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初识
    六年前。  w?w?w?.??

    ........

    模拟测试中。

    几名警员分别处在全息全景的模拟危险情景处置环境中,进行心理身体的全面测试。城市,街巷与房屋建筑的模拟场景轮换出现,审问,枪战,抢险,谈判等等各种不同的警情场景不断地重置复原。丁一双手拿着模拟手枪在街巷中不断行走寻找。模拟的场景极为逼真。在测试枪战中,目标人物的开枪反应很快,稍不留神就会被“毙命”。假使在模拟枪战中被击中,那么整个模拟任务即算失败结束。

    蓄长发的丁一停下来调整了全息头盔角度。空阔的场内布置出虚拟投影场景。因为任务的随机不确定,他只能一边贴着墙快步小跑。也许是拯救人质也许是暗藏危机的纠纷调节,完全随机没有任何提示。有时候一旦出现对手,他们甚至会不讲逻辑地向他开枪。丁一知道他的上司就在一边观察他进行的任务。他才不想在他看不顺眼的上司面前“死”地不明不白。

    “警报警报!一级警情!一级警情!飞云江路19号!民生银行支行,发生持枪抢劫事件,并有人质被劫持!附近所有单位立刻赶往处置警情!”

    “收到!”丁一按下接受按钮。任务总算出现明确了,他也不用再担心会出现莫名其妙把他击毙的路人了。测试开启,他看不到的空间投影计时器也被同时开启。这个只有站在场景外的临场考官才看得到。

    丁一直接一拳砸开墙壁,穿墙而过。他的记忆极好,只看了一眼的复杂地图就在脑中深深印下。所以他不想浪费测试时间跑地图,直接走了个捷径通往现场。

    .....

    “这是算犯规了!”

    “我可不觉得。反倒是,我认为他拥有极好的记忆,没有走错半点路。他对路径相当有自信呢。”两个不同意见的话外音飘过。

    ......

    银行外的街道两旁,三辆模拟的警车阻挡在银行出口前。几名被惊吓过度的群众连滚带跑得出来了,一对拿着包的夫妇与丁一擦肩而过。两名先前的巡警已经进到大厅里,劫匪并没有逃走,而是劫持着人质,与及时赶到的警方高度紧张的对峙中。丁一拔出手枪,迅速赶到案发现场。

    “不许动!你们别过来!!!”大厅里的三名蒙面持枪劫匪暂时控制着局面。当丁一走近现场,现场情况就快速反馈进他的头盔视野中:两名持枪劫匪躲在掀翻的办公桌后面,当做掩护物。而正面主谋的持枪匪徒挟裹着一名长发的女人,勒住她的脖子,把她卡在身前当做人肉保命护盾。女人因为害怕,面无表情,快要失去呼吸。

    “你!给我退出去!!”劫匪持枪指了指挡在他面前的丁一吼道。

    “好......”丁一点点头,举起手一边让出路来,一边蹲地放下枪。

    “鹏!你们先走!”主谋的劫匪示意另外两名躲在掩护物后面的蒙面匪徒先离开,而他有人质因此他来殿后。可是两个人却迟迟犹豫,仍躲在办公桌后。

    “走啊你们!”劫持人质的主谋匪徒又喝着敢他们走。此时其中一个蒙面人,哆哆嗦嗦地拿起放在地砖上,装满了现金的黑包。

    但丁一突然捡起枪,滚地一翻身,向上倾斜角度的子弹同时穿透了女人质和蒙面劫匪的脑袋,一颗子弹当场击毙了两人!!!

    “停!停下!!你在干什么!!!你他妈在干什么!丁一你这傻逼看看自己在干嘛混蛋!昨晚嗑药没睡醒吗!!”一个话外音传来。模拟测试被强制暂停。两个人从画面外强行进入到丁一的世界里。他的上司,测试主管教官王吉,以及另一个拿着名册的,丁一不认识的男人。

    “你他妈告诉我你在干什么!!?”高个的教官王吉对丁一的表现很气愤,揪着丁一胸口的警.服警.号问道。

    “在阻止一场即将发生的人质危机,这是最佳的解救办法。”丁一的表情仍是一脸的不羁,一边嚼着嘴巴里的糖回答道。在他看来,这已经算是成功了。

    “阻止你个屁呀!你的第一枪第一颗子弹!就枪杀了一个人质!这要是在现实中,你可是要上法庭,坐牢子的!蓄意枪杀!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真当自己是玩游戏玩疯了吗?”王吉指着丁一的鼻子狠狠地教训道。

    “并没有。”丁一的眼神飘忽。“我杀死的不是人质,我的行动保护了人质。”

    “你是嗑药嗑昏脑子了吧。”教官伸手撕去了贴在他胸前的警.号,点着他的脑袋。“给我清醒点,你枪杀的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长眼睛了吗?”

