力”;两人看起来都听说过这句暗语,也知道其中的含义。

    “你知道的不少。”安然终于换上平日里霸道乖张的眼神来,翘起双脚换了个姿势,“真不该以那么幼稚无趣的开场白问你了。早该知道你是个有能耐的人。曾经在辉瑞史克集团,在格林潘身边当过助理的人,现在又是辉瑞史克合作伙伴,齐身集团的总裁,你所知晓的秘密你的权限应该不小。想必你对齐身集团和辉瑞史克了解都非常熟悉深刻吧;吴修,我迷糊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哦,原来查了对方底细的不止是我呢。”吴修意识到,安然比他猜测的更有性格。“既然这样,我们都为对方保留点秘密把。没必要把有限的精力花在去刨根究底地去揭穿身份这种无意义的小事上。比起身份,立场才是更现实的。你和我都有自己的目标要去完成吧?”

    “我同意。”安然点头道,看来吴修的身份远比他更深不可测。他猜不透这个人的真正来历,只有首先放弃。“政治互信是友好合作的第一步,既然我们都来自于同一个信仰,那就更不该成为问题。”

    “第二步呢,那才是你来找我的目的吧。”吴修放下酒瓶。说到这里,他自然早猜到安然接下来的想法。身份的互相探底只是个利益交易的先决条件。

    安然走到玻璃护栏前,“有一个叫丁一的生物特勤组警探,他给我制造了很大的麻烦,我希望你能在助我一力。”

    “丁一?哼,哈哈!他发现你的秘密了?”吴修嗤笑起来。

    “你知道这个人?”

    “丁一,极有手段的特勤组警探,是他查到了碎色花病毒。”

    “现在,他又找到了我制造泡沫的证据。这警察知道的实在太多,真不让人放心。”

    “所以......”吴修点点头,放下酒杯。被扣的白色液体随波震荡,无声的微波在空气中扩散,墙角的温度调节仪捕捉到细小的微波,信息传递进黑暗无敌的电子元件与导线组成的深渊,直到它的底部,数字组成的城墙前.....一台从不停息的电脑屏幕前,走过黑色的人影。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