    “女人就不能是匪徒了吗?”丁一.平静地把模拟手枪收进枪套里。“其实系统自给出的信息严重错误。从我进门之前两分钟算起,并不是只有三名劫匪,而是共有七名联合作案的抢劫犯。”

    “哦?有意思。”那个一直站在后面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睁大眼睛插道,“是怎么个联合作案呢?你怎么发现的?”

    “这是场注定没法成功的解救。七名抢劫犯,两名女性,五名男性。其中一男一女在我进门之前就已经溜走了。就是与我擦肩而过的拿着包的那对夫妻。”丁一把场景画面倒退回去。“撞到我的质感说明里面的东西很沉很厚。从银行里带出来带进去的,除了钱,是不可能有其他东西。而如此巨额的现金提取却没有提前预约。”丁一指了指一直空着的预约柜台。上面显示的单号为001。也就是说预约柜台今天没做过一笔预约业务。

    “第二,当我进门时刻算起,剩下的是五名匪徒,而不是三个;分别在我的左手边,两个;右手边三个。两名保安,一名经理,还有持枪的歹徒和你们看到的所谓的人质。这是一起内部联手的监守自盗。而另外两名躲起来的蒙面歹徒才是真正的人质。他们被蒙面,被伪装成劫匪。你看他们两的手,白净无力;也没有和另一名主谋匪徒一样带战术手套,他们两手中的枪也是没有子弹的,否则不会抖动地那么大幅度。反倒是请注意,左边的保安手上戴的和主谋匪徒的手套才是真正的一双,虽然没戴,可是这种紧手战术手套是会留下痕迹的。请注意左边保安左手上狼牌的商标印记。这是反戴紧手手套留下的痕迹。而两个无辜的匪徒之所以哆嗦地不敢走不敢动,就是因为有三把枪指着这两名‘劫匪’;——来自两名保安以及主谋劫匪。只要这两人再多走一步,保安会开枪杀死他们俩。并且会被误以为是保安抓住机会后的成功反击。”

    “所以注定无解。此外,劫持人质的匪徒是抱定了必死的决心,准备着被警方击毙,保安击毙或者失败后绝望自杀。他是这次团伙联合作案中牺牲最大的人。但他不会杀他劫持的女人。因为他们是一伙的。从他脖子处肿起的淋巴和嗓音判断,此人是咽喉癌患者。他的双手无力,劫勒女人的方式也不对。女人完全可以逃脱他的控制。而她占据着最重要视野最好的位置,所以这个女人才应该是整个事件的主导。她的手指指向是在给携枪保安的指令。另外这两个蒙面匪徒则是真正的替死鬼。他们根本就是两个被用来转移注意力和抢到现金的替死鬼。所以他会故意叫他们名字里的一个字,以引导警方误以为他们一定是同伙,也不会叫出全名显得太业余。其实完全不然,这是完全计划好的,所以我只有先杀了女人和劫匪才能彻底阻止这个案件。”

    “哈哈!漂亮!!”拿着花名册的男人再次激动起来,不禁拍手赞道。

    “放你的狗屁。”教官王吉在丁一耳边咒道,“一派胡言。”他压低声音,但伸手又把象征着测试资格的警.号给丁一还回去。

    “你是怎么注意到保安和经理也是从犯同伙的?”陌生的男人问道。

    “眼神,注意力,举止。他们明明可以早就有机会按下报警铃或者是反击劫匪,却一脸只关注着另外两个准备投降的蒙面人。这是他们的计划中无法配合起来的破绽。”

    “有道理!”男人掐表,整个行动过程只花费了三分十四秒就解决了,从未有过的优异成绩。他相当满意。

    “你是从什么时候,注意到这案子的异常?”其实,从进门算起,丁一大约只花了五十秒钟就识破了整个骗局。

    “观察思考,正确的方式,永远比鲁莽行动更重要。”丁一没睡醒的表情中,却说出一句极不配的客套话来。

    记录考察的男人忍不住摇头起来,忍俊不禁。

    “一颗子弹,击穿两个脑袋;又能从持枪者看不到的延误角度开枪,看起来你对你的枪法是相当有自信嘛?”

    “并不是,长官。因为我在试枪的时候不小心玩掉了五颗子弹。所以在我开枪之前的三秒钟,我才想起来自己只剩下一颗子弹了。考虑到两人的身高差,所以只有滚地仰视的角度才可能一枪同时击毙两人。”

    “.....你叫什么名字?”


上一章 下一章